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济方·针灸》
书名:普济方·针灸朝代:明·永乐四年作者:朱梓时间:公元1406年

[卷十三 针灸门] 虚损

    治脏腑虚乏。下元冷惫等疾(资生经)。穴灸丹田。人有常言。七七之数。是旁太岁压本 命。 六十有一。是太岁压本命。人值此年。多有不能避者。是固然矣。然传不云。吉人吉其凶者 乎。尝观素问。以六八之数。为精髓竭之年。是当节其欲矣(千金云。年五十者。一月一泄 要之至四十八盒饭根据此)。 千金载素女论。年六十者。闭精勿泄。是欲当绝矣。宜节不知节。宜绝不能绝。坐此而 丧生 盖自取之。岂岁之罪哉。人无罪。岁则虽有孽。犹可违矣。所谓吉其凶者如此。虽不灸丹 田可也(丹田可灸七七壮。或三五百壮)。 治阳气虚惫。失精绝子。灸中极。中极一名气原。盖气之原也。人之阳气虚惫者。可不 灸此 以实其气耶(按难经云。丹田一名中极。言丹田取人之身上下四旁最为中间也。故名为极。 此亦曰中极。其去丹田只一寸。虽未居丹田之最中。然不中不远矣)。 治胃寒。心腹胀满。胃气不足。恶闻食臭肠鸣腹痛。食不能化。 秦承祖云。诸疾皆治。华佗云。疗五劳羸瘦。七伤虚乏。胸中瘀血乳痈明堂云。人 年三 十以上。若不灸三里。令人气上冲目。千金云。治阴气不足。小腹坚。热病汗不出。口苦壮 热。身反折口噤腰痛。不可顾。胃气不足。久泄利。食不化。胁下支满。不能久立。狂 言狂歌妄笑。恐怒大骂。霍乱遗尿失气阳厥。凄凄恶寒。穴三里。 凡此等疾。皆刺灸之。多至五百壮。少至二三百壮。 资生经云。短剧云。四肢但去风邪。不宜多灸。七壮至七七壮止。不得过随年数。故铜 人于 三里穴。止云灸三壮。针五分而已。明堂上经乃曰。日灸七壮。至百壮。亦未为多也。至千 金方则云。多至五百壮。少至二三百壮。何其多也。要之。日灸七壮。或灸炷甚小。可至二 七壮。数日灸至七七壮止。灸疮既干。则又报灸之。以合乎若要安丹田。三里不曾干之说可 也。必如千金之壮数。恐犯短剧之所戒也。予向有香港脚疾。遇春则足浮肿。夏秋尤甚。至冬 则肿渐消。偶夏间根据素问注所说穴之所在。以温针微刺之。翌日肿消。其神效有如此者。 缪刺且尔。况于灸乎。有此疾者。不可不知。此。不止治足肿。诸疾皆治之。 治久冷伤惫脏腑。泄利不止。中风不省人事等疾。灸神阙。 王氏云。旧传有人年老而颜如童子者。盖每岁以鼠粪灸脐中一壮故也。予尝患溏利。一 夕灸 三七壮。则一夕不如厕。连灸数夕。则数夕不如厕。足见经言主泄利不止之验也。又予年逾 壮。觉左手足无力。偶灸此穴而愈。后见同官说。中风人多灸此穴。或百壮。或三五百壮皆 愈。而经又言主中风。此也。 治脏气虚惫。真气不足。一切气疾。久不瘥者。灸气海。 人身有四海。气海。血海髓海水谷之海。是也。而气海为第一。气海者。元气之海 也。 人以元气为本。元气不伤。虽疾不害。一伤元气。无疾而死矣。宜频灸此穴。以壮元阳。若 必待疾作而后灸。恐失之晚也。 治男子脏气虚惫。真气不足。一切气疾久不瘥。不思饮食。全无气力。燔针。针任脉气 海一穴。针入五分。可灸百壮。次以毫针。针足阳明经三里二穴。 治虚劳喘嗽。灸脊骨从上第五椎下间。神庭穴百壮。 治虚劳羸瘦。肾虚水脏久冷。小便浊出精。阴中痛。五劳七伤。虚惫。足寒如冰。身 肿如水。穴肾俞 难经疏云。夹脊骨有二肾。在左为肾俞。在右为命门。言命门者。性命根本也。其穴 与脐 平。凡灸肾俞者。在平处立。以杖子约量至脐。又以此杖子当背脊骨上量之。知是与脐平处 也。然后相去各寸半取其穴。则是肾俞穴也。更以手按其陷中。而后灸之。则不失穴所在矣 凡灸以随年为壮。灸固有功。然亦在人涵养之如何耳。人当爱护丹田。吾既于既效方论之 详矣。而妻外家之残害。盖未之及也。君子偕老之序曰。夫人淫乱。失事君子之道。故陈人君 之德。服饰之盛。宜与君子偕老也。宜偕老而不至偕老。夫人之罪多矣。故诗人以是刺之。 意可见矣。至于士大夫志得意满。不期骄而骄。至侍外家数十人。少亦三五辈。淫言亵语。不 绝于耳。不能自克。而淫纵其欲者。多矣。为内子者。恬不之怪。人问之。则曰。自母言之 则为贤母。自我言之。未免乃为妒妇人也。人或以此多之。即其夫亦称其贤而不妒。又孰 知其不妒。乃所以为祸之阶欤。虽然二南之化。至于无妒心而止。今而言此。岂求异于诗人 耶。是不然。古人十日一御。男子彼之不妒者。盖使媵外家得备十日一御之数耳。不妒则同。 其所以不妒则异。吾故表而出之。以为夫妇之戒。固非故求异于诗也。 治失精五脏虚竭(但是虚乏冷极。皆宜灸)。穴曲骨。灸五十壮。 治骨髓冷疼。穴上廉灸七十壮。 难经疏八会曰。府会中脘。治府之病。脏会章门。脏病治此。筋会阳陵泉。筋病治此。 髓会 绝骨。髓病治此。血会鬲俞。血病治此。骨会大杼(禁灸)。骨病治此。脉会太渊。脉病治此 气会中。气病治此。然则骨髓有病。当先大杼绝骨而后上廉可也。 治膀胱三焦津液少。大小寒热。或三焦寒热。穴小肠俞。灸五十壮。 治三焦膀胱肾中热气。穴水道。灸随年壮。 治羸瘦虚损。梦中失精。上气咳逆。发狂健忘等疾。穴膏肓俞。 膏肓俞无所不疗。而古人不能求其穴。是以晋景公有疾。秦医曰缓者视之曰。在肓之上 膏 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晋侯以为良医。而孙真人乃笑其拙。为 不能寻其穴而灸之也。若李子豫之赤龙丹。又能治其膏肓上。五音下之鬼。无待于灸也。是 缓非特拙于不能灸。亦并无杀鬼药矣。其亦技止于此哉。 治五脏虚劳。小腹弦急胀热。及五脏痼冷肾风虚寒。失精。小便浊难。穴灸肾俞五十 壮。老小损之。若虚冷者。可至百壮。横三间寸灸之。 治虚劳。阴中疼痛溺血。泄精。穴灸列缺五十壮。又灸横骨五十壮。又云。治五脏虚 竭。又灸大赫三十壮。 治虚劳失精筋挛阴缩入腹。相引痛。灸中封。五十壮。 治颜色焦枯。劳气失精。肩臂痛不得上头。灸肩。百壮。 治失精筋挛。阴缩入腹。相引痛。穴灸四满各五十壮。大人加之。小儿随年壮。此二穴 喉肿厥逆。五脏所苦。鼓胀并主之。 治虚劳腰脊冷疼。溺多白浊。穴灸脾募百壮。又灸三焦俞百壮。又灸章门百壮。 治怯劳伤等疾。 先以蜡打线一条。于患人头匝转以两眉心为则。截断。用铜钱一个。穿上套于颈上。取 咽喉 为中。转钱向背。钱眼中正突用墨点。却以蜡闭门。合口横纹为则寸截断分中墨点两旁是穴 灸二七壮。须以病患两脚取齐。以蜡线从脚后跟围过。至两脚大拇指截断。以钱一文。穿 上。亦行套于颈上。取咽喉为中。转钱向背脊钱眼。取中。 治诸虚劳。少腹坚。绞痛难忍。及阴缩困笃欲死。及阴阳易。疗丈夫得妇人阴易之病。 若两 房室者。穴灸阴头一百壮便瘥。可至三百壮。皆愈。其良无此比。后生子如故。无妨。又男 子初觉。便灸阴头三七壮(若已尽。甚至百壮即愈。眼息无妨阴道疮复如常)。 治脑虚冷脑衄风寒入脑。久远头疼等疾。穴宜灸囟会。 王氏云。年逾壮。寒夜观书。每觉脑冷。饮酒过量。脑亦疼甚。后因灸此穴而愈。有兵 士患 鼻衄不已。予教令灸此穴即愈。有人久患头风。亦令灸此穴即愈。又云。主鼻塞不闻香臭等 疾。故予书此。以补其治疗之阙。然以脑户不宜针。观之囟会。亦不宜针。针经止云八岁以 下不宜针。恐未尽也。 治饮食不息。心腹膨胀。面色萎黄。世谓之脾肾病者。穴宜灸中脘。 资生经云。诸葛亮夙兴夜寐。罚至二十皆亲览。而所啖食不至升。司马仲达知其将死。 既而 亮卒。仲达追之。杨仪反旗鸣鼓。若将拒焉。仲达乃退不敢逼。百姓为之谚曰。死诸葛走生 仲达。仲达闻之曰。吾便料生。不便料死故也。其曰料生。盖料其事多。而食不如前。死之 兆也。食不如前。仲达且知孔明之且死。今人饮食减少。是胃气将绝。不可久生矣。方且常 食服丹石。使愈难克化。服峻补药。使脾胃反热。愈不能食矣。初不知灸中脘等穴。以壮脾 胃。亦惑之甚也(难经云人以胃气为本。释旨云。言五脏。皆以胃气为本。胃者。水谷之府 人须养胃气则生也。然则欲全生者。宜灸胃脘)。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