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匮玉函要略述义》
书名:金匮玉函要略述义朝代:作者:时间:

[卷上] 肺痿肺痈咳嗽上气病脉证治第七

    
    论三首
    
    脉证四条
    (三字。四字。并讹。宜订。)
    方十五首
    (五。当作六。) 问曰。热在上焦者。因咳为肺痿。(脉经。千金。又。作数。) 按喻氏曰。肺痈属在有形之血。血结宜骤攻。肺痿属在无形之气。气伤宜徐理。徐氏沈氏周氏朱氏皆从此说。 然肺痿之病。必损血液。则以气血立辨者。谬矣。 又按口中反有浊唾涎沫。盖系于该言稠痰白沫者。本经所谓痰者。非今之所谓痰。次条曰。多唾浊沫。皂荚丸 条曰。时时唾浊。桔梗汤条曰。时出浊唾。五脏风寒篇曰。肺中风。吐浊涕之类。皆今之稠痰也。盖肺萎液燥。而 口中有唾涎。故下反字也。(巢源虚劳凝唾候曰。肾液为唾。上焦生热。热冲咽喉。故唾凝结也。此亦稠痰耳。)又 脉反滑数。反字难解。稻叶元熙曰。反于肺痿亡津液之脉。或者。仁存孙氏方曰。详观肺痈肺痿二证。实难治。要 之肺痈则间有可愈者。亦须肺未穿。故可救。但肺痿罕有安者。盖其肺枯竭干燥。何由而得润。所以难愈。 问曰。病咳逆。何以知此为肺痈。(风则之则。原本无之。辑义偶衍。宜删。) 按此条。列呼吸不利。咳口干等候。就风与热。以为分别。然大旨不过云风壅酿热。以为此病耳。 又按热过于荣。热之所过。两过字。注未了。当读如诗江有汜。不我过之过。史记淮阴侯传。信常过樊将军哙。 魏其侯传。灌夫有服。过丞相。扁鹊传。舍客长桑君过之类。亦是。又吕览异宝。五员过于吴。注。过。犹至 也。义殆。相同。辨脉法曰。热之所过。则为痈脓。 又按脉经平肺痿肺痈中所载。出于本经之外者。凡六条。俱似非仲景原文。姑拈一条于左。曰。问曰。振寒发 热。寸口脉滑而数。其人饮食起居如故。此为痈肿病。医反不知。而以伤寒治之。应不愈也。何以知有脓。脓之所 在。何以别知其处。师曰。假令脓在胸中者。为肺痈。其人脉数。咳唾有脓血。设脓未成。其脉自紧数。紧去但数。脓 为已成也。 肺痿吐涎沫。而不咳者。 按稻叶元熙曰。若服汤已渴者。属消渴。是假设之辞。与吴茱萸汤条。得汤反剧者。属上焦也同例。
    射干麻黄汤
     按本篇用麻黄者四方。宜为二义看。注家皆谓。其证内饮挟外邪。故用麻黄发其表。是一义。今验肺胀证。多 是宿饮为时令触动者。而不必具表候。则其用麻黄。适取发泄肺中郁饮。亦犹麻杏甘石汤之意。是一义。盖勿拘一 隅可也。 咳逆上气。时时唾浊。 按曾世荣活幼心书曰。肺为五脏华盖。卧开而坐合。所以卧则气促。坐则但宽。盖但坐不得眠。得斯说而其理明矣。
    皂荚丸方
    〔本草。图经云。张仲景杂病方。咳逆上气。唾浊。得(政和作但)坐不得眠。皂角丸主之。 皂荚。杵末。一物以蜜丸。大如梧子。以枣膏和汤服一丸。日三夜一服。〕 按本草皂荚条黑字云。除咳嗽囊结。又有孙尚药治卒中风涎潮。救急稀涎散。盖胚胎于此方。 千金。治咳嗽胸胁支满。多唾上气方。 白糖(五分)皂荚(末一方寸匕) 上二味。先微暖糖令消。内皂荚末。合和相得。丸如小豆。先食服二丸。咳而脉浮者。 按水饮上迫。脉必带浮。不必拘表证有无。此二方证。均是上焦蓄饮。而以脉浮沉为别者。盖以势之剧易。及 水饮上迫。与内结之异耳。注家特就邪为分。殆非通论。
    浓朴麻黄汤
     按此方证。系寒饮迫肺。而无风寒外候。故于小青龙汤中。去桂枝。以浓朴降逆为君。其佐用杏仁。亦犹桂枝 加浓朴杏子汤之例。况配以石膏。其驱饮之力更峻。
    泽漆汤
    (千金。五合下。有日三夜一四字。无至夜尽字。本草。图经引。五合下。有日三二字。尽上。 有服字。) 按泽漆。本草白字。称味苦微寒。主大腹水气四肢面目浮肿。黑字。称利大小肠。盖此方主证。水饮内结。 故有须于利水之品也。 又按陈藏器曰。千里水。及东流水。味平无毒。主病后虚弱。然则此方所用。在熟淡不助内饮已。又煮取五升。 温服五合。至夜尽。是一日十服。他方莫有此例。千金似是。然古之五升。即今之五合。古之五合。即今之五 勺。以今推之。日服五合。未必为多。岂东垣所谓在上者不厌频而少之谓乎。 大逆上气。咽喉不利。(外台无者字。宜从。)
    麦门冬汤
    (稻叶元熙曰。煎法。据竹叶石膏汤。温服上。恐脱去滓内粳米。煮米熟。汤成去米十二字。) 外台。崔氏疗骨蒸唇干口燥。欲得饮水。止渴。竹叶饮方。于本方。去人参。加竹叶生姜。 又深师。疗肺气不足。逆满上气。咽喉中闭塞短气。寒从背起。口中如含霜雪。语言失声。甚者吐血补肺汤 方。 于本方。去人参。半夏。加五味子干姜款冬花。桂心。桑根白皮肺痈喘不得卧。 按葶苈。下水疏肺壅。故的治肺痈脓未成者也。(金鉴所引赵氏注。据二注本。系于周氏补注。) 医心方。引范汪方云。葶苈熬。令紫色。治令自丸。丸如弹丸。大枣二十枚。以水二升煮枣。令得一升半。去 枣。内药一丸。复煎得一升。尽服之。(出支饮下。)本草图经引。亦作大枣二十枚。 按葶苈。以弹丸为率。故不须举两数。大枣。诸书皆作二十枚。本经疑是错写。(或曰。葶苈。捣之则粘腻。 足以自丸。不必补末蜜二字。) 外台。必效。疗天行病后。因食酒面。肺中热拥。遂成咳不止。 于本方。加桑白皮桔梗。麻黄。 又崔氏。疗大腹水病。身体肿上气。小便涩赤。云云。 于本方。加杏仁。各捣。和合。平旦空腹服八丸。云云。 幼幼新书。简要济众。治小儿水气腹肿。兼下痢脓血。小便赤涩方。 葶苈子半两。以枣肉和。捣为丸。(施圆端效方。名散肿丸。) 鸡峰普济方曰。著作雷道矩病吐痰。顷间已及升余。咳不甚。面色黯郁。精神不快。兆告曰。肺中有痰。胸膈 不利。令服仲景葶苈大枣汤。一服讫已。觉胸中快利。略无痰唾矣。
    桔梗汤方
    (原注血痹。当喉痹。然要是后人所续加。) 按排脓散。用枳实芍药。桔梗。排脓汤。于本方。加生姜。大枣。是知桔梗有排脓之功。但此间所有。气味 轻淡。不足以抵当大病。彼土古时之品。则恐不如此也。 圣济。治肺痈涕唾涎沫。吐脓如粥。麦门冬汤方。 于本方。加麦门冬青蒿心叶。
    小青龙加石膏汤
     按麻杏甘石汤。浓朴麻黄汤。越婢加半夏汤。小青龙加石膏汤。皆麻黄石膏同用。麻黄发阳。石膏逐水。二味 相藉。而驱饮之力更峻。不必取之于发表清热。盖此四方。紧慢稍异。而其旨趣。则大约相均。要在临证之际。随 其剧易。以为审处耳。
    附方
     外台。炙甘草汤。(外台。桂枝二两。阿胶三两。炙。大麻子仁半升。大枣四十枚。擘。余同。方后云。上九 味切。以美酒七升。水八升相和。先煎八物。取四升。绞去滓。内胶上微火烊销。温服七合。日三夜一。) 按此方。施之泛泛恶心者。必增呕逆。温温液液。盖别有义。未考。又此方证。与麦门冬汤证相近。俱系滋养 上焦之剂。 千金。甘草汤。 按伤寒类要。以单甘草汤。治炙甘草汤证。其理一致。 千金。生姜甘草汤。 按此方亦治肺冷而萎。犹是甘草干姜汤之变方。沈氏说欠当。又而渴。当作不渴为妥。 千金。桂枝去芍药加皂荚汤。 按此方。桂枝去芍药汤桂枝甘草汤之意。取之扶胸中阳气。不和调营卫。盖亦属肺冷之痿。 外台。桔梗白散。 按此条与桔梗汤。证一而方异。盖所传之本不同也。然肺痈其脓稍成。正气随衰。峻猛之剂。恐不能堪。王氏 所据。岂得无错乎。 千金。苇茎汤。 按此方主证。盖在虚实之间。 又按苏敬新修本草白瓜条曰。别录云。甘瓜子。主腹内结聚。破溃脓血。最为好。腹肾脾内痈汤要药。本草以 为冬瓜。但用蒂不云子也。又今肠痈汤中之用。俗人或用冬瓜子。非也。又案诸本草。单云瓜子。或云甘瓜子。今 此本误作白字。当改从甘也。(原本。脓。作浓。药。作乐。今从证类本草改。)此说可以确瓜瓣之为甜瓜矣。 医心方。张仲景方。治三十年咳。大枣丸方。 大枣(百枚去核)杏仁(百枚熬)豉(百二十枚) 凡三物。豉。杏仁。捣令相得。乃内枣。捣令熟和调。丸如枣核。一丸含之。稍咽汁。日二。渐增之良。(按 此疑杂病论之遗方。仍附于此。)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