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订通俗伤寒论》
书名:重订通俗伤寒论朝代:清作者:俞根撰,近代徐荣斋重订。时间:公元1644-1911年

[第七章·伤寒本证] 第二节·大伤寒

    (一名正伤寒张仲景先师但名曰伤寒。) 【因】立冬后。严寒为重。春夏秋暴寒为轻。触受之者。或露体用力而着寒。或脱 穿衣服而着寒。或汗出当风而着寒。或睡卧傍风而着寒。故张长沙伤寒序例云。伤寒多 从风寒得之。 【证】头痛身热恶寒怕风。项强腰痛骨节烦疼无汗而喘。胸痞恶心。舌多无 苔而润。即有亦白滑而薄。甚或舌苔淡白。 【脉】左浮紧有力。右多浮滑。浮则为风。紧则为寒。有力而滑。则为表寒实象。 此太阳表证标病也。 【治】法当辛温发表。使周身汗出至足为度。遵内经寒者温之。体如燔炭。汗出而 散之法。苏羌达表汤主之。妇女宜理气发汗香苏葱豉汤主之。小儿宜和中发汗。葱豉 荷米煎主之。若发汗不彻。表寒虽散。而水郁在里。渴欲饮水。水入则吐。小便不利。 甚或短数淋沥。舌苔纯白而浓。脉左弦滞。右浮弦而滑。此水蓄膀胱。太阳经传里证本 病也。法当化气利水苓术二陈煎治之。张氏五苓散。(生晒术一钱、浙茯苓四钱、猪苓 二钱、泽泻二钱、官桂五分、共研细末、每服三钱、广皮一钱、生姜二片、泡汤调下。 )亦可收效。虽然伤寒一证。传变颇多。不越乎火化、水化、水火合化、三端。从火化者 。多少阳相火证。阳明实证厥阴风热证。从水化者。多阳明水结证。太阴寒湿证。 少阴虚寒证。从水火合化者。多太阴湿热证。少阴厥阴寒热错杂证。试举各经腑脏形证。 以印证化生之病。大抵吾绍患伤寒者。火化证多于水化。水火合化者亦不鲜。
    (甲)邪传少阳经证
    寒热往来。两头角痛。耳聋目眩胸胁满疼。舌苔白滑 。或舌尖苔白。或单边白。或两边白。脉右弦滑。左弦而浮大。此邪郁腠理。逆于上焦 少阳经病偏于半表证也。法当和解兼表。柴胡枳桔汤主之。
    (乙)邪传少阳腑证
    寒轻热重。口苦膈闷。吐酸苦水。或呕黄涎而粘。甚则 干呕呃逆胸胁胀疼。舌红苔白。间现杂色。或尖白中红。或边白中红。或尖红中白。 或尖白根灰。或根黄中带黑。脉右弦滑。左弦数。此相火上逆。少阳腑病偏于半里证也 。法当和解兼清。蒿芩清胆汤主之。如服一剂或二剂后。呕吐虽止。而寒热未除。胸胁 尚痛。膈满而闷。已成小结胸者。治以和解兼开降法。柴胡陷胸汤主之。服后、胸痛膈 闷虽除。而寒热仍发。腹满而痛。便秘溺赤。此少阳上焦之邪。渐结于中焦阳明也。当 以和解兼轻下法大柴胡汤姜半夏川朴(一钱)风化硝(一钱)治之。
    (丙)邪热传入胃经
    身灼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口大渴。心大烦。揭去 衣被。点隐隐。溺短赤热。甚则谵语发狂。舌尖红。苔边白中黄。脉右浮洪而数。左 亦弦大。此外而肌腠。内而肝胆。上则心肺。下则小肠膀胱。无不受其蒸灼。但尚为散 漫无形之燥热。未曾结实。宜清透而不宜攻下之阳明外证也。辛凉泄热为君。佐以甘寒 救液。新加白虎汤主之。服后。发虽透。谵语狂妄虽除。而身热不退。口燥渴。汗大 出。脉见虚芤者。胃汁枯涸。肺津将亡也。急宜甘凉救液为君。大生肺津。人参白虎汤 。(西洋参三钱、生石膏四钱、知母四钱、生甘草一钱、生粳米三钱、荷叶包。)加鲜石 斛(四钱)、鲜生地(六钱)、梨汁(二瓢)、鲜茅根(五钱)治之。如再不应。而虚羸少气气短息促。口干舌燥。汗出肤冷。心神烦躁。脉虚而急疾者。胃液将亡。肺气欲脱也 。急急益气固脱。增液宁神。孙氏生脉散参 许氏二加龙蛎汤法。(别直参钱半、原麦冬四钱、北五味五分、绵皮二钱、青竹皮四 钱、花龙骨三钱、牡蛎五钱、陈阿胶三钱、鸡子黄二枚、真茄楠香汁两匙冲。)力图 急救。希冀侥幸于什一。此就逆证而言。若顺证则新加白虎汤。往往一剂知。二剂即已 。
    (丁)邪传阳明胃腑。
    其证甚多。以水谷之海。各经皆秉气于胃也。故病有太阳 阳明。有正阳阳明。有少阳阳明。有太阴阳明。有少阴阳明。有厥阴阳明。其证有热结痰结。水结。气结发黄蓄血。液枯。正虚之各异。兹将历经实验者。条述如下。
    (一)太阳阳明。
    凡太阳病。发其汗。汗先出不彻。表邪未净。肢冷身热。微微 恶风。腹满而痛。大便不通。舌苔浅黄薄腻。黄中带白。脉右洪数。左尚浮缓。即仲景 所谓胃中干燥。因转属阳明。不更衣内实大便难者。此为太阳转属阳明之热结也。宜 以攻里解表法。浓朴七物汤治之(张氏伤寒论太阳阳明、误作脾约、必是传讹。)
    (二)正阳阳明。
    有轻重危三证。轻者。由太阳病。若发汗。若吐后。邪仍 不解。蒸蒸发热。不吐不下。心烦腹胀满。舌苔正黄。脉右滑大。此热已结胃。胃腑 不和也。法当泻热润燥。佐以和胃调胃承气汤微下之。重者。阳明病潮热多汗。津 液外出。胃中燥。小便数大便必硬。硬则谵语。腹大满。便不通。舌苔老黄。脉右滑数 而实。此胃中热结。移入小肠也。法当苦寒泻火。佐以辛通。小承气汤缓下之。(微和 胃气、勿令大泄下。)危者。阳明病。不大便五六日。至十余日。申酉时发潮热。不恶寒 。独恶热。身重短气。腹满而喘。频转矢气。手足然汗出。 躁则头摇手痉。谵语发狂静则独语如见鬼状。循衣摸床。剧则昏厥不识人目睛了了。 甚则两目直视。舌苔焦黄起刺。兼有裂纹。甚或焦黑燥裂。或如沉香色苔。中后截生芒刺 黑点。脉右沉弦数实。左弦数而劲。此胃小肠热结。上蒸心脑。下移大肠也。急急峻下存 阴为君。佐以熄风开窍大承气汤犀角(二钱)、羚角(三钱)、紫雪(八分至一钱 )、急救之。脉弦者生。涩者死。此要诀。切记之。
    (三)少阳阳明。
    热结膈中。膈上如焚。寒热如疟。热重寒轻。心烦懊。口 苦而渴。大便不通。腹满而痛。舌赤苔黄。脉右弦大而数。左弦数而搏。此仲景所谓误 发汗而利小便。胃中燥烦而实。大便难是也。轻则和解兼攻下法。大柴胡汤主之。重则攻 里兼和解法柴芩清膈煎主之。
    (四)太阴阳明。
    其证有二。一为肺胃合病。其人素有痰火。外感伤寒。一转 阳明。肺气上逆咯痰黄浓。或白而粘。胸膈满痛。神昏谵语。腹满胀疼。便闭溺涩。舌 苔望之黄滑。扪之糙手。脉右滑数而实。甚或两寸沉伏。此肺中痰火。与胃中热结而成 下证也。法当肺与大肠并治。开降肺气以通大便。陷胸承气汤主之。若兼鼻孔煽张。喉 间有水鸡声喘胀闷乱。胸腹坚如铁石者。速投加味凉膈煎峻逐之。又若其人素有痰饮。 适患伤寒。不先解表。或发汗不透。而反下之。阳气内陷心下因硬。从脘至少腹。坚 痛拒按。申酉时小有潮热。但头上微汗出。不大便五六日。渴不引饮。舌燥苔白。脉右 沉弦而紧。此水与郁热。互结在胸脘胁肺胃之间也。法当急下停饮蠲饮万灵汤主之。 若复往来寒热者。先以大柴胡汤。加煨甘遂(五分)和解以微下之。一为脾胃合病。其人 素多湿热。外感伤寒夹食。一传阳明。热结在胃。胃火炽盛湿火转成燥火。垢浊熏蒸 。腐肠烁液。发痉撮空。谵语妄笑。按其脘腹。壮热灼手。大便不通。溺赤短涩。甚或二便俱闭。舌 苔黄刺干腻。或兼灰黑。扪之涩而戟手。脉右沉弦数实。左亦弦数搏指。此脾中湿浊。 与胃中热结而成下证也。急急开泄下夺。承接未亡之阴气于一线。小承气汤加川连 (一钱)、至宝丹(两颗)急救之。若再失下。其脾必约。盖脾与胃以膜相连。任其熏蒸 灼烁。则胃液告竭。脾阴亦枯。脾上脂膜。遂干燥而收缩。腹坚而胀。矢如羊粪。仲景 麻仁脾约丸。缓不济急。速投三仁承气汤。加硝蜜煎(风化硝三钱、净白蜜一两。)润 下之。庶可转危为安。若寻常热结液枯。病势尚缓者。只须养荣承气汤。镇润以缓下之 。
    (五)少阴阳明。
    有轻重危三证。轻者。阳明病外证未解。不先辛凉开达。而 遽下之。则胃中空虚。客热之气。乘虚而内陷心包胃络之间。轻则虚烦不眠。重即心中 懊。反复颠倒。心窝苦闷。甚或心下结痛。卧起不安。或心愦愦怵惕烦躁。间有谵 语。饥不能食。但头汗出。舌苔白滑微黄。或淡黄光滑。或灰白不燥。脉左寸细搏数。 或两寸陷下右关弦滑。此外邪初陷于心胃之间。乃包络热郁之闷证也。法当微苦微辛 。轻清开透。连翘栀豉汤主之。开透后。包络血液。被邪热劫伤。往往血虚生烦。心中 不舒。愦愦无奈。间吐粘涎。呻吟错语。舌底绛而苔白薄。扪之糙手。脉右寸浮滑。左 寸搏动。急急濡液涤涎。宣畅络气五汁一枝煎清润之。重者少阴病。口燥咽干。心下 痛。腹胀不大便。或自利清水。色纯青而气臭恶。舌深红。苔黑燥而浓。脉右沉数而实。 左细坚数搏。此少阴邪从火化。合阳明燥化而成下证也。法当急下存阴。大承气汤。加 犀角(一钱)、鲜生地(一两),峻泻之。危者少阴病。热陷神昏。似寐如醉。谵语妄笑。甚 则不语如尸。六七日至十余日。大便不通。腹热 灼手。小便赤涩涓滴。脉沉弦而涩。按之牢坚。左小数坚搏。此少阴少火悉成壮火。合 并阳明燥热而成下证也。亟亟开泄下夺。泻燎原之邪火。以救垂竭之真阴犀连承气汤西黄(五分)、麝香(五厘)急拯之。
    (六)厥阴阳明。
    有轻重危三证。轻者其人素有肝气。病伤寒六七日。热陷在里 。气上撞心。心中疼热。呕吐黄绿苦水。胸膈烦闷。气逆而喘。四肢微厥。腹满便闭。 舌边紫。苔黄浊。脉右滑。左弦数。此厥阴气结。合阳明热结而成下证。仲景所谓厥应 下之是也。法当苦辛通降。下气散结。六磨饮子木香。加广郁金(三钱、磨汁)。主之 。重者热陷尤深。四肢虽厥。指甲紫赤。胸胁烦满。神昏谵语。消渴恶热。大汗心烦。 大便燥结。溲赤涩痛。舌苔老黄。甚则芒刺黑点。脉右滑大躁甚。左弦坚搏数。此厥阴 火亢。合阳明热结而成下证。仲景所谓脉滑而厥。厥深热亦深也。法当清燥泻火。散结 泄热。四逆散缓不济急。白虎承气汤加广郁金(三钱磨汁冲)润下之。若兼少腹攻冲作 痛。呕酸吐苦。诸药不效者。更投雪羹更衣丸。(包煎、钱半至二钱、极重三钱。) 屡奏殊功。危者热深厥深。胸腹灼热。手足独冷。剧则如惊痫。时螈。神迷发厥。终 日昏睡不醒。或谵语呻吟。面色青惨。摇头鼓颔。忽然坐起。吐泻不得。腹中绞痛。攒 眉切牙。疼剧难忍。二便俱闭。舌紫赤。苔灰腻带青。六脉沉细数抟。甚或伏而不见。此 由厥阴郁火。深伏于肝脏血络之中。而不发露于大经大络直透胃肠而外发也。往往气 闭闷毙。顷刻云亡。治宜先刺要穴出血。(如少商中冲舌下紫筋、曲池委中等穴 。)以开泄其血毒。再灌以紫雪(五分)、品飞龙夺命丹(二分)以开清窍而透伏 邪。果能邪透毒泄。脉起而数。若肝风未熄。神识时清时昏。二便不通舌卷囊缩。少 腹热痛。不可暂忍者。急用犀连承气汤如羚角(钱半)、绛雪(二分)等。凉通而芳透之。或可挽回于什一。 以上太少两阳与阳明合病。仲景已有明文。三阴与阳明合病。仲景伤寒论虽未指出 。而细阅其书。亦未尝无是证。及临证实验。尤为数见不鲜。爰将病状、脉舌 疗法药方。一一标明。以补仲景原书之不逮。从岐伯中阴溜府之义。悟出三阴实而邪不 能容。邪正互争。还而并入胃腑以成下证也。 至若发黄蓄血。本阳明常见之变证。所最 难治者。阳明病应下失下。邪盛正虚之坏病耳。先述发黄。阳明病。发热汗出。热从汗越 。不能发黄。但头汗出。而身无汗。剂颈而还。小便不利。渴饮水浆。腹微满者。身必发黄 。黄而鲜明如橘子色。甚则面目金黄。间或口吐黄汁。甚则心中懊。或热痛。溺赤黄 浊。舌苔黄腻。糙而起刺。脉右滑数。左弦滞。此为瘀热在里。热不得越而成阳黄也。 轻则清利小便为君。荡涤黄液佐之。茵陈蒿汤。(绵茵陈一两、用水五碗、煎成四碗、 分二次煎、焦栀子十四枚、酒炒生川军一钱、成一碗服。)调下矾硫丸。(绿矾一两、 倭硫黄一钱、麦粉三两、黑枣肉二两、捣匀炼丸、每服三分至五分。)使黄从小便去。 尿如皂角汁。色正赤。一宿腹减。重则荡涤黄液为君。清利小便佐之。栀子大黄汤。( 焦栀子三钱。酒炒生川军钱半、小枳实一钱、淡香豉钱半)调下矾硫丸。使黄从大便去 。叠解恶臭粪而愈。惟形色桔燥如烟熏者。阳黄死证也。不治。
    次论蓄血。
    其人脘腹中素有宿瘀。邪传阳明与胃中燥热相搏。壅蔽神气出入之 清窍。猝然头摇目瞪。发躁欲狂。甚则血厥。手指抽掣。厥回则脘腹串痛。身重不能转 侧。屎虽硬。大便反易而色黑。小便自利。舌色紫黯。 扪之滑润。脉右沉结。左反弦紧有力。此为瘀热在里。《内经》所谓蓄血在下。其人如 狂是也。轻则凉血化瘀。犀角地黄汤(犀角片一钱、鲜生地一两、丹皮二钱、赤芍二钱。 )加光桃仁(三钱)、广郁金(三钱)、白薇(五钱)、归须(二钱)、青糖(一钱) 、拌炒活虫(五只)等清消之。重则破血逐瘀桃仁承气汤急攻之。极重用抵当汤虻虫。(光桃仁二十颗、酒醋炒生川军二钱、盐炒水蛭三支研细)。加夜明砂(三钱包 煎)、蜜炙延胡(钱半)、炒穿甲(一钱)、杜牛膝(四钱)、麝香(五厘冲)等峻攻之。 若夫邪实正虚。应下失下。不下必死。下之或可望生者。其证有四。(一)气虚甚 而邪实者。气短息促。四末微冷。大便至十余日不通。矢气频转腹满不舒。躁则惕而不 安。手足螈。静则独语如见鬼。循衣摸床。舌淡红。苔前中截娇嫩而薄。后根灰腻而 腐。脉寸虽微。两尺沉部反坚。此仲景所谓微涩者里虚。最为难治。不可更与承气汤也 。法当培元养正。参草姜枣汤。别直参三钱、炙粉草一钱、鲜生姜五分、大红枣四枚、 提补之。外用蜜煎导而通之。用好蜜煎成膏子、一二时许、将皂荚麝香细辛三厘研末 、和蜜捻成条子、放入肛门中、其便即通。(二)阴亏甚而邪实者。口干舌燥。心烦不 寐。便闭已十余日。频转矢气。液枯肠燥。欲下不下。舌前半绛嫩。后根黑腻。脉细而 涩。此景岳所谓便虽不通。必不可用硝黄。而势有不得不通者。宜用通于补之剂也。法 当滋阴润肠。张氏济川煎润利之。或用吴氏六成汤。熟地五钱、淡苁蓉三钱、当归二 钱、天冬麦冬白芍各一钱、使其津液流通。自能润下。(三)气血两亏而邪实者。证本 应下。耽误失下。邪火壅闭。耗气烁血。以致循衣摸床。撮空理线。两目斜视。昏谵妄 笑。便闭已十余日。甚或有数十日不通。舌苔干黄起刺。根 带黑色。脉右弦涩。左细数。两尺细坚而搏。证虽气消血枯。而邪热独存。补之则邪 火愈甚。攻之则气血不胜。补泻不能。两无生理。然与其坐以待毙。莫若含药而亡。勉 用陶氏黄龙汤。或可回生于万一。(四)精神衰弱而邪实者。应下失下。邪热未除。静 则郑声重语。喃喃不休。躁则惊惕不安。心神昏乱。妄笑妄哭。如见神灵。大便不通。 溺赤涓滴。舌苔黄刺干涩。脉两寸陷下。关尺细坚而结。此由邪盛正虚。神明被迫。故 多瞀乱之象也。急急大补阴气以提神。幽香开窍以清心复脉汤调下妙香丸。(辰砂三 钱巴霜一钱、冰麝西黄腻粉各三分、金箔五小张、另研极细、入黄蜡三钱、白蜜一匙、 同炼匀和药为丸、每一两作三十丸、弱者二三丸、壮者四五丸、大便通、即止服。)标本兼顾。庶可挽救于什一。
    (戊)邪热传入厥阴经证。
    一身筋挛。寒热类疟。热重寒轻。头痛胁疼。耳聋目 赤。轻则但指头冷。重则手足乍温乍冷。胸满而痛。舌紫苔黄。脉左弦滑。此阳经热邪 。传入足厥阴经标病也。法当清泄肝热清肝达郁汤主之。或用四逆散(川柴胡八分、 生枳壳钱半。生白芍钱半、生甘草五分)。加制香附(二钱)、小川连(八分)、霜桑 叶(二钱)、童桑枝(二尺、切寸酒炒)、广郁金(磨汁两匙冲)等疏通之。
    (己)邪热传入厥阴脏证。
    口苦消渴。气上冲心。心中疼热。饥不欲食。食则吐 蛔。或泄利下重。虽泄不爽。或便脓血。或溺血赤淋。舌紫赤脉弦数。此阳经热邪。传 入足厥阴脏本病也。法当大泻肝火龙胆泻肝汤去柴胡加白头翁(三钱)、胡连(一钱 )主之。若火旺生风。风助火势。头晕目眩。胸胁胀痛。四肢厥冷。烦闷躁扰。甚则手 足螈。状如痫厥。便泄不爽。溺赤涩痛。舌焦紫起刺。脉弦而劲。此肝风上翔。邪陷 包络。厥深热亦深也。法当熄风开 窍。羚角钩藤汤加紫雪(五分或八分)急救之。若吐蛔而昏厥者。此为蛔厥。厥回则卧 起不安。脘疼烦躁。头摇手痉。面目乍赤乍白乍黑。甚则面青目瞪。口流涎沫者。此为 虫痉。舌绛而碎。生黄白点。点小如粞。或舌苔现槟榔纹。隐隐有点。脉乍数乍疏。忽 隐忽现。此胃肠灼热如沸。蛔动扰乱之危候也。小儿最多。妇人亦有。速投连梅安蛔汤 。调下妙香丸。清肝驱虫以救之。羚角钩藤汤。不可与也。
    以上少阳、阳明、厥阴、三经腑脏变证。皆伤寒邪从火化之传变也。
    
    (庚)太阳表证未罢。顺传阳明。
    表热里寒肌肉烦疼。头身无汗。但手足 然汗出。下利清谷。小便不利。舌苔白滑浮涨。脉浮而迟。此仲景所谓胃中虚冷。水谷 不别故也。先以桂枝橘皮汤解其表。表解。即以香砂二陈汤温其里。里温。则水气化而 小便利。下利自止。终以白术和中汤温脾和胃而痊。
    (辛)太阳表寒虽解。而阳明中有水气。
    胃中寒不能食。食谷欲呕。饮水即 哕。脘腹满。小便难。大便自利。甚则吐水肢厥。下利完谷不止。舌苔淡白。白滑而嫩 。脉沉弦而迟。此由胃阳素虚。猝为表寒所侵。触动里结之水气。累及脾阳不能健运也 。呕多者。先与吴茱萸汤。(淡吴萸一钱、米炒潞党参钱半、生姜二钱、大红枣四枚) 。止其呕。利多者。与胃苓汤。温中化水。水气化则小便利。下利自止。继以香砂理中 汤。温健脾阳。升发胃气。其病即愈。
    (壬)邪传太阴经证。
    体痛肢懈。手足微厥。肌肉烦疼。午后寒热。头胀身重 。胸脘痞满嗌干口腻。舌苔白腻浮滑。甚则灰腻满布。脉右濡滞。此太阳经邪。越传足 太阴经标病也。法当芳淡温化。藿香正气汤主之。若湿流肌肉。发为阴黄。黄而昏暗 。如熏黄色。而无烦渴热象者。前方送下矾硫丸。燥湿除疸以退之。
    (癸)邪传太阴脏证。
    口淡胃钝。呕吐清水大腹痞满。满而时痛。自利不渴 。渴不喜饮。小便短少色白。甚则肢厥自汗。神倦气怯。舌苔黑滑。粘腻浮胖。或白带 黑纹而粘腻。脉沉濡无力。甚则沉微似伏。此太阳寒邪。直入足太阴脏证也。法当温健 脾阳。香砂理中汤主之。重则热壮脾肾。附子理中汤主之。 【荣斋按】何廉臣先生说∶“寒伤太阴,必其人脾阳素弱,故邪即直入阴经,对症 处方,附子理中汤固属正治,最好加姜、桂、椒、萸,善止寒吐冷痛”。
    (子)太阳寒邪。内陷少阴经证。
    初起发热身痛。而头不痛。惟腰脊堕痛。痛 如被杖。大便不实。小便清白。恶风怕冷。神静倦卧。四肢微急。舌苔淡红而润。或白 而胖嫩。脉沉而缓。此太阳未解。少阴先溃。必其人肾阳素虚。故邪从太阳中络直入足 少阴肾经也。温调营卫为君。佐以扶阳。桂枝加附子汤治之。服药后。即啜热稀粥以微 汗之。仍假太阳为出路者。以少阴与太阳为表里。故发热即可发汗。微汗出。即止服。 仲景麻附细辛峻汗法。究嫌冒险。不可轻与。若脉沉紧。反发热。手足冷。是少阴合太阳之 表邪。为中见寒水实证。可与麻附甘草汤。(麻黄五分、淡附片八分、炙甘草五分)微 发其汗。即愈。若服药后。汗不出。反自下利。手足转温。脉紧去而转暴微者。为少阴 病欲解也。其寒水不从表出。反从下泄。暂虽发烦。下利必自愈
    (丑)太阳寒邪。内陷少阴脏证。
    上吐下利。恶寒蜷卧。但欲寐。或微烦。身重 痛。口中和。手足冷。小便白。舌苔白滑胖嫩。脉沉弱。甚则沉微欲绝。此仲景所谓下焦 虚寒。不能制水故也。先以附子理中汤。加肉挂(五分)、云苓(六钱)壮肾阳以化水气 。服药后。吐利止而手足转温。或时自烦。欲去衣被者。水去而阳气回复也。可治。若 下利虽止。反自汗大出。筋惕肉。目眩心悸。振振欲擗地者。下多伤阴。孤阳从外而 亡也。急与真武汤回阳摄阴。若下 利既止。而头目晕眩。时时自冒。痰涌喘息。两足冰冷者。下多阴竭。孤阳从上而脱也 。急与新加八味地黄汤。镇元纳阳。此二者。皆邪传少阴。生死出入之危候也。故仲景 原论。少阴独见死证。
    以上阳明。太阴。少阴。三经腑脏变证。皆伤寒邪从水化之传变也。
    
    (寅)凡阳经表邪。传入太阴。
    往往脾湿与胃热相兼。其证有四(一)湿重于热。 头胀身重。寒热如疟。汗出胸痞。肢懈体痛。渴不引饮。口腻胃滞。便溏或泻。小便不 利。舌苔白滑浓腻。甚或灰腻满布。脉右弦细而缓。或沉弦而濡滞。此由其人中气素虚 。故太阴证多而阳明证少也。辛淡温化为君。佐以芳透。藿香正气汤。或大橘皮汤。二 方酌用之(二)热重于湿。始虽恶寒。后但热不寒目黄而赤。唇焦齿燥。耳聋脘 闷。胸腹灼热。午后尤重。心烦恶热。大便热泻。溲短赤涩。舌苔黄腻带灰。中见黑点 。脉右洪数。甚或大坚而长。此由其人中气素实。故阳明证多而太阴证少也。苦降辛通 为君。佐以凉淡。增减黄连泻心汤清解之。若始虽便泻。继即便闭。舌起芒刺者。加更 衣丸(钱半至二钱)极苦泄热。其便即通。若因循而失清失下。神昏谵语。手足发痉。 甚则昏厥。舌苔黄黑糙刺。中见红点。脉右沉数。左弦数者。此由湿热化火。火旺生风 。逼乱神明之危候也。急与犀连承气汤加羚角(二钱)、紫雪(五分)开泄下夺以拯之 。服后。大便虽通。发痉虽除。而神识昏厥如尸。手足躁扰。身热不扬。脉似沉缓。甚则 沉伏。但舌仍灰黑。红点隐隐。此热陷太阴。防有伏内发。郁于阴络之中而欲达不达也 。急与犀羚三汁饮大青叶(五钱)凉血解毒。通络透。果能伏外达。自然毒透神 清。(三)湿热并重。一起即胸膈烦闷。神识瞀乱。大叫腹痛。继即昏不知人。欲 吐不吐。欲泻不泻。身发壮热。指冷甲紫。舌苔中黄尖红。甚则灰腻满布。中见红点黑 刺。脉 两寸陷下。关尺沉弦而涩。此湿遏热郁。夹痧秽。或夹食滞。阻闭中上二焦。俗称闷痧。 实即湿热夹痧食之干霍乱也。必先搠痧放血(如刺少商中冲、舌下紫筋、尺泽、委中 等穴)。继即与涌吐法。炒盐汤食盐五钱、炒黄泡汤)。调下白矾(二钱至三钱、 生研细)。又次宣畅气机。连翘栀豉汤。调下红灵丹。(一分或二分)、终与枳实导滞 汤缓下之。此就势急者言之。若病势稍缓者。壮热口渴。饮多则呕。心烦脘闷。反复颠 倒。卧起不安。四肢倦怠。肌肉烦疼。大便溏热。溺短赤涩。甚则两目欲闭。神昏谵语 。舌苔黄腻。或灰腻兼黄点。脉右洪数。左弦滞。此湿热蒙闭中上二焦。积滞郁结下焦 也。法当三焦分消。先与连翘栀豉汤开其上。继与增减黄连泻心汤疏其中。终与枳实导 滞汤逐其下。或用大橘皮汤。去苍术官桂。加茵陈(三钱)、贯众(四钱)、利其溺。 以整肃湿热。其病自愈。(四)湿热俱轻。身热自汗。胸脘微闷。知饥不食。口腻 微渴。渴不喜饮。便溏溺热。舌苔黄白相兼。薄而粘腻。脉右滞。左微数。此湿热阻滞 上焦清阳。胃气不舒。肠热不清之轻证也。但用轻清芳淡法。苇茎汤去桃仁、活水芦根 五钱、生苡仁四钱、冬瓜子四钱、加藿香叶(二钱)、佩兰叶(钱半)、枇杷叶去毛筋、炒香、三钱)、淡竹叶(钱半)、青箬叶(三钱)等。宣畅气机。整肃三焦。 自然肺胃清降。湿热去而胃开矣。
    (卯)邪传少阴脏证。当分手足二经。
    手少阴心主热气。中含君火足少阴肾主 生阳。中藏寒水。其证有三。 (一)水为火烁。心烦不寐。肌肤枯燥。神气衰弱。咽干溺短。舌红尖绛。脉左细 数。按之搏指。右反大而虚软。此外邪挟火而动。阴虚而水液不能上济也。治宜壮水制 火。阿胶黄连汤主之。“荣斋按。少阴伤寒。有传经直中之分。直中者多从水化。浅则如 麻黄附子细辛汤症。重则如四逆汤症。传经者多从火化(即本段现证)因津枯热炽。 以黄连阿胶汤泻南补北。确是治病必求其本的方法。”若兼下利咽痛。胸满烦闷者。此 水液为虚火下迫。郁热下注而不能上升也。治宜育阴煦气。猪肤汤(净猪肤、即猪肉皮刮 净脂膏一两、净白蜜五钱、炒米粉三钱、用水三碗、煎猪肤成两碗、去渣调入蜜粉 、和匀温分四服)。加茄楠香汁(开水磨汁四匙、分四次冲)。主之。若兼神昏谵语 。溲短赤热者。此君火被相火蒸逼。水不制火而神明内乱。陶节庵所谓过经不解是也。 治宜清火利水。导赤清心汤主之。若兼筋脉拘挛。手足螈者。此水亏火亢。液涸动风 。缪仲淳所谓内虚暗风是也。治宜滋阴熄风阿胶鸡子黄汤主之。(二)火为水遏。四 肢厥逆。干咳心悸。便泄溺涩。腹痛下重。舌苔白而底绛。脉左沉弦而滑。右弦急。此 阳气内郁。不得外达。水气上冲而下注也。治宜达郁通阳加味四逆散(川柴胡八分、 炒枳实一钱、生白芍一钱。清炙草八分、干姜五分拌捣北五味三分、桂枝尖五分、浙茯 苓四钱、烧酒洗捣干薤白五枚、淡附片五分、用水两碗、煎成一碗、去渣温服)。主之。 (三)水火互结。下利口渴。小便不利。咳逆干呕。心烦不得眠舌本绛而苔白薄。脉 左沉细。按之搏数。右反浮大虚软。此水阴随热下注。郁火反从上冲。仲景所谓少阴病 。脉细沉数。病为在里。不可发汗是也。治宜滋水泄火。猪苓汤、猪苓三钱、陈阿胶钱 半(烊冲)赤苓、泽泻各二钱、飞滑石三钱、加辰砂染灯心(三十支)、童便(二钟 冲)、枇杷叶(去毛、抽筋、五钱)等主之。
    (辰)邪传厥阴。亦当分手足二经。
    手厥阴为包络。内含胆火。主行血通脉。 足厥阴为肝脏。下含肾水。主藏血活络。内经虽云厥阴之上。风气治之。然包络挟胆火 发动于上。则为热风。肝气挟肾水相应而起。则为寒风。火性热。水性寒。故其证最多 寒热错杂阴阳疑似。约计之则有四。(一)外寒内热。厥则但指头寒。热则微觉烦躁 。默默不欲食。渴欲饮水。微热汗出。小便不利。舌苔浅黄薄腻。或正黄带微白。脉右沉滑搏 指。左微弦而数。此外虽厥而里有热。仲景所谓厥微热少。数日小便利。色白者热除。 遂欲得食而病愈是也。法当辛凉泄热以利溺。新加白虎汤主之。若厥而兼呕。胸胁烦满 。热利下重。继即便血。甚或圊脓血。舌紫苔黄。脉寸浮数。尺弦涩。此包络挟胆火而 肆虐。仲景所谓厥深热亦深。内经所谓暴注下迫。皆属于热。阴络伤则血下溢是也。法 当凉血清肝以坚肠。加味白头翁汤主之。(二)内寒外热。下利清谷。汗出肢厥。身有 微热。面少赤。或郁冒。舌苔青滑。脉沉而迟。此阴多阳少。肝挟肾水之寒而肆发。仲 景所谓面戴阳。下虚故也。急急温通回阳。通脉四逆汤主之。(三)下寒上热。热在膈 脘。水在肠中。心下痞硬嗳腐食臭腹中雷鸣下利。医误吐之。遂致水食入口即吐。 复认作热结旁流。更逆以下。从此下利不止。舌苔黄白相兼。脉弦而涩。此寒格于下。 热拒于上。火逆水泻之错杂证也。当清上热开寒格为君。佐以益气健胃。先与生姜泻心 汤去甘草。(生姜汁一小匙、冲、干姜六分、姜半夏三钱、川连八分、青子芩钱半。米 炒潞党参二钱、大红枣四枚劈)加淡竹茹(三钱)枇杷叶(五钱,去毛筋炒黄)。止其吐 。继与乌梅丸。(乌梅肉三十个、干姜一两、川连一两六钱、细辛、淡附片、桂枝、川 柏、潞党参各六钱、炒川椒、当归各四钱各研细末、加醋与蜜、共杵二千下、丸如 梧桐子大、先服十丸、日三服、稍加至二十丸、禁生冷滑物食臭等)。止其利。(四) 上寒下热水结胸胁。热结在肠。呕吐清水。或吐黄黑浊饮。饥不欲食。食则吐蛔。肢 厥心悸。腹痛热泻。泻而不畅。或便脓血。里急后重。溲短赤热。舌苔前半白滑。后根 黄腻而浓。脉右弦迟。左沉弦数。此寒格于上。热结于下。水逆火郁之错杂证也。法当 先逐其水。蠲饮万灵汤主之。继则清肝泄热。加味白头翁汤主之。
    以上太阴。少阴厥阴。各脏变证。皆伤寒邪从水火合化之传变也。
     就予所验。凡太阳伤寒。其邪有但传少阳阳明而止者。有不传少阳阳明。越传三阴者。各随其人之 体质阴阳。脏腑寒热。从火化者为热证。从水化者为寒证。从水火合化者。则为寒热错 杂之证。医者能审其阴阳盛衰。寒热虚实为之温凉补泻于其间。对证发药随机应变。 心灵手敏。庶可以治伤寒变证矣。若拘守朱南阳传经为热。直中为寒。则执一不通。活 人者适以杀人。良可慨焉。 【秀按】此节论伤寒传变证。抉择原论之精华。补助仲景之缺略。发明火化、水化 、水火合化三端。独出心裁。非经验宏富者不能道。学人当奉为准绳。 【廉勘】四时皆有伤寒。惟冬三月乃寒水司令。较三时之寒为独盛。故前哲以冬月 感寒即病者。为正伤寒。非谓春夏秋并无伤寒也。医者苟能求原确实。辨证清楚。用药 自不泥于时令矣。所最误人者。一切时感证。古人皆谓之伤寒。遂致后世只知伤寒。且 但知温散发汗。若温热暑湿诸病。随时感发。并不由于风寒诱起者。自当辛凉开达。芳 淡清化。对病定方。奈医家病家。无不通称曰伤寒。一见此等方药。即斥为凉遏。世俗 竟成为习惯。以致冤死载涂。不得不归咎于创始者之定名失实也。至循经传递。太阳由 阳明而少阳。而太阴。而少阴。而厥阴。自临证经验以来。千万人中实无一人。无怪南 方无真伤寒之说。若照俞氏所论。经验上数见不鲜。可谓知所取舍。不为古人所欺。但 予犹有怀疑者。伤寒一证。轻则用葱白香豉汤加味。重则用苏羌达表汤加减。或用麻黄 汤减其用量。往往一汗即解。热退身凉而愈。何至于缠绵床席。传变有如斯之多。变证 轻重如斯之不一耶。推原其故。半由因循失治。半由纵横杂治。或由别兼他邪。或由另 夹宿病。或由素禀阴虚多火。或由素体阳虚多湿。或由素性嗜好太多。或由素情忧怒无 常。有此种种原因。故变证层出不穷。方法亦随机策应。俞氏特立火化水化水火合化三 端。已握传变之主脑。然后审定各人之特性素因。再将气候。风土。寒热燥 湿。老幼男女等之各异。及其体质强弱、脏性阴阳,与夫生活状态、旧病有无等关系。 辨其经络脏腑之外候。断其寒热虚实之真相。以决方剂。虽多引用成方。略为加减。而 信手拈来。适中病情。细绎其诊察之法。大抵以头项背腰之变化察表。以面目九窍之变 化察里。以血脉睛舌之变化。察其病势之安危。断其病机之吉凶。予平日研求。服膺叶 法。旁参众法以补助之。兹将叶天士先生伤寒看法及其治例。节述于后。为初学作导线 。(一)凡看伤寒。先观两目。黑白分明者内无热。目视不明者里有热。(二)看唇舌 。唇红而润者内无热。唇干而焦者里热重。若舌白滑者表未解。舌黄者热渐深。舌黑者 热已剧。(三)审胸腹。胸满而痛者为结胸。不痛者为痞气。如未经下而有之。上焦痰 水也。已经下而有之。误下坏证也。腹中痛硬者燥粪。脐下痛硬者燥粪与蓄血。脐间动 跃或痛。上冲于心者冲气。腹中响。气下趋者欲作泻。燥粪者小便不利。脐下如疙瘩状 。蓄血者小便利。脐下如怀孕状。(四)问口渴否。渴不饮水者邪在表。渴饮水多者内 热甚。漱水不欲咽者欲作衄。(五)凡治伤寒。先辨表里。不论日数。但有头疼身痛。 怕风恶寒。脉来浮紧浮数。皆是表证。虽有便难。小便不利。亦当先解其表。后攻其里 。脉浮紧者为正伤寒。宜用辛温之药以发之。浮数者为寒包火。宜用辛凉之药以解之。 既有腹疼吐利。溺白或赤。脉来沉弱沉滑。皆是里证。间有恶风怕冷。亦当先治其里。 后解其表。脉沉弱者为中寒证。宜用辛热之药以温之。沉滑者为里热证。宜用苦寒之药 以攻之。如病在表而反下。则邪乘虚入里。微为痞气结胸。甚为肠滑洞泄。此皆误下坏 证。在里反汗。则表益虚而里益实。轻为衄血斑黄。重为痉厥亡阳。此皆误汗坏证。凡 服汗药。如一剂无汗。再与之。复无汗。此营卫乏绝。当养阴辅正而再汗之。三治无汗者 死。凡服下药。先燥后溏者已解。如但利清水而无燥粪。痞满如故者未解。再下之。三 下不通者液枯肠燥。当镇润之。通者生。不通者死。(六)详辨阴阳。初起时。头疼身 痛。发热恶寒。脉来浮紧浮大。即是阳经之表证也。此后烦躁作渴。纯热无寒。便闭溺 热。即是阳经传入阳腑之热证也。脉虽沉伏。不可误作阴证 治。如初起时。脐腹绞痛。肢厥唇青。脉来沉迟沉微。即是直中阴经之寒证也。虽面赤 烦躁。不可误作阳证治。阳证宜汗宜透。宜清宜下。阴证宜温宜补。其大要也。然亦有 辨。阳证而其体素虚。不胜下。下之太过。忽然脐腹绞痛。洞泄不止。手足厥逆。此阳 证而转为阴证也。急温之。阴证而其体素热。勿过温。温之太过。忽然烦躁大渴。自汗 昏谵。二便不通。此阴证而转为阳证也。速清之。(七)凡伤寒得死证。脉尚可治者。 弃证从脉。虚则补之实则泻之。(八)凡伤寒得死脉。证有可治者。弃脉从证。表急 解之。里急攻之。热则清之。寒则温之。总之定其名。分其经。审其证。察其脉。明表 里。识阴阳。度虚实。知标本。此八者。为治伤寒之要诀也。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