《素问识》
书名:素问识朝代:日本人、丹波元珍作者:时间:

[卷一] 生气通天论篇第三

    
    夫自古通天
    王注六节脏象云。通天者。谓元气。即天真也。然形假地生。命惟天赋。故奉生之气。 通系于天。禀于阴阳。而为根本也。宝命全角论曰。人生于地。悬命于天。天地合气。命之曰人。四气调神大 论曰。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此其义也。简按此解颇明备。
    生之本本于阴阳
    志云。凡人有生。受气于天。故通乎天者。乃所生之本。天以阴阳五行。化生万物。 故生之本本乎阴阳也。简按吴以生字接上句。未稳贴。
    六合
    高诱注淮南云。孟春与孟秋为合。仲春与仲秋为合。季春与季秋为合。孟夏与孟冬为合。仲 夏与仲冬为合。季夏与季冬为合。故曰六合。一曰。四方上下为六合。
    九州
    淮南坠形训云。神农大九州。桂州迎州神州等是也。至黄帝以来。德不及远。惟于神州之内。 分为九州。王注所载九州。见书禹贡。
    十二节
    志云。骨节也。两手两足。各三大节。简按王注为十二经。非也。春秋繁露云。天数之微。 莫若于人。人之身有四肢。每肢有三节。三四十二。十二节相待。而形体立矣。天有四时。每一时有三月。三 四十二。十二月相受。而岁数终矣。六节脏象论。无五脏十二节五字。此节之义。当考灵邪客篇。淮南天文训。
    其气三
    高云。凡人之生。各具五行。故其生五。五行之理。通贯三才。故其气三。简按六节脏象论 云。故其生五。其气三。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此其气三。成三才。则高注难从。而王马吴并云。 天气地气运气。张则云。三阴三阳。俱未允焉。太平经云。元气有三名。太阳太阴中和。出后汉书襄楷传注。 其气三。或此之谓与。杨上善太素注云。太素分为万物。以为造化。故在天为阳。在人为和。在地为阴。(出 弘决外典钞。)三十一难杨玄操注云。天有三元之气。所以生成万物。人法天地。所以亦有三元之气。以养身 形。六十六难虞庶注云。在天则三元五运。相因而成。在人则三焦五脏。相因而成也。素问曰。其气三。其生 五。此之谓也。
    数犯此者
    志云。人禀五行之气而生。犯此五行之气而死。有如水之所以载舟。而亦能覆舟。故曰此 寿命之本也。
    苍天之气
    张云。天色深玄。故曰苍天。简按诗。彼苍者天。王为春天误。
    传精神
    张吴并云。传。受也。
    此谓自伤气之削也
    马吴诸注。伤下句。简按据王注。八字一句为是。
    阳气者若天与日
    马云。本篇所重。在人卫气。但人之卫气。本于天之阳气。惟人得此阳气以有生。 故曰生气通天。惟圣人全此阳气。苛疾不起。常人则反是焉。灵枢禁服篇云。审察卫气。为百病母者。信哉。 本篇凡言阳气者七。谆谆示人以当全此阳气也。
    不彰
    高云。若失其所。则营运者不周于通体。旋转者不循于经脉。故短折其寿。而不彰着于人世矣。 简按史记五帝本纪。帝挚立。不善崩。索隐曰。古本。作不着。音张虑反。犹不着明。
    阳因而上
    高云。天气清净。明德惟藏。故天之默运于上也。当以日光明。是故人身之阳气。因之而 上。阳因而上。其体如天。卫外者也。其体如日。此阳气之若天与日也。
    因于暑汗
    王注云。此则不能静慎。伤于寒毒。至夏而变暑病也。此说非也。朱震亨详辨之。当考格致余论
    烦则喘喝静则多言
    张云。暑有阴阳二证。阳证因于中热阴证因于中寒。此节所言。言暑之阳者也。 故为汗出烦躁。为喘。为大声呼喝。若其静者。亦不免于多言。盖邪热伤阴。精神内乱。故言无伦次也。
    汗出而散
    张云。热病篇曰。暑当与汗。皆出勿止。此之谓也。简按张云。此言暑之阴者。非也。志 云。天之阳邪。伤人阳气。两阳相搏。故体如燔炭。阳热之邪。得吾身之阴液而解。故汗出而散也。高云。若 伤暑无汗。则病燥火之气。故体如燔炭。
    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
    朱氏格致余论云。湿者土浊之气。首为诸阳之会。其位高而气清。其体虚。 浊气熏蒸。清道不通。沉重而不爽利。似乎有物以蒙冒之。失而不治。湿郁为热。热留不去。大筋短者。热 伤血不能养筋。故为拘挛。小筋弛长者。湿伤筋不能束骨。故为痿弱。因于湿。首如裹。各三字为句。文正而意明。高 云。大筋连于骨内。短则屈而不伸。小筋络于骨外。弛长则伸而不屈。○朱氏新定章句。因于寒。体若燔炭。汗出而 散。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因于湿。(句)首如裹。(句)湿热不攘。(句)大筋短。小筋弛长。 短为拘。弛长为痿。因于气为肿云云。简按马张志高并循原文而释。吴及九达。薛氏原旨等。从朱氏改定。
    弛长
    弛。宋本。作。按弛。同。说文。弓解也。张璐曰。先搐瓜蒂散。次与羌活胜湿汤
    因于气为肿
    张云。卫气营气脏腑之气。皆气也。一有不调。皆能致病。因气为肿。气道不行也。 简按高云。气犹风也。阴阳应象云。阳之气以天地之疾风名之。故不言风而言气。因于气为肿者。风淫末疾。 四肢肿也。此注难从。震亨云。脱简。误。
    四维相代
    高云。四维相代者。四肢行动不能。彼此借力而相代也。简按马张并以四维为四肢。是 也。王注筋骨血肉。未允。志聪汪昂并云。四时也。亦未详何据。痹论云。尻以代踵。脊以代头。四维相代。 与此同义。震亨以为衍文。误。
    阳气者烦劳则张
    王氏溯洄集云。夫阳气者。人身和平之气也。烦劳者。凡过于动作皆是也。张。 主也。谓亢极也。精。阴气也。辟积。犹积叠。谓怫郁也。衣褶谓之襞积者。亦取积叠之义也。积水之奔散曰 溃。都。犹堤防也。。水流而不止也。夫充于身者。一气而已。本无异类也。即其所用所病而言之。于是 乎始有异名耳。故平则为正。亢则为邪。阳气则因其和以养人而名之。及其过动而张。亦即阳气 亢极而成火耳。阳盛则阴衰。故精绝。水不制火。故亢火郁积之甚。又当夏月火旺之时。故使人烦热之极。若 煎迫然。气逆上也。火炎气逆。故目盲耳闭。而无所用。此阳极欲绝。故其精败神去。不可复生。若堤防之崩 坏。而所储之水。奔散滂流。莫能以遏之矣。夫病至于此。是坏之极矣。王氏乃因不晓都字之义。遂略去此字。 而谓之若坏。其可乎哉。又以此病。纯为房患。以胀为筋脉胀。以为烦闷。皆非是也。简按圣济总录。 载人参散。治煎厥气逆。头目昏愦。听不闻目不明。七气善怒。(人参远志赤茯苓防风。各二两。芍药麦门冬陈皮白术。各一两。上为末。每服三钱。水一盏半。煎至八分。去滓温服。不计时候。日再服。)
    辟积
    辟与襞同。司马相如传。襞积褰绉。师古注。襞积。即今之裙褶。高云。重复也。汪昂云。如 衣襞积。并本于王履之解。张云。病也。误。
    溃溃乎若坏都
    马云。都所以坊水。简按礼檀弓。其宫而猪焉。郑玄注。猪。都也。南人谓都为猪。 郦道元水经注。水泽所聚。谓之都。亦曰潴。张高为都城之都。误。
    乎
    。考韵书。音聿。从子曰之曰。水流也。又奔。疾貌。卷末释音。古没切。音骨。 烦闷不止也。此从日月之日。书洪范。陈其五行。注。。乱也。义盖取于此。又考韵书。。波浪声。又 涌波也。由此观之。义不太远。然于坏都。则字似衬。
    大怒则形气
    马云。形气经络。阻绝不通。奇病论云。胞之络脉绝。亦阻绝之义。非断绝之谓。 高本形下句。注云。形者。悻悻然见于其面也。气绝者。怒则气上不接于下也。简按高注误。
    薄厥
    吴云。薄。雷风相薄之薄。汪云。薄。迫也。简 按圣济总录。赤茯苓汤。治薄厥暴怒。怒则伤肝。气逆胸中不和。甚则呕血鼽衄。(赤茯苓。人参。桔梗。陈 皮。各一两。芍药。麦门冬。槟榔。各半两。上为末。每服三钱。水一盏。生姜五片。同煎至八分。去滓温服。 不计时候。)
    其若不容
    马云。胸腹胀。真若有不能容物者矣。吴云。纵而不收。其若不能为容止矣。志云。筋 伤而弛纵。则四体若不容我所用也。简按吴志似是。王意亦当如此。
    汗出偏沮
    马云。人当汗出之时。或左或右。一偏阻塞而无汗。则无汗之半体。他日必有偏枯之患。 吴云。沮。止也。张云。沮。伤也。坏也。志高并云。湿也。简按沮。王为沮泄之义。诸注不一。考千金作袒。 又养生门云。凡大汗勿偏脱衣。喜得偏风半身不遂。(巢源。引养生方同。)灵刺节真邪云。虚邪偏客于身半。 其入深。内居荣卫。荣卫稍衰。真气去。邪气独留。发为偏枯。乃其作袒似是。下文曰汗出见湿。曰高粱之变。 曰劳汗当风。皆有为而发疾者。其义可见也。
    痤痱
    说文。痤。小肿也。玉篇。疖也。韩非子。弹痤者痛。巢源云。肿一寸至二寸。疖也。痱。 玉篇。热生小疮。巢源云。人皮肤虚。为风邪所折。则起隐疹。寒多则色赤。风多则色白。甚者痒痛。搔之则 成疮。又巢源。有夏月沸疮。盖痱。即沸。从者。痤。详下文王注。
    高粱
    孟子。膏粱之味。赵岐注。细粱如膏者也。朱注。膏。肥肉。粱。美谷。简按山海经。都广 之野。爰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郭璞注。言味好皆滑如膏。外传曰。膏粱之子。刘会孟云。嘉谷之米。炊之皆 有膏。盖赵注较优。王注与赵同。
    足生大丁
    足。新校正读为饶。吴为能。张为多。潘楫医灯续焰云。足生者。必生也。并为是。春 秋繁露云。阴阳之动。使人足病喉痹。足字用法。正与此同。巢源云。丁疮 初作时。突起如丁盖。故谓之丁疮。令人恶寒。四肢强痛。兼忉忉然牵疼。一二日疮便变焦黑色。肿大光起。 根强。全不得近。酸痛。皆其候也。
    受如持虚
    张云。热侵阳分。感发最易。如持空虚之器以受物。
    
    王注。俗曰粉刺。粉刺见肘后。千金作粉滓。巢源云。嗣面者。面皮上有滓如米粉者。是也。又外台 有粉。玉篇。。与同。字书。。并是查字。巢源又云。查疽。隐脉赤起。如今楂树子形。亦 是风邪客于皮肤。血气之所变生也。是即外台所谓面。其时生鼻上者。谓之酒。与王注粉刺之自异。 志云。面鼻赤瘰也。此亦面。与王注异。(王注按豆。即豌豆。见唐六典注。)
    柔则养筋
    高云。上文大怒气绝。至血菀而伤筋。故曰。阳气者。精则养筋。所以申明上文阳气不 柔。而筋无所养也。
    大偻
    吴云。为寒所袭。则不能柔养乎筋。而筋拘急。形容偻俯矣。此阳气被伤。不能柔筋之验。 简按脉要精微曰。膝者。筋之府。屈伸不能。行则偻附。筋将惫矣。大偻义正同。高云。背突胸窝。乃生大偻。 此乃龟背。恐非是。
    
    马云。鼠之属。志云。金匮所谓马刀侠瘿。简按说文。颈肿也。慧琳藏经音义。引考声云。 。久疮不瘥曰。巢源。有九三十六。李入门云。。即漏也。经年成漏者。与痔漏之漏相同。但在 颈则曰瘰漏。在痔则曰痔漏。又云。凡痈疽久则脓流出。如缸瓮之有漏。
    留连肉腠
    王注。久瘀内攻。结于肉理。知肉腠即肉理。金匮云。腠者。是三焦通会元真之处。为 血气所注。理者。是皮肤脏腑之文理也。仪礼公食大夫礼。载体进奏。注。奏。谓皮肤之理也。又乡饮酒礼。 皆右体进腠。注。腠理也。阴 阳应象大论王注。腠理。谓渗泄之门。高云。肉腠或空或突而如嵝。而难愈也。汪以四字接下句。而释之云。 寒气留连于肉腠之间。由俞穴传化。而薄于脏腑。则为恐畏惊骇。此阳气被伤。不能养神也。此说恐非是。
    俞气化
    吴云。俞。输同。有传送之义。马云。各经皆有俞穴。(此非井荥输经合之输。凡一身之 穴。皆可曰俞。)邪气变化根据薄。传为善畏及惊骇之疾。畏主心肾。(阴阳应象云。喜伤心恐胜喜。又恐伤 肾。思胜恐。)骇主肝言。(金匮真言云。其病发惊骇。)简按王以俞为背俞。恐非也。
    营气不从
    马云。唯阳气不固。则营气者。阴气也。营气不能与卫气相顺。而卫气逆于各经分肉之间。 亦生痈肿之疾矣。吴云。不从。不顺也。肉理。腠理也。简按楼氏纲目改定。乃生大偻。营气不从。逆于肉理。 乃生痈肿。陷脉为。留连肉腠。俞气化薄。传为善畏。楼云。营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痈肿十二字。旧本 元误在及惊骇之下。夫阳气因失卫。而寒气从之为偻。然后营气逆而为痈肿。痈肿失治。然后陷脉为。而陷 留连于肉腠焉。盖其所改定。虽不知古文果然否。其说则颇明备。故附存于此。
    魄汗
    吴云。魄。阴也。阴汗不止。张云。汗由阴液。故曰魄。马云。肺主藏魄。外主皮肤。故所出 之汗。亦可谓之魄汗也。简按数说并误。魄白古通。礼记内则。白膜作魄膜。淮南修务训云。奉一爵酒。不知 于色。挈一石之尊。则白汗交流。战国策鲍彪注。白汗。不缘暑而汗也。(楚策)阴阳别论。魄汗未藏。王注 流汗未止。
    形弱而气烁
    马云。魄汗未尽。穴未闭。形体弱而气消烁。乃外感风寒。致穴已闭。当发为风疟。 疟论。言疟之为证。非独至秋有之。四时皆能成疟也。简按王注有至于 秋秋阳复收之言。故论及之。
    风疟
    此即疟耳。必非有一种风疟者。金匮真言云。秋善病风疟。又云。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风疟。 刺疟云。风疟。发则汗出恶风。疟论云。夫疟皆生于风。俱可证也。
    故风者百病之始也
    张云。凡邪伤卫气。如上文寒暑湿气风者。莫不缘风气以入。故风为百病之始。
    上下不并
    吴云。阳谓之上。阴谓之下。阳中有阴阴中有阳。谓之并。言风寒为病之久。则邪气 传变。阳自上而阴自下。谓之不并。是水火不相济。阴阳相离。简按王解并字为交通。与吴之意符焉。
    良医
    王充论衡云。医能治一病。谓之巧。能治百病。谓之良。故良医服百病之方。治百人之疾。
    阳气当隔
    马云。隔者。乖隔不通之谓也。简按隔。非噎隔之隔。王马并引三阳结谓之隔。恐非也。
    反此三时
    志云。平旦日中日西也。
    形乃困薄
    马云。未免困窘而衰薄矣。
    起亟
    吴。改为守也。马云。营气藏五脏之精。随宗气以营运于经脉中。而外与卫气相表里。卫 气有所应于外。营气即随之而起。夫是之谓起亟也。张云。亟。即气也。阴阳应象曰。精化为气。即此藏精起 气之谓。亟。音气。志云。阴者主藏精。而阴中之气。亟起以外应。阳者主卫外。而为阴之固也。汪云。起者。 起而应也。外有所召。则内数起以应也。如外以顺召。则心以喜起而应之。外以逆召。则肝以怒起而应之之类 也。简按数说未知孰是。汪解似易晓焉。且王意亦似当然。
    并乃狂
    张云。并者。阳邪入于阳分。谓重阳也。简按与王注异义同意。
    阳不胜其阴
    高云。阴寒盛也。阴寒盛则五脏气争。争。彼此不和也。
    陈阴阳
    张云。犹言铺设得所。不使偏胜也。吴云。陈。设也。简按王陈读循。未详所据。
    气立如故
    张云。人受天地之气以立命。故曰气立。然必阴阳调和。而后气立如故。首节所谓生之本 于阴阳者。正此两节之谓。简按王云。真气独立。似明切焉。
    风客淫气
    王注痹论云。淫气。谓气之妄行者。简按说文。淫。浸淫随理也。徐云。随其脉理。而浸 渍也。马云。风来客之。浸淫以乱营卫之气。则风薄而热起。似不妥贴。
    因而饱食
    张云。此下三节。皆兼上文风客淫气而言也。风气既淫于外。因而饱食。则随客阳明云云。 简按下文有三因字。故有此说。
    肠为痔
    吴云。肠中沫。壅而为痔。简按续字汇。。肠间水。盖本于本篇而释者。窃考本是 癖。以其肠间辟积之水。故从水作。外台癖饮。或作饮。与庄子之义迥别。肠二字。素灵中凡 十见。多指赤白滞痢而言。唯本篇云。肠为痔。盖古肠垢脓血。出从谷道之总称。王下一而字。云肠而为 痔。吴乃扩其意以释之。固是也。张云。为肠为痔。而下痢脓血也。此似卤莽读去者。马云。其肠日常积。 渐出肛门而为痔。此岂以为襞之义乎。难从。
    因而强力
    吴张并从王注。而为强力入房。马志高则为强用其力。简按下文云。肾气乃伤。则王注 似为得矣。
    阳密乃固
    巢源。作阴密阳固。(出十二卷冷热病候)考下文云。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则巢源 误。志云。此总结上文之义。而归重于阳焉。
    是谓圣度
    高云。上文云。圣人陈阴阳。内外调和。故复言因而和之。志云。是谓圣人调养之法度。
    因于露风
    马云。此上文见雾露之谓。王注以露为裸体者。非。志云。露。阴邪也。风。阳邪也。 在天阴阳之邪。伤吾身之阴阳。而为寒热病矣。张云。因露于风者。寒邪外侵。阳气内拒。阴阳相薄。故生寒 热。简按张注与王意稍同。
    洞泄
    阴阳应象。作飧泄论疾诊尺。作后泄肠。知洞泄即是飧泄。邪气脏腑病形云。洞者。食 不化。下嗌还出。甲乙作洞泄。盖洞筒同。说文。筒。通箫也。徐云。通洞无底。汉元帝吹洞箫。注。与筒同。 水谷不化。如空洞无底。故谓之洞泄。巢源。洞泄者。痢无度也。水谷痢候。引本篇文详论之。当参考。又见 小儿洞泄下利候。王氏准绳云。餐泄。水谷不化而完出。是也。史记仓公传。风。(太平御览。作洞风。) 即此也。或饮食太过。肠胃所伤。亦致米谷不化。此俗呼水谷利也。邪气留连。盖至夏之谓。高云。邪气留连。 至夏乃为洞泄。
    疟
    千金。作HT疟。(说具于疟论。)
    秋伤于湿上逆而咳
    张云。湿土用事于长夏之末。故秋伤于湿也。秋气通于肺。湿郁成热。则上乘 肺金。故气逆而为咳嗽。简按溯洄集云。湿乃长夏之令。何于秋言。盖春夏冬。每一时各有三月。故其令亦各 就其本时而行也。若长夏则寄旺于六月之一月耳。秋虽亦有三月。然长夏之湿令。每侵过于秋而行。故曰秋伤 于湿。(秋令为燥。然秋之三月。前近于长夏。其不及则为湿所胜。其太过则同于火化。其平气则又不伤人。 此经所以于伤人。止言风暑湿寒。而不言燥也。或问余曰。五运六气七篇所叙。燥之为病甚多。何哉。余曰。 运气七篇。与素问诸篇。自是两书。作于二人之手。其立意各有所主。不可混言。王冰以为七篇参入素问中。 本非素问元文也。余今所推之义。乃是素问本旨。当自作一意看。)此当只以 秋发病为论。湿从下受。故于肺为咳。谓之上逆。夫肺为诸气之主。今既有病。则气不外运。又湿滞经络。故 四肢痿弱无力。而或厥冷也。阴阳应象大论。所谓冬生咳嗽。既言过时。则与本篇之义。颇不同矣。(简按安 道此论极精。兹揭其要。当熟玩全篇。)
    痿厥
    张云。太阴阳明论曰。伤于湿者。下先受之。上文言因于湿者。大筋短。小筋长。短为 拘。弛长为痿。所以湿气在下。则为痿为厥。痿多属热。厥则因寒也。
    温病
    论疾诊尺。作瘅热。溯洄集云。寒者。冬之令也。冬感之偶不即发。而至春其身中之阳。虽始 为寒邪所郁。不得顺其渐升之性。然亦必欲应时而出。故发为温病也。又云。春为温病者。盖因寒毒中人肌肤。 阳受所郁。至春天地之阳气外发。其人身受郁之阳。亦不能出。故病作也。(韩祗和曰。冬时感寒郁阳。至春 时再有感。而后发。余谓此止可论温病之有恶寒者耳。其不恶寒者。则亦不为再感而论发也。故仲景曰。太阳 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是也。)马云。热论曰。凡病伤寒而成温者。先夏至者。为病暑。阴阳应象 大论云。冬伤于寒。春必病温。伤寒论云。冬感于寒。至春变为温病。则温之为义明矣。杨玄操释五十八难之 温病。以为是疫疠之气者。非也。
    肝气以津
    马云。肝气津淫而木盛。张云。津。溢也。
    脾气乃绝
    志云。肝多津液。津溢于肝。则脾气乃绝其转输矣。简按即是本王注意
    大骨气劳
    马云。即上节之所谓高骨也。玉机真藏论。亦谓之大骨。汪昂云。高骨。腰间命门穴上 有骨高起。张云。劳困剧也。
    喘满
    汉石显传。忧满不食。注。满。懑同。王注。令人心闷。盖满读为懑也。
    胃气乃浓
    简按王注。脾气不濡。胃气强浓。此盖脾约证。伤寒论曰。趺阳脉浮而涩。浮则胃气强。 涩则小便数。浮涩相搏。大便则坚。其脾为约。麻子仁丸主之。是也。张云。脾气不濡。则胃气留滞。故曰乃 浓。浓者。胀满之谓。已觉欠理。汪昂云。按酸咸甘辛。言其害。而不及其利也。味苦。言其利。而未及其害 也。古文不拘一例。不必穿凿强解。是以胃气浓为利。甚误。
    沮弛
    张云。沮。坏也。志云。遏抑也。简按王训润。恐非是。
    精神乃央
    新校正云。央。乃殃也。马云。央者。半也。四气调神论。有未央绝灭。此言精神仅可 至半也。简按二说并通。王训久。恐误。又按五味偏过生疾。其例不一。言脾气者二。言心气者亦二。肝气。 肾气。胃气。各一。而不及肺气。未详何理。抑古文误邪。
    凑理
    广雅。凑。聚也。汲冢周书。周于中土。以为天下之大凑。盖会聚元真之处。故谓之凑。以 其在肌肉中。又从肉作腠。文心雕龙。凑理无滞。吴注举痛论云。腠。汗孔也。理。肉纹也。疟论。汗空疏腠 理开。知是以腠为汗孔者误。
    气骨以精
    宋本。作骨气。高云。五味和。则肾主之骨以正。肝主之筋以柔。肺主之气。心主之血 以流。脾主之凑理以密。诚如是也。则有形之骨。无形之气。皆以精粹。可谓谨道如法。生气通天。而长有天命矣。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