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问识》
书名:素问识朝代:日本人、丹波元珍作者:时间:

[卷八] 阴阳类论篇第七十

    
    八极
    庄子田子方。挥斥八极。神气不变。又天运。天有六极五常。音义。司马云。六极四方上下也。
    青中主肝
    高云。在色为青。在中主肝。
    且复侍坐
    诸本。且。作旦。当改。
    一阳游部
    张云。少阳在侧。前行则会于阳明。后行则会于太阳。出入于二阳之间。故曰游部。志 云。游部者。游行于外内阴阳之间。外内皆有所居之部署。
    此知五脏终始
    吴云。由表而入。则始太阳。次少阳。终阳明。由里而出。则始阳明。次少阳。终太 阳。言五脏者。阳该阴也。张云。有阳则有阴。有表则有里。睹此三阳之义。则五脏之终始。可类求而知矣。
    三阳为表
    张云。三阳。误也。当作三阴。三阴。太阴也。太阴为诸阴之表。故曰。三阴为表。按阴 阳离合论曰。太阴为关。痿论曰。肺主身之皮毛师传篇曰。肺为之盖。脾者主为卫。是手足三阴。皆可言表 也。下文所谓三阳三阴者。明列次序。本以释此。故此节。当为三阴无疑。王氏而下皆曰。三阳。太阳也。二 阴。少阴也。少阴与太阳为表里。故曰。三阳为表。二阴为里。其说若是。然六经皆有表里。何独言二经之表 里于此耶。盖未之详察耳。
    一阴至绝作朔晦
    马云。王注。以一阴至绝为读。作朔晦为读。又以却具合以正其理为句。义不通。 当言一阴至绝作为读。晦朔却具为读。合以正其理为句。岂知一阴至绝。而有复作之理。朔晦相生之妙。却具 于其中。而正此厥阴之 理也。正者。证也。简按王注义尤明备。马说却非也。王所引灵枢文。出阴阳系日月篇。
    以正其理
    张云。终始循环气数具合。故得以正其造化之理矣。
    弦急悬不绝
    张云。悬。浮露如悬也。少阳之脉。其体乍数乍疏。乍短乍长。今则弦急如悬。其至不 绝。兼之上乘胃经。此木邪之胜。少阳病也。按以上三阳为病。皆言弦急者。盖弦属于肝。厥阴脉也。阴邪见 于阳分。非危则病。故特举为言。
    三阴者六经之所主也
    张云。三阴。太阴也。上文云。三阳为表。当作三阴者。其义即此。三阴之脏。 脾与肺也。肺主气。朝会百脉。脾属土。为万物之母。故三阴为六经之主。
    上空志心
    吴。改作志上控心。注云。志。谓肾气也。脾为坤土。有母万物之象。故六经受栽于脾。 而后治。是为六经所主。今其气上交于太阴寸口。脉来搏而沉。是脾家绝也。脾绝则肾无所畏。气上凌心。控 引心痛。肾主志。故曰志上控心。马云。所谓三阴者。在手则为手太阴肺经也。为手足六经之所主。正以百脉 朝会。皆交于手太阴经也。夫太阴之脉。浮涩为本。今见伏脉。又似鼓不浮。是肾脉干肺也。肾之神为志。肺 虚则肾虚。其志亦空虚无根据耳。曰上空者。盖肾神上薄也。曰志心者。志虽肾之神。而实心之所之之谓也。张 云。交于太阴。谓三阴脉至气口也。肺主轻浮。脾主和缓。其本脉也。今见伏鼓不浮。则阴盛阳衰矣。当病上 焦空虚。而脾肺之志。以及心神。为阴所伤。若致不足。故上空志心。按阴阳应象大论曰。肺在志为忧。脾在 志为思。心在志为喜。是皆五脏之志也。简按吴。空。作控。据王注。 而其注则根据杨义。然杨空字欠详。要之此一节。义不清晰。张义略通。
    二阴至肺
    张云。言肾脉之至气口也。经脉别论曰。二阴搏至。肾沉不浮者。是也。肾脉上行。其直 者。从肾上贯肝膈。入肺中。出气口。是二阴至肺也。肾主水。得肺气以行降下之令。通调水道。其气归膀胱 也。肺在上。肾在下。脾胃居中。主其升降之柄。故曰。外连脾胃也。外者。肾对脾言。即上文三阴为表。二 阴为里之义。
    一阴独至
    张云。厥阴脉胜也。经脉别论曰。一阴至。厥阴之治。是也。厥阴本脉。当软滑弦长。 阴中有阳。乃其正也。若一阴独至。则经绝于中。气浮于外。故不能鼓钩而滑。而但弦无胃。生意竭矣。简按 张注。经绝气浮为句。不鼓钩而滑为句。志高同。吴改作一阴独至。钩而滑。经绝气浮不鼓。不可从。
    颂得
    简按颂。似用切。音诵。
    一阴为独使
    马云。一阴者。即厥阴也。厥阴为里之游部。将军谋虑。所以为独使也。张云。使者。 交通终始之谓。阴尽阳生。惟厥阴主之。故为独使。
    三阳一阴太阳脉胜
    马云。此言膀胱与肝为病者。膀胱胜而肝负也。三阳者。足太阳膀胱经也。一 阴者。足厥阴肝经也。膀胱主病。而肝来侮之。则木来乘水。当是时。膀胱为表。肝为里。膀胱邪盛。有自表 之里之势。肝经不得而止之。致使内乱五脏之神。外有惊骇之状。金匮真言论曰。肝其病发惊骇。高。太阳。 改作太阴。简按高注义乖。今仍旧文。
    二阴二阳病在肺
    高。二阳。作三阳。注云。太阳之气。主皮毛者。肺之合。故二阴三阳相合。病 在肺也。二阴合三 阳而病肺。则三阳有余。二阴不足。故少阴脉沉也。简按旧注义通。未必改字。诸家仍王。
    胜肺伤
    张云。土邪伤水。故足少阴之脉沉。沉者。气衰不振之谓。然胃为脾腑。脾主四肢。火既 胜肺。胃复连脾。脾病四肢亦病矣。简按高云。胜肺。犹言肺气胜也。误甚。
    客游于心脘下空窍堤闭塞不通
    马。心脘下句。空窍堤句。注云。少阴之气。客游于心脘之下。水来 侮火也。然阴气上游。胃不能制。肠胃空窍为堤。闭塞不通。高云。空窍。汗孔之窍也。堤。犹路也。少阴少 阳相合。阴胜其阳。故病出于少阴之肾。少阳三焦之脉。散络心包。出于胃脘。今少阴之气。客游于心脘下。 是阴客于阳。水胜其火。致三焦不能出气以温肌腠。一似空窍之路。闭塞不通。吴。阴气以下十字句。堤闭塞 不通五字句。注云。二阴。少阴肾气也。一阳。少阳胆气也。二气相搏。水不胜火。病出于肾。肾病气逆。 而上实于心脘下之空窍。如堤防之横塞胸中。不得通塞。张同。堤下为句。简按王。阴气客游于心句。脘下空 窍句。今考文义。高注似是。但堤字注未稳。当从旧注。
    四肢别离
    吴云。胸中病。则四肢无以受气。故若别离于身。不为己有也。张云。清阳实四肢。阳 虚则四肢不为用。
    一阴一阳代绝云云
    高。此一项。移于上文一阴为独使之下。注云。旧本在四肢别离下。今改正于 此。张云。代绝者。二脏气伤。脉来变乱也。肝胆皆木。木生心火。病以阳衰。则阴气至心矣。吴云。阴气。 动气也。上下无常者。作辍无时也。出入不知者。端倪莫测也。简按吴阴气之解。未见所本。
    皆在
    吴云。在寸口也。张云。皆病也。简按志高以二 阳三阴为句。以至阴皆在为句。而注皆在。为脾胃之气皆在于中。其说迂回叵从。
    阴不过阳
    马云。胃脾肺经为病。则在阴经者。不能出过于阳以为和。在阳经者。不能入止于阴以为 和。阴阳之气。并至阻绝。张云。阴不过阳。则阴自为阴。不过入于阳分也。阳气不能止阴。则阳自为阳。不 留止阴分也。
    浮为血瘕沉为脓
    吴。浮沉改置。马云。。腐同。张云。脉浮者。病当在外。而为血瘕。脉沉者。 病当在内。而为脓。正以阴阳表里。不相交通。故脉证之反若此。
    阴阳皆壮下至阴阳
    张云。阴阳皆壮。则亢而为害。或以孤阴。或以孤阳。病之所及。下至阴阳。 盖男为阳道。女为阴器隐曲不调。俱成大病也。
    上合昭昭下合冥冥
    张云。昭昭可见。冥冥可测。有阴阳之道在也。吴云。昭昭。天之道也。冥冥。 地之阴也。言脉之阴阳。合天地也。
    遂合岁首
    张。合。作至。高云。五脏五行。始于木。而终于水。犹四时始于春。而终于冬。遂合今 日孟春之岁首。简按阴阳皆壮以下文六句。与下文不相冒。且旨趣暧昧难晓。疑是他篇错简。今姑仍张注。
    在理已尽草与柳叶皆杀
    马云。冬三月之病。死证悉见。在理已尽。亦可延至地有草柳有叶之时。 其人始杀者。何也。有死征而有死脉也。以物生而人死。故亦以杀名之。向使交春之初。阳脉亦绝。有同阴脉。 止期在孟春而已。安能至此草柳俱见之日乎。张云。在理已尽。谓察其脉证之理。已无生意也。以冬之病而得 此。则凡草色之青。柳叶之见。阴阳气易。皆其死期。故云皆杀也。简按今仍王注。
    春阴阳皆绝
    马根据太素。删春字。吴张志高。并顺文释 之。今从马。
    阳杀
    马云。春三月为病者。正以其人秋冬夺于所用。阴气耗散。不能胜阳。故春虽非盛阳。交春 即病。为阳而死。名曰阳杀。张云。春月阳气方升。而病在阳者。故曰阳杀。杀者。衰也。高云。春三月之病。 阳气不生。故曰阳杀。杀。犹绝也。简按马张之注。义相反。今详马据王注。为病热而释之。义似长。仍从之。
    草干
    马云。若使其脉阴阳俱绝。则不能满此三月。而始死也。期在旧草尚干之时。即应死矣。无望 其草生柳叶之日也。简按王以降。并为深秋之节。然阴阳皆绝者。安有从春至深秋。而始死之理乎。虽旧草尚 干之解未允当。姑从马说。以俟后考。
    至阴不过十日
    张云。脾肾皆为至阴。夏三月。以阳盛之时。而脾肾伤极。则真阴败绝。天干易气。 不能堪矣。故不过十日也。高云。此夏三月之病。而有短期也。六月长夏。属于至阴。时当至阴。阳气尽浮于 外。夏三月而病不愈。交于至阴。不过十日死。李云。金匮真言论曰。脾为阴中之至阴。五脏六腑之本也。以 至阴之脏。而当阳极之时。苟犯死症。期在十日。
    阴阳交期在水
    熊音。。音廉。薄也。张云。。音敛。清也。马云。其脉阳中有阴。是谓阴阳 交也。则脾未全绝。期在七月水生之候。其水静之日而死矣。吴云。阴脉见于阳。阳脉见于阴。阴阳交易其 位。谓之阴阳交。水。仲秋水寒之时也。言阴阳交易。既失其常。时当水。则天地不交之时也。脉与天地 相违。短期不在是乎。高云。。濂同。若越长夏。而至于秋。则为阴阳交。夏三月之病。而交于秋。期在濂 水而死。濂。犹清也。中秋。水天一色之时 也。简按。薄冰也。潘岳寡妇赋。水以微凝。乃言冬初之时也。正韵。濂。音廉。与同。一曰。薄也。 其为清之义。未见所据。
    三阳俱起
    马云。三阳者。足太阳膀胱经也。膀胱病脉俱起。则膀胱属水。秋气属金。金能生水。 当不治自已也。吴云。俱起。手足俱起也。高云。三阳。谓太阳阳明少阳。故曰俱。后三阳。谓太阳。二阴。 谓少阴。故曰独也。
    阴阳交合者
    马云。若膀胱有阳病而见阴脉。有阴病而见阳脉。是阴阳相合。其证当行立坐卧。俱 不宁也。以金为主。当善调之而愈。吴云。谓阴阳之气交至。合而为病也。阴阳两伤。血气俱损。衰弱已甚。 故令动止艰难。立则不能坐。坐则不能起也。张云。秋气将敛未敛。故有阴阳交合为病者。则或精或气。必有 所伤。而致动止不利。盖阳胜阴。故立不能坐。阴胜阳。故坐不能起。
    三阳独至
    李云。阳。当作阴。阴病而当阴盛。则孤阴不生矣。冰坚如石之候。不能再生。即上文 三阳俱起。不治自愈。下文。二阴期在盛水。则此为三阴无疑。
    期在石水
    张云。三阳独至。阳亢阴竭之候也。阴竭在冬。本无生意。而孤阳遇水。终为扑灭。故 期在冰坚如石之时也。
    二阴独至
    张云。二阴。全元起本。作三阴。即所谓三阴并至。有阴无阳也。盛水者。正月雨水之 候。孤阴难以独立。故遇阳胜之时。则不能保其存也。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