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匮玉函要略辑义》
书名:金匮玉函要略辑义朝代:清作者:元简时间:公元1806年

[卷二 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 论一首、脉证九条、方九首

    问曰。血痹病从何得之。师曰。夫尊荣人。骨弱肌肤盛。重因疲劳。汗出。卧不时动摇。加被微风。 遂得之。但以脉自微涩。在寸口关上小紧。宜针引阳气。令脉和。紧去则愈。 (因。赵本。作困。卧上。脉经。有起字。加作如。关上下。沈本有尺中二字。千金。但上。 有形如风状四字。紧上无小字。脉经并同。) 〔鉴〕历节。属伤气也。气伤痛。故疼痛也。血痹。属伤血也。血伤肿。故麻木也。前以明邪气聚于 气分。此以明邪气凝于血分。故以血痹名之也。尊荣人。谓膏粱之人。素食甘肥。故骨弱肌肤盛重。是以不任 疲劳。则汗出。汗出则腠理开。亦不胜久卧。卧则不时动摇。动摇即加被微风。亦遂得以干之。此言膏粱之人 。外盛内虚。虽微风小邪。易为病也。然何以知病血痹也。但以身体不仁。脉自微涩。则知邪 凝于血故也。寸口关上小紧。亦风寒微邪。应得之脉也。针 能导引经络。取诸痹。故宜针引气血。以泻其邪。令脉不涩而和。紧去邪散。血痹自通也。 医通云。血痹者。寒湿之邪。痹着于血分也。辛苦劳之人。皮腠致密。筋骨坚强。虽有风寒湿邪。莫 之能客。惟尊荣奉养之人。肌肉丰满。筋骨柔脆。素常不胜疲劳。行卧动摇。或遇微风。则能痹着为患。不 必风寒湿之气杂至。而为病也。夫血痹者。即内经所谓在脉则血凝不流。仲景直发其所以不流之故。言血既痹。 脉自微涩。然或寸或关或尺。其脉见小急之处。即风入之处也。故其针药所施。皆引风外 出之法也。 案五脏生成篇曰。卧出而风吹之。血凝于肤者为痹。王注。痹。谓痹也。(广韵。音顽。巢源千金。 间有顽痹之文。知顽麻之顽。原是字。)此即血痹也。而易通卦验曰。太阳脉虚。多病血痹。 郑玄注。痹者气不达。未当至为病。盖血痹之称。见于此。千金云。风痹游走无定处。名曰血痹。后世呼麻 木者。即是。活人书云。痹者。闭也。闭而不仁。故曰痹也。本出于中藏经。 血痹。阴阳俱微。寸口关上微。尺中小紧。外证身体不 仁。如风痹状。黄桂枝五物汤主之。(千金。作如风状。脉经作如风落状。并非。) 〔鉴〕此承上条。互详脉证。以明其治也。上条言六脉微涩。寸口关上小紧。此条言阴阳。寸口关上俱 微。尺中亦小紧。合而观之。可知血痹之脉。浮沉寸口关上尺中。俱微俱涩俱小紧也。微者。虚也。涩者。滞 也。小紧者。邪也。故血痹应有如是之诊也。血痹外证。亦身体顽麻。不知痛痒。故曰如风痹状。 〔沈〕血 痹。乃阴阳营卫俱微。邪入血分。而成血痹。中上二焦阳微。所以寸口关上脉。亦见微。微邪下连营血主病。 故尺中小紧。是因气虚受邪而成血痹也。用桂芍姜枣。调和营卫。而宣阳气。虽然。邪痹于血。因表阳 失护而受邪。故以黄。补其卫外之阳。阴阳平补。俾微邪去。而痹自开矣。 〔尤〕不仁者。肌体顽痹。痛 痒不觉。如风痹状。而实非风也。以脉阴阳俱微。故不可针。而可药。经所谓阴阳形气俱不足者。勿刺以针。而 调以甘药也。 案血气形志篇王注。不仁。谓不应用则痹矣。巢源血痹候云。血痹者。由体虚邪入于阴经故也。血为 阴。邪入于血。而痹。故为血痹也。其状形体如被微风所吹。此形容顽 痹之状也。风痹诸家不注。唯金鉴云。不似风痹历关节流走疼痛也。此以风痹。为历节。恐误也。巢源风痹候 云。痹者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成痹。其状肌肉顽浓。或疼痛。由人体虚。腠理开。故受风邪也。据此则 风痹。乃顽麻疼痛兼有。而血痹。则唯顽麻而无疼痛。历节则唯疼痛。而不顽麻。三病各异。岂可混同乎。
    黄桂枝五物汤方
     黄(三两)芍药(三两)桂枝(三两)生姜(六两)大枣(十二枚○赵本作十一枚非) 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温服七合。日三服。 (〔原注〕一方。有人参。○案千金。用人参三两。凡六味。故单名黄汤。无五物二字。) 案据桂枝汤法。生姜当用三两。而多至六两者何。生 姜味辛。专行痹津液。而和营卫药中用之。不独专于发散也。成氏尝论之。其意盖亦在于此耶。 夫男子平人。脉大为劳。极虚亦为劳。(尤本极上。有脉字。) 〔魏〕虚劳者。因劳而虚。因虚而病也。人之气通于呼吸。根于脏腑。静则生阴。动则生阳。阴阳本气之 动静所生。而动静能生气之阴阳。此二神两化之道也。故一静一动。互为其根。在天在人。俱贵和平。而无 取于偏胜。偏则在天之阳愆阴伏。而化育乖。在人则阳亢阴独。而疾病作。然则虚劳 者过于动。而阳烦。失于静而阴扰。阴日益耗。而阳日益盛也。是为因劳而虚。因虚而病之由然也。(虚劳 必起于内热。终于骨蒸。有热者十有七八。其一二虚寒者。必邪热先见。而其后日久。随正气俱衰也。)夫脉大 者。邪气盛也。极虚者。精气夺也。以二句揭虚劳之总。而未尝言其大在何脉。虚则何经。是在主治者。随五 劳七伤之故。而谛审之。岂数言可尽者乎。 〔鉴〕李曰。平人者。形如无病之人。经云。脉病患不病者是也。劳则体疲于外。气 耗于中。脉大非气盛也。重按必空濡。乃外有余。而内不足 之象。脉极虚则精气耗矣。盖大者。劳脉之外暴者也。极虚者。劳脉之内衰者也。 男子面色薄者。主渴及亡血卒喘悸。脉浮者。重虚也。 〔魏〕仲景再为验辨之于色于证于脉以决之。男子面色薄即不泽也。此五脏之精夺。而面色失其光润也。 然光必在面皮内蕴。润必在面皮内敷。方为至浓。若夫见呈耀。则亦非正浓色矣。今言薄。则就无光润者言 也。其人必患消渴。及诸失亡其血之疾。因而喘于胸。而悸于心。卒者。忽见忽已之谓。 〔沈〕阴血虚。而阳 气则盛。虚火上潜。津液不充则渴。气伤而不摄血。则亡血。虚阳上逆。冲肺卒喘。心营虚而真气不敛。则 悸。 〔尤〕脉浮为里虚。以劳则真阴失守。孤阳无根。气散于外。而精夺于内也。 男子脉虚沉弦。无寒热短气里急小便不利面色白。时目瞑兼衄。少腹满。此为劳使之然。( 脉经。作时时目瞑。) 〔鉴〕此复申虚极为劳。以详其证之义也。脉虚沉弦。阴阳俱不足也。无寒热。是阴阳虽不足。而不相 乘也。短气面白时瞑兼衄。乃上焦虚。而血不荣也。里急小便不利少腹满。乃下焦虚而气不行也。凡此脉证。 皆因劳而病也。故曰。此为劳使之然。 〔程〕白为肺色。鼻为肺窍。气既不能下化。则上逆于头。故目为之 瞑。迫于血而鼻为之衄也。内经曰。劳则气耗。其类是欤。 案本篇。标男子二字者。凡五条。未详其意。诸家亦置 而无说。盖妇人有带下诸病。产乳众疾。其证似虚劳而否者。不能与男子无异。故殊以男子二字别之欤。 劳之为病。其脉浮大。手足烦。春夏剧。秋冬瘥。阴寒 精自出。酸削不能行。(脉经。酸上有足字。行下有少阴虚满四字。酸削。巢源 作。外台作削。) 〔徐〕脉大既为劳矣。而更加浮。其证则手足烦。盖阴既不足。而阳必盛也。 〔魏〕邪本阴亏阳亢。内生 之焰也。然亦随天时为衰旺。春夏者阳时也。阴虚之病必剧。秋冬者阴时也。阴虚之病稍瘥。火盛于上。则 必阳衰于下。邪火炽于上焦。邪寒凝于下焦。阴寒即内迫。阳精自外出。为白浊。为遗精。为鬼交。皆上盛下 虚之必致也。精既出夺。必益虚寒。腿脚酸软。肌肉瘦削。遂不可行立。而骨痿不能起于床矣。 案阴寒。程云。寒字作虚字看。金鉴直以为传写之讹。误甚矣。阴寒者。阴冷也。乃七伤之一。巢源云。 肾主精。髓开窍于阴。今阴虚阳弱。血气不能相荣。故使阴冷也。久不已。则阴痿弱。是也。魏为阴寒之气。 亦非。酸削。巢源作。周礼。首疾。注云。。酸削也。疏云。人患头痛。则有酸嘶而痛。千金妇 人门。酸恍惚。不能起居。刘熙释名云。酸。逊也。逊遁在后也。言脚疼力少。行遁在 后。以逊遁者也。消。弱也。如见割消。筋力弱也。即酸削。。酸嘶。酸。与酸削同。 朱氏格致余论云。内经冬不藏精者。春必病温。若于此时。纵嗜欲。至春升之际。必有温热病。今人多 春末夏初。患头痛脚软。食少体热。仲景谓春夏剧秋冬瘥。正俗所谓注夏病也。案本条所说。与注夏病不相 干。此恐非也。 男子。脉浮弱而涩。为无子。精气清冷。(〔原注〕一作泠○浮。脉经巢源。作微。案泠。水名。作泠为是。) 〔沈〕此以脉断无子也。男精女血。盛而成胎。然精盛脉亦当盛。若浮弱而涩者。浮乃阴虚。弱为真阳不 足。涩为精衰。阴阳精气皆为不足。故为精气清冷。则知不能成胎。谓 无子也。盖有生而不育者。亦是精气清冷所致。乏嗣者可不 知之而守养精气者乎。 〔尤〕精气交亏。而清冷不温。此得之天禀薄弱。故当无子。 巢源。虚劳无子候云。丈夫无子者。其精清如水。冷如冰铁。皆为无子之候。 夫失精家少腹弦急。阴头寒。目眩。(〔原注〕一作目眶痛。)发落。脉极虚芤迟。清谷亡血失精。( 目眩。脉经。作目眶痛。案此条原本。连下桂枝龙蛎汤。今根据程本。分作二条。) 〔魏〕失精家。肾阳大泄。阴寒凝闭。小腹必急。小腹中之筋。必如弦之紧。而不能和缓。阴头必寒。 下真寒如是。上假热可征矣。火浮则目眩。血枯则发落。诊其脉必极虚。或浮大。或弱涩。不待言矣。更兼 芤迟。芤则中虚。胃阳不治。迟则里寒。肾阳无根。或便清谷。中焦无阳也。或吐衄 亡血。上焦浮热也。或梦交遗精。下焦无阳也。此虚劳之所以成而精失血亡。阴阳俱尽也。 巢源虚劳失精候云。肾气虚损。不能藏精。故精漏失。 其病小腹弦急。阴头寒。目眶痛。发落。令其脉数而散者。失精脉也。凡脉芤动微紧。男子失精也。 脉得诸芤动微紧。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脉经。桂枝下。有加字。) 〔尤〕脉得诸芤动微紧者。阴阳并乖。而伤及其神与精也。故男子失精。女子梦交。沈氏所谓劳伤心气。 火浮不敛。则为心肾不交。阳泛于上。精孤于下。火不摄水不交自泄。故病失精。或精虚心相内浮。扰 精而出。则成梦交者是也。徐氏曰。桂枝汤。外证得之。能解肌去邪气。内证得之。能补 虚调阴阳。加龙骨牡蛎者。以失精梦交。为神情间病。非此不足以收敛其浮越也。
    桂枝加龙骨牡蛎汤方。
    (〔原注〕短剧云。虚弱浮热汗出者。除桂加白薇附子各三分。故曰二加龙骨汤。) 桂枝芍药生姜(各三两)甘草(二两)大枣(十二枚)龙骨牡蛎(各三两) 上七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案短剧之文。出于外台虚劳梦泄精门云。短剧龙骨汤。疗梦失精。诸脉浮动心悸少急。隐处寒。目 眶疼。头发脱者。常七日许一剂。至良。方同。煮法后云。虚羸浮热汗出云云。 又深师桂心汤。疗虚喜梦与女邪交接。精为自出方。一名喜汤。亦与本方同。(本草。白薇。益阴清热。)
    天雄散
    (程氏金鉴。并删此方。) 天雄(三两炮)白术(八两)桂枝(六两)龙骨(三两) 上四味。杵为散。酒服半钱匕。日三服。不知。稍增之。 〔徐〕恐失精家。有中焦阳虚。变上方。而加天雄白术。 〔尤〕案此疑亦后人所附。为补阳摄阴之用也。 案外台。载范汪疗男子虚失精。三物天雄散。即本方。无龙骨。云。张仲景方。有龙骨。文仲同。知 是非宋人所附也。 案天雄。本草大明云。助阳道暖水脏。补腰膝益精。 男子平人。脉虚弱细微者。喜盗汗也。(喜。赵本。作善。汗下。脉经。有出字。) 〔魏〕男子平人。为形若无病者言也。其形虽不病。而其脉之虚而弱。则阳已损也。细而微。则阴已 消也。阳损必驯至于失精。阴耗必驯至于亡血也。验其外证。必喜盗汗。阳 损斯表不固。阴损而热自发。皆盗汗之由。而即虚劳之由也。 巢源。虚劳盗汗候云。盗汗者。因眠睡而身体流汗也。 此由阳虚所致。久不已。令人羸瘠枯瘦。心气不足亡津液 故也。诊其脉。男子平人。脉虚弱微细。皆为盗汗脉也。 案金鉴云。此节脉证不合。必有脱简。未知其意如何。盖虚劳盗汗。脉多虚数。故有此说乎。 人年五六十。其病脉大者。痹挟背行。若肠鸣马刀侠瘿者。皆为劳得之。(脉下。程有浮字。若。赵作苦。) 〔尤〕人年五六十。精气衰矣。而病脉反大者。是其人当有风气也。痹侠背行。痹之侠背者。由阳气不足。 而邪气从之也。若肠鸣。马刀侠瘿者。阳气以劳而外张。火热以劳而上逆。阳外张。则寒动于中。而为肠鸣。 火上逆。则与痰相搏。而为马刀侠瘿。李氏曰。瘿生乳腋下。曰马刀。又夹生颈之两旁者为侠瘿。侠者挟也。 马刀。蛎蛤之属。疮形似之。故名马刀。瘿一作缨。发于结缨之处。二疮一在颈。一在腋 下。常相联系。故俗名串。 案金鉴云。若肠鸣三字。与上下文不属。必是错简。侠瘿之瘿字。当是瘰字。每经此证。先劳后瘰。先瘰 后劳者有之。从未见劳瘿后病也。必是传写之讹。此一偏之见。不可凭也。灵经脉篇。少阳所生病云。腋下 肿马刀侠瘿。而痈疽篇云。其痈坚而不溃者。为马刀侠缨。潘氏医灯续焰释之云。马刀蛤蛎之属。痈形似之。 侠缨者。发于结缨之处。大迎之下颈侧也。二痈一在腋。一在颈。常相联系。故俗名串。义尤明显。知是 瘿当根据痈疽篇而作缨。马刀侠瘿。即灵寒热篇。所谓寒热瘰。及鼠寒热之证。张氏注云。结核 连续者为瘰。形长如蚬蛤者为马刀。又张氏六要云。马刀。小蚬也。圆者为瘰。长者为马刀。皆少阳经郁 结所致。久成劳是也。盖瘰者。未溃之称。已溃漏而不愈者为鼠。其所由出于虚劳。瘿者考巢源等。 瘤之生于颈下。而皮宽不急。垂捶捶然者。故说文云。瘿。颈瘤也。与瘰迥别。瘿 乃缨之讹无疑矣。又案痹挟背行。若肠鸣。马刀侠瘿。各是一证。非必三证悉见也。故以皆字而断之。 脉沉小迟。名脱气。其人疾行喘喝。手足逆寒。腹满甚则溏泄。食不消化也。(案沈云。喝。当作 急。非也。灵经脉篇。喝喝而喘。) 〔鉴〕脉沉细迟。则阳大虚。故名脱气。脱气者。谓胸中大气虚少。不充气息所用。故疾行喘喝也。阳虚 则寒。寒盛于外。四末不温。故手足逆冷也。寒盛于中。故腹满溏泄。 食不消化也。 〔魏〕沉小兼数。则为阴虚血亡。沉小兼迟。则必阳虚气耗也。故名之曰脱气。 案抱朴子曰。奔驰而喘逆。或咳或懑。用力役体。汲汲短乏者。气损之候也。面无光色。皮肤枯腊。唇 焦脉白。腠理萎瘁者。血灭之证也。所谓气损。乃脱气也。 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 虚寒相搏。此名为革。妇人则半产漏下。男子则亡血失精。(此条亦见于辨脉。及妇人杂病。) 〔程〕人之所以有身者。精与血也。内填骨髓。外溉肌肤。充溢于百骸。流行于脏腑。乃天一所生之水。 四大藉此以成形。是先天之神气。必恃后天之精血。以为运用。有无相成。阴阳相生。毋令残害。若其人房室 过伤。劳倦过度。七情暗损。六淫互侵。后天之真阴已亏。先天之神气并竭。在妇人则半产胞胎。或漏下赤 白。在男子则吐衄亡血。或梦交泄精。诊其脉。必弦而大。弦为寒。而大为虚。既寒且虚。则脉成 革矣。革者如按鼓皮。中空之象。即芤大之脉。内经曰。浑浑革至如涌泉。病进而 危弊。故仲景一集中。前后三致意焉。 虚劳里急。悸衄腹中痛。梦失精。四肢疼。手足烦热咽干口燥小建中汤主之。(外台。无悸衄 二字。口燥下。有并妇人少腹痛六字。引古今录验。名芍药汤。) 〔程〕里急。腹中痛。四肢酸疼。手足烦热。脾虚也。悸。心虚也。衄。肝虚也。失精。肾虚也。咽干 口燥。肺虚也。此五脏皆虚。而土为万物之母。故先建其脾土。 〔尤〕此和阴阳。调营卫之法也。夫人生之 道。曰阴曰阳。阴阳和平。百疾不生。若阳病不能与阴和。则阴以其寒独行。为里急。为腹中痛。而实非阴之 盛也。阴病不能与阳和。则阳以其热独行。为手足烦热。为咽干口燥。而实非阳之炽也。昧者以寒 攻热。以热攻寒。寒热内贼。其病益甚。惟以甘酸辛药。和合成剂。调之令和。则阳就于阴。而寒以温。阴就 于阳。而热以和。医之所以贵识其大要也。岂徒云寒可治热。热可治寒而已哉。或问和阴阳调营卫是矣。而必 以建中者何也。曰。中者。脾胃也。营卫生成于水谷。而水谷转输于脾胃。故中气立。则营卫流行。而不失其 和。又中者四运之轴。而阴阳之机也。故中气立。则阴阳相循。如环无端。而不极于偏。是方甘与辛合而生 阳。酸得甘助而生阴。阴阳相生。中气自立。是故求阴阳之和者。必于中气。求中气之立者。必以建中也。 案里急。诸家无明解。巢源虚劳里急候云。劳伤内损。故腹里拘急也。二十九难云。冲脉之为病。逆气 里急。丁注。逆气。腹逆也。里急。腹痛也。此云腹中痛。则巢源为是。
    小建中汤方
     桂枝(三两去皮)甘草(三两炙)大枣(十二枚)芍药(六两)生姜(三两)胶饴(一升) 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纳胶饴。更上微 火消解。温服一升。日三服。呕家。不可用建中汤。以甜故也。 〔原注〕千金。疗男女因积冷气滞。或大病后。不复常。苦四肢沉重。骨肉疼。吸吸 少气行动喘乏。胸满气急。腰背强痛。心中虚悸。咽干唇燥。面体少色。或饮食无味。 胁肋腹胀头重不举。多卧少起。甚者积年。轻者百日。渐致瘦弱。五脏气竭。则难可复 常。六脉俱不足。虚寒乏气。小腹拘急。羸瘠百病。名曰黄建中汤。又有人参二两。○ 案此千金肾脏文。本于肘后。积冷气滞。作积劳虚损。胸满气急。作小腹拘急。胁肋腹胀。 头重不举。作阴阳废弱。悲忧惨戚。六脉俱不足以下。则肺脏门。小建中汤主疗。六脉俱 不足。作肺与大肠俱不足。方后注云。肘后。用黄人参各二两。名黄建中汤。此所引颇舛。 〔程〕内经曰。脾为中央土。以灌四旁。故能生万物。而法天地。失其职。则不能为胃行其津液。五脏 失所养。亦从而病也。建中者。必以甘。甘草大枣胶饴之甘。所以健中。而缓诸急。通行卫气者。必以辛。 姜桂之辛。用以走表。而通卫。收敛荣血者。必以酸。芍药之酸。用以走里。而收营。 营卫流行。则五脏不失权衡。而中气斯建矣。 外台。集验黄汤。即黄建中汤。方后云。呕者。倍生姜。又古今录验黄汤。亦即黄建中汤。 方后云。呕即除饴糖。总病论云。旧有微溏。或呕者不用饴糖也。 虚劳里急。诸不足。黄建中汤主之。 〔尤〕里急者。里虚脉急。腹当引痛也。诸不足者。阴阳诸脉。并俱不足。而眩悸喘喝。失精亡血等证。 相因而至也。急者缓之必以甘。不足者补之必以温。而充虚塞空。则黄尤有专长也。
    黄建中汤方
    于小建中汤内。加黄一两半。余根据上法。 气短胸满者。加生姜。腹满者。去枣。加茯苓一两半。及疗肺虚损不足。补气半夏三两。(千金。及外 台。引集验。用黄三两。气短胸满四字。作呕者二字。茯苓作四两。及疗以下十四字无。方后云。此本仲景方。) 〔程〕生姜泄逆气。故短气胸满者。加生姜。甘令中满。 故去大枣。淡能渗泄。故加茯苓。茯苓能止咳逆。故疗肺虚不足。补加半夏。未详。 案小建中汤。黄建中汤。考千金诸书。主疗及分两异同。药剂增减颇多。兹见其一二。以示运用之法。 千金建中汤。治五劳七伤。小腹急痛膀胱虚满。手足 逆冷。食饮苦。吐酸痰呕泄下。少气目眩。耳聋口焦。小便自利方。 于黄建中汤内。加干姜当归人参半夏橘皮附子。 又大建中汤。治五劳七伤小腹急。脐下彭亨。两胁胀满。腰脊相引。鼻口干燥。目暗KTKT。愦愦 不乐。胸中气急。逆不下食饮。茎中策策痛。小便黄赤。尿有余沥。梦与鬼神交通去精。惊恐虚乏方。 于黄建中汤。加远志当归泽泻人参龙骨。(千金翼。无当归。) 又前胡建中汤。治大劳虚劣。寒热呕逆。下焦虚热。小便赤痛。客热上熏头目。及骨肉疼痛口干方。 于黄建中汤。加前胡当归茯苓人参半夏。 又芍药汤。治产后苦腹少痛方。 即小建中汤。 又云。凡身重不得食。食无味。心下虚满。时时欲下。喜卧者。皆针胃脘太仓。服建中汤。及服平胃丸。 又坚中汤。治虚劳内伤。寒热呕逆吐血方。 于小建中汤方内。加半夏三两。(千金翼。无甘草桂心。有生地黄。) 外台删繁建中汤。疗肺虚损不足。补气方。 于黄建中汤内。加半夏。(案原文所载即是。盖系于后人所附。程云。未详。失考耳。) 又古今录验黄汤。主虚劳里急。引少腹绞痛极挛。卵 肿缩疼痛。 即黄建中汤。方后云。呕即除饴。 又芍药汤。主疗及方。并与本文小建中汤同。 又黄汤。疗虚劳里急。少腹痛。气引胸胁痛。或心痛短气。 于黄建中汤内。加干姜当归。 又建中黄汤。疗虚劳短气。少腹急痛。五脏不足。 于黄建中汤。去芍药。 又深师黄建中汤。疗虚劳腹满。食少。小便多。 于黄建中汤内。加人参半夏。去饴。 又必效黄建中汤。疗虚劳下焦虚冷。不甚渴。小便数。 于黄建中汤内。加人参当归。若失精。加龙骨白蔹。 又深师黄汤。疗大虚不足。少腹里急。劳寒拘引脐。气上冲胸。短气言语谬误。不能食。吸吸气乏闷乱者。 于黄建中汤内。加半夏人参。去饴。若手足冷。加附子。 又大建中汤。疗内虚绝里急。少气。手足厥逆。少腹挛急。或腹满弦急。不能食。起即微汗出阴缩。或 腹中寒痛。不堪劳苦。唇口舌干。精自出。或手足乍寒乍热。而烦苦酸疼。不能久立。多梦寤。补中益气方。 于黄建中汤内。加人参当归半夏附子。去饴。 又短剧黄汤。疗虚劳胸中客热。冷癖痞满宿食不消吐噫。胁间水气。或流饮肠鸣。不生肌肉。 头痛。上重下轻。目视KTKT。恍惚志损。常燥热。卧不得安。少腹急。小便赤 余沥。临事不起。阴下湿。或小便白浊伤多方。 于黄建中汤内。加人参当归。去饴。有寒。加浓朴。 苏沈良方云。小建中汤。治腹痛如神。然腹痛按之便痛。 重按却不甚痛。此止是气痛。重按愈痛而坚者。当自有积也。气痛不可下。下之愈甚。此虚寒证也。此药偏 治腹中虚寒。补血尤主腹痛。(三因方治此证加味小建中汤于本方内加远志。)王氏易简方云。 或吐或泻。状如霍乱。及冒涉湿寒。贼风入腹。拘急切痛。加附子三分。名附子建中汤疝气发作。当于附子 建中汤。煎时加蜜一箸头许。名蜜附子汤。(易简小建中汤。无饴。) 张氏医说云。养生必用方。论虚劳不得用凉药。如柴胡鳖甲青蒿麦门冬之类。皆不用服。唯服黄建中 汤。有十余岁女子。因发热咳嗽喘急。小便少。后来成肿疾。用利水药得愈。然虚羸之甚。遂用黄建中汤。 日一服。三十余日遂愈。盖人禀受不同。虚劳小便白浊。阴脏人。服橘皮煎黄建中汤。获愈者甚众。至于阳 脏人。不可用暖药。虽建中汤不甚热。然有肉桂。服之稍多。亦反为害。要之用药亦量其 所禀。审其冷热。而不可一概以建中汤。治虚劳也。(出医余。) 圣济总录结阴门芍药汤。治非时便血。 小建中汤。去大枣。 直指方。黄建中汤。治伤湿鼻塞身痛。 即本方。不用胶饴。 又加味建中汤。治诸虚自汗。 于本方。加炒浮小麦。 又黄建中汤。加川当归。治血刺身痛。 危氏得效方。黄建中汤。治汗出污衣。甚如坯染。皆 由大喜伤心。喜则气散。血随气行。兼服妙香散。金银器麦子麦门冬煎汤下。病名红汗。 王氏准绳云。小建中汤。治痢不分赤白久新。但腹中大 痛者神效。其脉弦急。或涩浮大。按之空虚。或举按皆无力者是也。 示儿仙方。建脾散。治脾痞胁痛。 即小建中汤加缩砂。 徐氏医法指南。小建中汤。治失血虚者。 本方。阿胶。代胶饴。 虚劳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者。八味肾气丸主之。(方见妇人杂病中。) 〔程〕腰者肾之外候。肾虚则腰痛。肾与膀胱为表里。不得三焦之阳气以决渎。则小便不利。而少腹 拘急。州都之官。亦失其气化之职。此水中真阳已亏。肾间动气已损。与是方 以益肾间之气。气强则便溺行。而小腹拘急亦愈矣。 案抱朴子云。今医家通明肾气之丸。内补五络之散。骨 填枸杞之煎。黄建中之汤。将服之者。皆致肥。肾气丸黄建中汤。出于晋以前。可以知矣。 肘后云。干地黄四两。茯苓。薯蓣。桂。牡丹山茱萸。各二两。附子。泽泻。一两。捣蜜丸如梧子。 服七丸。日三加至十丸。此是张仲景八味肾气丸方。疗虚劳不足。大伤饮 水。腰痛小腹急。小便不利。又云。长服即去附子。加五味子。治大风冷。(千金。补肾门同。用干地黄。八 两。山茱萸。薯蓣。各四两。泽泻。牡丹皮。茯苓。各三两。桂心。附子。各二两。注。仲景云。常服去 附子。加五味子。姚公云。加五味子。二两。苁蓉四两。张文仲云。五味子。苁蓉。各四两。) 和剂局方八味丸。治肾气虚乏。下元冷惫。脐腹疼痛。夜多漩溺。脚膝缓弱。肢体倦怠。面色黧黑。 不思饮食。又治香港脚上冲。少腹不仁。及虚劳不足。渴欲饮水。腰重疼痛。 少腹拘急。小便不利。或男子消渴。小便反多。妇人转胞小便不通。(即本方。用茯苓。牡丹皮。泽泻。 各三两。熟干地黄。八两。山茱萸。山药。各四两。附子。肉桂。各二两。方后云。久服壮元阳。益精髓。 活血驻颜。强志轻身。) 薛氏医案云。八味丸。治命门火衰。不能生土。以致脾 胃虚寒。而患流注鹤膝等症。不能消溃收敛。或饮食少思。或食而不化。或脐腹疼痛。夜多漩溺。经云。 益火之源以消阴翳。即此方也。又治肾水不足。虚火上炎。发热作渴。口舌生疮。或牙龈溃烂。咽 喉作痛。形体憔悴。寝汗等证。加五味子四两。 吴氏方考云。今人入房盛。而阳事愈举者。阴虚火动也。 阳事先痿者。命门火衰也。是方于六味中。加桂附。以益命门之火。使作强之官得其职矣。 王氏小青囊云。又治下元冷惫。心火炎上。肾水不能摄养。多唾痰涎。又治肾虚齿痛。又治肾虚淋沥。 王氏药性纂要云。治一少年哮喘者。其性善怒。病发寒 天。每用桂附八味地黄汤。及黑锡丹而平。一次用之未效。加生铁落八味汤中。一剂而愈。 千金肾气丸。治虚劳肾气不足。腰痛阴寒。少便数。囊冷湿。尿有余沥。精自出。阴痿不起。忽忽悲喜。 于本方。去牡丹皮。加玄参芍药。(千金翼。有牡丹皮。名十味肾气丸。) 千金又方。治肾气不足。羸瘦日剧。吸吸少气。体重耳聋。眼暗百病。 于本方。去附子山茱萸。加半夏。(千金肾气丸。凡五方。今录其二。) 严氏加味肾气丸。治肾虚腰重脚肿。小便不利。 于本方中。加车前子川牛膝。(薛氏云。治脾肾虚。腰重脚肿。小便 不利。或肚腹肿胀。四肢浮肿。或喘急痰盛。已成蛊症。其效如神。) 又十补丸。治肾脏虚弱。面色黧黑。足冷足肿。耳鸣耳 聋。肢体羸瘦。足膝软弱。小便不利。腰脊疼痛。但是肾虚之证。 于本方中。加鹿茸五味子。 医垒元戎都气丸。补左右二肾。水火兼益。 于本方中。加五味子。 钱氏小儿方诀。地黄丸。治肾虚解颅。或行迟语迟等症。 于本方中。去桂枝附子。(薛氏云。治肾经虚热作渴。小便淋秘。痰气 上壅。或肝经血虚燥热。风客淫气。而患瘰结核。或四肢发搐。眼目动。或肺经虚火。 咳嗽吐血。头目眩晕。或咽喉燥痛。口舌疮裂。或心经血虚有火。自汗盗汗。便血诸血。 或脾虚湿热。下刑于肾。腰膝不利。或疥癣疮毒等症。并用此为主。而佐以各脏之药。此 药为天一生水之剂。若禀赋不足。肢体瘦弱。解颅失音。或畏明下窜。五迟五软肾疳肝疳。或早近女色。精 气亏耗。五脏齐损。凡诸虚不足之症。皆用此以滋化源。其功不能尽述。○案此增味颇多。今省之。) 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薯蓣丸主之。
    薯蓣丸方
     薯蓣(三十分)当归桂枝曲(千金作神曲。局方三因等并同)干地黄 豆黄卷(各十分。千金作大豆黄卷)甘草(二十八分)芎麦门冬芍药 白术杏仁(各六分)人参(七分)柴胡桔梗茯苓(各五分)阿胶(七分) 干姜(三分)白蔹(二分)防风(六分)大枣(百枚为膏) 上二十一味。末之。炼蜜和丸如弹子大。空腹酒服一丸。一百丸为剂。 〔魏〕盖人之元气在肺。元阳在肾。既剥削则难于遽复矣。全赖后天之谷气。资益其生。是荣卫非脾胃。 不能通宣。而气血非饮食。无由平复也。仲景故为虚劳诸不足。而带风气百疾。立此方。以薯蓣为主。理 脾胃。上损下损。至此可以撑持。以人参。白术。茯苓。干姜。豆黄卷。大枣。神曲。甘草助之。除湿益气。 而中土之令得行矣。以当归。芎。芍药。地黄麦冬。阿胶。养血滋阴。以柴胡。桂枝。防风。 升邪散热。以杏仁。桔梗。白蔹。下气开郁。惟恐虚而有热之人。资补之药。上拒不受。故为散其邪热。开 其逆郁。而 气血平顺。补益得纳。勿以其迂缓而舍之。 案风气。盖是两疾。唐书张文仲曰。风状百二十四。气状八十。治不以时。则死及之。是也。此方千 金。载风眩门。有黄芩。云。治头目眩冒。心中烦郁。惊悸狂癫。外台。引古今录验。大薯蓣丸。疗男子五 劳七伤。晨夜气喘急。内冷身重。骨节烦疼。腰背强痛。引腹内。羸瘦不得饮食。妇人 绝孕疝瘕诸病。服此药。令人肥白。补虚益气。凡二十四味云。张仲景方。有大豆黄卷曲柴胡白蔹芎。 无附子黄芩石膏黄前胡。为二十一味。(外台。更有大黄。五味子。泽泻。干漆。合廿 四味。和剂局方。大山蓣丸。与本书同。) 虚劳虚烦不得眠酸枣汤主之。 〔尤〕人寤则魂寓于目。寐则魂藏于肝。虚劳之人。肝气不荣。则魂不得藏。魂不藏。故不得眠。酸枣 仁。补肝敛气。宜以为君。而魂既不归容。必有浊痰燥火。乘间。而袭其舍者。烦之所由作也。故以知母 甘草。清热滋燥。茯苓川芎行气除痰。皆所以求肝之治。而宅其魂也。 三因云。外热曰燥。内热曰烦。虚烦之证。内烦身不觉热。头目昏疼。口干咽燥不渴。清清不寐。皆虚烦也。 叶氏统旨云。虚烦者。心中扰乱。郁郁而不宁也。良由津液去多。五内枯燥。或荣血不足。阳胜阴微。 张氏医通云。虚烦者。肝虚而火气乘之也。故特取枣仁以安肝胆为主。略加芎。调血以养肝。 茯苓甘草。培土以荣木。知母。降火以除烦。此平调土木之剂也。 案虚烦。空烦也。无热而烦之谓。千金。恶阻半夏茯苓汤。主疗空烦吐逆。妇人良方。作虚烦。可证。
    酸枣汤方
     酸枣仁(二升)甘草(一两)知母(二两)茯苓(二两)芎(二两,〔原注〕深 师有生姜二两○深师名小酸枣汤。疗虚劳不得眠烦不宁者。出于外台。煮法后云一方加桂二两。) 上五味。以水八升。煮酸枣仁。得六升。纳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千金翼大酸枣汤主虚劳烦悸。奔气在胸中。不得眠方。 于本方去知母。加人参生姜桂心。(千金。去芎。用知母。更加石膏。名酸枣汤。主疗同。) 又酸枣汤主伤寒及吐下后。心烦乏气不得眠方。 于本方。加麦门冬干姜。 五劳虚极。羸瘦腹满。不能饮食。食伤。忧伤。饮伤房室伤饥伤。劳伤。经络荣卫气伤。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缓中补虚。大黄虫丸主之。 〔程〕此条单指内有干血而言。夫人或因七情。或因饮食。或因房劳。皆令正气内伤。血脉凝积。 致有干血积于中。而羸见于外也。血积则不能以濡肌肤。故肌肤甲错。不能以营于目。则两目黯黑。与大 黄虫丸。以下干血。干血去则邪除正旺。是以谓之缓中补虚。非大黄虫丸。能缓中补虚也。 案金鉴云。缓中补虚四字。当在不能饮食之下。必是传写之讹。然内有干血。故腹满。若虚劳证。而 无腹满。则大黄虫丸不中与也。巢源云。五劳。志劳。思劳。忧劳。瘦劳。方言郭注。极。疲也。喻氏 法律云。甲错者。皮间枯涩。如鳞甲错出也。楼氏纲目云。索泽。即仲景所谓皮肤甲错。 山海经。HT羊可以己腊。郭璞注。腊。体皴甲错。谓皮皴如鳞甲也。 张氏医通云。举世皆以参归地等为补虚。仲景独以大黄虫等补虚。苟非神圣。不能行是法也。夫 五劳七伤。多缘劳动不节。气血凝滞。郁积生热。致伤其阴。世俗所称干 血劳是也。所以仲景乘其元气未漓。先用大黄虫水蛭虻虫蛴螬等。蠕动啖血之物。佐以干漆生地桃杏仁。行 去其血。略兼甘草芍药。以缓中补虚。黄芩以开通热瘀。酒服以行药势。待干血行尽。然后纯行缓中补虚收 功。其授陈大夫百劳丸一方。亦以大黄虫水蛭虻虫为主。于中除去干漆蛴螬桃杏仁。而加当归乳香没药。 以散血结。即用人参。以缓中补虚。兼助药力。以攻干血。栀子以开通热郁。服用劳水者。 取其行而不滞也。仲景按证用药。不虑其峻。授人方术。已略为降等。犹恐误施。故方下注云。治一切劳瘵 积滞。疾不经药坏者宜服。可见慎重之至也。(此系于抄节喻氏法律之文。百劳丸。 非仲景之方。出于医学纲目。而吴氏方考亦云。百劳丸。齐大夫传张仲景方也。未见所据。)
    大黄虫丸
     大黄(十分蒸)黄芩(一两)甘草(三两)桃仁(一升)杏仁(一升)芍药 (四两)干地黄(十两)干漆(一两)虻虫(一升)水蛭(百枚)蛴螬(一升)虫(半升) 上十二味。末之。炼蜜和丸小豆大。酒饮服五丸。日三服。 倪氏本草汇言云。仲景方。治五劳虚极羸瘦。腹满不能饮食。内有干血。肌肤甲错者。用干漆(一两。 炒烟尽。)虫(十个。去足。焙燥。共为细末。)大黄(一两)酒煮半日。捣膏为丸。如黍米大。每 服十丸。白汤送下。案此盖后人以意减味者。李氏纲目虫 条所收。大黄虫丸。乃本书妇人产后病下瘀血汤也。虽是似误。然二方并单捷。亦不可废焉。
    附方
    
    千金翼炙甘草汤
    (〔原注〕一云复脉汤○案翼方。标以复脉汤。注仲景名炙甘草汤。)治虚劳不足。汗出 而闷。脉结悸。行动如常。不出百日。危急者十一日死。(翼。悸上。有心字。十二。作二十二。) 甘草(四两炙)桂枝生姜(各三两)麦门冬(半升)麻仁(半升)人 参阿胶(各二两)大枣(三十枚)生地黄(一斤) 上九味。以酒七升。水八升。先煮八味。取三升。去滓。 纳胶消尽。温服一升。日三服。(翼云。越公杨素。患失脉七日服五剂而复。) 〔尤〕脉结。是荣气不行。悸则血亏而心无所养。荣滞血亏。而更出汗。岂不立槁乎。故虽行动如常。 断云不出百日。知其阴亡而阳绝也。人参桂枝甘草生姜。行身之阳。胶麦麻地。行身之阴。盖欲使阳得复行 阴中。而脉自复也。后人只喜用胶地等。而畏姜桂。岂知阴凝燥气。非阳不能化耶。 案本草。甘草。别录云。通经脉。利血气。大明云。通九窍。利百脉。寇宗云。生则微凉。炙则温。 盖四逆汤之治逆冷。复脉汤之复失脉。功在乎甘草。伤寒类要。伤寒 心悸脉结代者。甘草二两。水三升。煮一半。服七合。日一服。此单甘草汤。其义可知耳。
    肘后獭肝散
    治冷劳。又主鬼疰一门相染。 獭肝一具。炙干末之。水服方寸匕。日三服。(炙。肘后。作阴。) 案本草。獭肝。甘温有毒。别录。治鬼疰。而肘后。无治冷劳之文。云。尸疰鬼疰者。即是五尸之中。 尸疰。又挟诸鬼邪为害也。其病变动。乃有三十六种。至九十九种。大略令人寒热沉沉嘿嘿。不的知其所苦。 而无处不恶。累年积月。渐沉顿滞。以至于死。后复注易傍人。乃至灭门。觉如 此候者。宜急疗之。千金。外台。引崔氏。并同。 巢源鬼注候云。注之言住也。言其连滞停住也。人有先无他病。忽被鬼排击。当时或心腹刺痛。或闷绝 倒地。如中恶之类。其得瘥之后。余气不歇。停住积久。有时发动。连滞停住。乃至于死。死后注易傍人。故 谓之鬼注。刘熙释名 云。注。注也。相灌注也。疰。即注之从者。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