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疾刍言》
书名:慎疾刍言朝代:清作者:徐大椿时间:公元1767年

煎药服药法

    煎药之法各殊∶有先煎主药一味,后入余药者, 有先煎众味,后煎一味者,有用一味煎汤以煎药者; 有先分煎,后并煎者;有宜多煎者(补药皆然);有 宜少煎者(散药皆然);有宜水少者;有不煎而泡渍 者;有煎而露一宿者;有宜用猛火者;有宜用缓火者; 各有妙义,不可移易。今则不论何药,惟用猛火多煎, 将芳香之气散尽,仅存浓浓之质。如煎烧酒者,将糟 久煮,则酒气全无矣,岂能和营达卫乎?须将古人所 定煎法,细细推究,而各当其宜,则取效尤捷。 其服药亦有法。古方一剂,必分三服,一日服三 次;并有日服三次,夜服三次者。盖药味入口,即行 于经络,驱邪养正,性过即已,岂容间断?今人则每 日服一次,病久药暂,此一暴十寒之道也。又有寒热 不得其宜,早暮不合其时,或与饮食相杂,或服药时 即劳动冒风,不惟无益,反能有害。至于伤寒及外症 痘症,病势一日屡变,今早用一剂,明晚更用一剂, 中间间隔两昼一夜,经络已传,病势益增矣。又发散 之剂,必暖覆令汗出,使邪从汗散;若不使出汗,则 外邪岂能内消?此皆浅易之理,医家病家,皆所宜知 也。又恶毒之药,不宜轻用。昔神农遍尝诸药而成本 草,故能深知其性。今之医者,于不常用之药,亦宜 细辨其气味,方不至于误用。若耳闻有此药,并未一 尝,又不细审古人用法,而辄以大剂灌之,病者服之 苦楚万状,并有因此而死者,而已亦茫然不知其何故; 若能每味亲尝,断不敢冒昧试人矣。此亦不可不知也。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