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籍考》
书名:中国医籍考朝代:丹波元胤作者:时间:

[卷三十] 方论(八)

    〔朱氏(肱)伤寒百问〕读书后志三卷(今本六卷)存 自序曰。伤寒诸家方论不一。独伊芳尹仲景之书。犹六经也。其录诸子百家。时有一得。要之不可为法。又况 邪说妄意。世业名家。规利虽浓。因果历然。特以伊芳尹汤液。仲景经络。人难晓。士大夫又以艺成而下。耻而不 读。往往仓卒之际。束手待尽。卒归之于命而已。世人知读此书者亦鲜。纵欲读之。又不晓其义。况又有好用凉 药者。如附子硫黄。则笑而不喜用。虽隆冬使人饮冷。服三黄丸之类。有好用热药者。如大黄芒硝。则畏而不敢 用。虽盛暑劝人灸。服金液丹之类。非不知罪福。偏见曲说。所趣者然也。阳根于阴。阴本于阳。无阴则阳无 以生。无阳则阴无以化。是故春时气温。当将理以凉。夏月盛热。当食以寒。君子扶阴气以养阳之时也。世人以 为阴气在内。反抑以热药。而成疟痢脱血者多矣。秋时气凉。当将息以温。冬时严寒。当食以热。君子扶阳气养阴之时也。世人以阳气在内。乃抑以凉药。而成吐痢腹痛者多矣。伐本逆根。岂知天地之刚柔阴阳逆顺。 求其不夭横也难矣。偶有病家。曾留意方书。稍别阴阳。知其热证。则召某人。以某人善医阳病。知其冷证。则 召某人。以某人善医阴病。往往随手全活。若病家素不晓者。道听泛请。委而听之。近世士人。如高若讷林亿孙 奇庞 安常。皆于此。未必章句之徒不诮且骇也。仆因闲居。作为此书。虽未尽能窥伊芳尹之万一。庶使天下之大。 人无夭伐。老不哭幼,士大夫易晓而喜读。渐浸积习。人人尊生。岂曰小补之哉。仲尼曰。吾少也贱。故多能鄙 事。学人不以为鄙。然后余用意在此。而不在彼。大观元年正月日。 李保曰。大隐先生朱翼中壮年勇退。着书酿酒。侨居西湖上而老焉。属朝廷大兴医学。求深于道术者。为之 官师。乃起公为博士。与余为同僚。明年。翼中坐书东坡诗贬达州。又明年以宫祠还。(北山酒经题词序) 赵希弁曰。伤寒百问三卷。上题曰无求子。大观初所着书。 〔南阳活人书〕宋志二十卷(书录解题作十八卷)未见 张蒇序曰。余顷在三茅。见无求子伤寒百问。披而读之。不知无求子何人也。爱其书。想其人。非居幽而志 广。形愁而思远者。不能作也。惠民忧国。不见施设。游戏艺文。以阅岁月者之所作乎。避世匿迹。抗心绝虑。 灌园荒丘。卖药都市者之所作乎。颠倒五行。推移八卦。积功累行。以就丹灶者之所作乎。不然。则穷理博物。 触类多能。东方朔者耶。浩歌散发。采掇方伎。皇甫谧者耶。周流人间。卫生救物。封君达者耶。前非古人。 后无作者。则所谓无求子者。余不得而知也。三茅三年。挟册抵掌。未尝停手。所借以全活者。不知其几人也。 惜其论证多。而说脉少。治男子详。而妇人略。铢两讹舛。升不明。标目混淆。语言不通俗。往往闾阎有不能 晓者。此余之所以夙夕歉然者也。今秋游武林。邂逅致政朱奉议。泛家入境。相遇于西湖之丛林。因论方士。奉 议公乃称贾谊云。古之人不在朝廷之上。 必居医卜之中。故严君平隐于卜。韩伯休隐于医。然卜占言凶。医有因果。不精于医。宁隐于卜。班固所谓有病 不治得中医。盖慎之也。古人治伤寒有法。治杂病有方。葛稚川肘后。孙真人作千金。陶隐居作集验。玄晏先 生作甲乙。率着方书。其论伤寒治法者。长沙太守一人而已。华佗指张长沙伤寒论。为活人书。昔人又以金匮玉 函名之。其重于世如此。然其言雅奥。非精于经络。不可晓会。顷因投闲。设为问对。补苴缀缉成滚动条。因出以 相示。然后知昔之所见百问。乃奉议公所作也。因乞其缮本。校其详略。而伤寒百问。十得五六。前日之所谓歉 然者。悉完且备。书作于己巳。成于戊子。增为二十卷。厘为七册。计九万一千三百六十八字。得此者。虽在崎 岖僻陋之邦。道途仓卒之际。据病可以识证。因证可以得方。如执左券。易如反掌。遂使天下伤寒。无横夭之人。 其为饶益。不可思议。昔枢密使高若讷作伤寒纂类。翰林学士沈括作别次伤寒。直秘阁胡勉作伤寒类例。殿中丞 孙兆作伤寒脉诀。蕲水道庞安常作伤寒卒病论。虽互相发明。难于检阅。比之此书。天地辽落。张长沙南阳人 也。其言虽详。其法难知。奉议公祖述其说。神而明之。以遗惠天下后世。余因揭其名为南阳活人书云。大观五 年正月日叙。 自序曰。仆乙未秋。以罪去国。明年就领宫祠以归。过方城见范内翰云。活人书详矣。比百问十倍。然证与 方。分为数卷。仓卒难检耳。及至睢阳。入见王先生。活人书。京师京都湖南福建两浙凡五处。印行。惜其不曾 校勘。错误颇多。遂取缮本重为参详。改一百余处。命工于杭州大隐坊镂板。作中字印行。庶几缓急易以检阅。 然方术之士。能以此 本。游诸聚落。悉为改证。使人读诵。广说流布。不为俗医妄投药饵。其为功德获福无量。政和八年季夏朔。朝 奉郎提点洞霄宫朱肱重校证。 方勺曰。朱肱。吴兴人。进士登科。善论医。尤深于伤寒。在南阳时。太守盛次仲疾作。召肱视之。曰。小 柴胡汤证也。请并进三服。至晚乃觉满。又视之。问所服药安在。取以视之。乃小柴胡散也。肱曰。古人制。 咀。谓锉如麻豆大。煮清汁饮之。名曰汤。所以人经络。攻病取快。今乃为散。滞在鬲上。所以胃满而疾自如也。 因法旋制自煮。以进二服。是夕遂安。因论经络之要。盛君力赞成书。盖潜心二十年。而活人书成。道君朝。诣 阙投进。得医学博士。肱之为此书。固精赡矣。尝过洪州。闻名医宋道方在焉。因携以就见。宋留肱款语。坐中 指驳数十条。皆有考据。肱惘然自失。即日解舟去。由是观之。人之所学固异邪。将朱氏之书。亦有所未尽邪。 后之用此书者。能审而慎择之则善矣。(泊宅编) 陈造跋曰。予为举子时。得朱肱伤寒活人书。爱而读之。百问十一卷。略能上口。或曰。治伤寒祖仲景。 是何为者。予惑之。后问友人侯元英。是书多称仲景。能无遗说乎。曰。是不惟于仲景无遗说。曲通傍畅。凡伤 寒书几尽矣。元英良医。人所服。予所敬者。然后知说者之妄。愈益爱其书。得是善本。表里六经课诵之。并识 之以诒子孙。(江湖长翁集) 陈振孙曰。南阳活人书十八卷。朝奉郎直秘阁吴兴朱肱翼中撰。以张仲景伤寒方论。各以类聚。为之问答。 本号无求子伤寒百问方。有武夷张蒇。作序易此名。仲景南阳人。 而活人者。本华佗语也。肱秘丞临之子。中书舍人服之弟。亦登进士科。 刘完素曰。近世朱奉议本仲景之论。而兼诸书之说。编集作活人书二十卷。其门多。其方众。其言直。其类 辨。使后学人易为寻检施行。故今之用者多矣。然其间亦未合圣人之意者。往往但相肖而已。由未知阴阳变化之 道。所谓木极似金。金极似火。火极似水。水极似土。土极似木者也,(原病式序) 马宗素曰。古圣训阴阳为表里。此一经大节目。惟仲景深得其旨趣。厥后朱肱编活人书。将阴阳二字。释作 寒热。此差之甚也。 王履曰。朱奉议作活人书。累数万言。于仲景伤寒论。多有发明。其伤寒。即入阴经。为寒证者。诸家不识。 而奉议识之。但惜其亦不如仲景专为即病者立法。故其书中。每以伤寒温暑。混杂议论。竟无所别。况又视伤寒 论为全书。遂将次传阴经热证。与即入阴经寒证。牵合为一立说。且谓大抵伤寒阳明证宜下。少阴证宜温。而于 所识即入阴经之见。又未免自相悖矣。夫阳明证之宜下者。固为邪热入胃。其少阴证。果是伤寒传经邪热。亦可 温乎。况温病暑病之少阴。尤不可温也。自奉议此说行。而天下后世。蒙害者不无矣。(溯洄集) 汪琥曰。南阳活人书。宋奉议郎朱肱着。书凡二十卷。其第一卷至十一卷。设为一百一问。以畅发仲景奥 义。第十二卷至十五卷。纂桂枝汤等一百一十二方。第十六卷至十八卷。自升麻汤起至麦门冬汤止。共一百二十 六方。此采外台千金圣惠等方。以补仲景之未备。末后第十九二十卷。则论 妇人伤寒。复继以小儿痘疹。斯诚仲景之大功臣也。但其中三十六问。治两感证。谓宜发表攻里。此是朱奉议一 片救人之苦心也。及其用药。则误引下利疼痛虚寒救里之例。而以四逆汤。竟施之于烦渴腹满谵语囊缩实热之证。以至后世。如陶华之无知。而亦轻诋其书之失也。李知先活人书括序云。无求子真一世之雄。长沙公 乃百川之宗。此为真知二公之书者矣。(伤寒辨注) 徐大椿曰。宋人之书。能发明伤寒论。使人有所执持而易晓。大有功于仲景者。活人书为第一。盖伤寒论。 不过随举六经所现之证以施治。有一证而六经皆现者。并有一证而治法迥别者。则读者茫无把握矣。此书以经络 病因传变疑似。条分缕析。而后附以诸方治法。使人一览了然。岂非后学之津梁乎。其书独出机杼。又能全本经 文。无一字混入己意。岂非好学深思。述而不作。足以继往开来者乎。后世之述伤寒论者。唐宋以来。已有将经 文删改移易。不明不贯。至近代前条辨尚论篇等书。又复颠倒错乱。各逞意见。互相辨驳。总由分证不清。欲其 强合。所以日就支离。若能参究此书。则任病情之错综反复。而治法仍归一定。何必聚讼纷纭。致古入之书。愈 讲而愈晦也。(医学源流沦) 〔伤寒百问经络图〕艺文略一卷佚 按是书与伤寒百问。原自别行。元窦汉卿燕山活济堂刊本。并以二书。分为九卷。卷首有嘉定六年张松序。 今考其文。则是松所着究原方序也。熊均医学源流曰。张松着究原方。及伤寒百问经络图方。意从此本转讹者欤。 〔李氏(先知)活人书括〕三卷存 自序曰。尝观论伤寒。自仲景而下。凡几百家。集其 书。则卷帙繁拿。味其言。则旨意微深。最至当者。惟活人书而已。余留心此书。积有年矣。犹恐世医未得其要 领。于是撮其机要。错综成文。使人人见之。了然明白。故目之曰活人书括。即一证作一歌。或言之未尽。则至 于再至于三。虽言辞鄙野。不能登仲景之门。升百家之室。然理趣渊源。几于简而当者矣。同志之士。苟熟而复 之。藏于胸中。以之济世。亦仁人之用心也。干道丙戌端午日。陇西李知先元象于乎书。 〔程氏(迥)活人书辨〕佚 朱子曰。沙随有活人书辨。当求之。(文集偶读谩记) 陈振孙曰。沙随程迥可久。尝从玉泉喻樗子才学。登隆兴癸未科。仕至邑宰。及与前辈名公交游。多所见闻。 故其论说颇有源流根据。(沙随易章句解) 〔钱氏(闻礼)类证增注伤寒百问歌〕四卷存 陈自明曰。政和间朱奉议肱为活人书。后有钱李氏。剽窃作歌。目之曰类证活人书。(管见良方) 熊均曰。钱闻礼宋季建宁府通判。作伤寒百问歌九十三首。既以龙溪隐士汤尹才所撰伤寒解惑论。刊附卷首。 合为一书。尹才干道时良医也。(医学源流) 徐春甫曰。钱闻礼。不知何郡人。宋绍兴中。为建宁府通判。好医方。尤精于伤寒。作伤寒百问歌行世。 〔钱氏伤寒百问方〕宋志一卷佚 〔王氏(作肃)增释南阳活人书〕二十二卷存 楼钥序曰。世以医为难。医家犹治伤寒为难。仲景一书。千古不朽。盖圣于医者也。本朝累圣笃意好生。务 使方论著明。以惠兆庶。积而久之。名医辈出。如蕲春之庞。洄 水之杨。孙兆张锐诸公。未易悉数。无求子朱公肱。士夫中通儒也。着南阳活人书。尤为精详。吾乡王君作肃为 士而习医。自号诚庵野人。以活人书为本。又博取前辈诸书。凡数十家,手自编纂。蝇头细字。参入各条之下。 名曰增释南阳活人书。可谓勤且博矣。自言暮齿骏骏。不欲为私藏。将板行于世。来求一言。余好医而不能学。 与之论辨,皆有据根据。学人可按而求。求而得其用。始知此书之为有功也。然尝闻之老医京师李仁仲之子。云。 前朝医官。虽职在药局方书。而阶官与文臣同。活人书既献于朝。蔡师垣当轴。大加称赏。即令颁行。而国医皆 有异论。蔡公怒。始尽改医官之称。不复与文臣齿。不知当时具论之详。若许学士知可。近世推尊其术。本事方 之外。为活人指南一书。谓伤寒惟活人书最备。最易晓,最合于古典。余平日所酷爱。观许公之言。则无求子所 着。可轻訾乎。因并书之。(吴兴艺文补) 按医统正脉所辑增注类证活人书。不记成乎谁手。今考诸楼氏此序。即知王作肃所撰。唯作增释为异耳。 〔卢氏(祖常)拟进活人参同余议〕佚 卢祖常曰。愚尝究朱肱之误。着于拟进活人参同余议之中矣。(续易简方) 〔杨氏(士瀛)活人总括〕七卷存 闽书曰。怀安故县人杨士瀛。字登父。精医学。着活人总括。医学真经。直指方论。行于世。 汪琥曰。伤寒活人总括。宋三山杨士瀛登父撰次。书凡七卷。其第一卷。活人证治赋。第二卷。曰伤寒总括。 调理伤寒统论起。至六经用药格法止。第三卷。曰伤寒证治。表里汗下二证起。至痰证伤食类伤寒止。第四卷。 发热证起。 至不可下证止。第五卷。懊证起。至失音证止。第六卷。怫郁至阳证似阴。阴证似阳止。第七卷。小柴胡汤 加减法起。至产科小儿伤寒止。其书大旨以仲景论。并活人书。总括成书。每条以歌诀贯其首。虽于张朱两家之 外。间有附益处。要之据证定方。毫无通变。使后学习之。宁无所误耶。 〔李氏(辰拱)伤寒集成方法〕佚 亡名氏胎产救急方序曰。延年李辰拱。壮岁游三山。获从仁斋杨先生游。气味相投。因以伤寒总括见授。且 语之曰。治杂病有方。治伤寒有法。一既通。其余可触类而长矣。来归旧隐。乃取先生活人括例。演而伸之。编 为伤寒集成方法。研精覃思。三十余年。方克成编。 〔李氏(庆嗣)考证活人书〕(旧脱考证二字。今据金史补订。)续文献通考二卷佚 〔王氏(好古)活人节要歌括〕佚 熊均曰。王好古。字进之。号海藏先生。东垣弟子也。着仲景详辨一卷。活人节要歌括。三备集。医垒元戎汤液本草。疹论。光明论。标本论。小儿吊论。杂着有伤寒辨惑论。辨守真论。十二经药图解。仲景一集。此 事难知。(医学源流) 〔戴氏(启宗)活人书辩〕佚 吴澄序曰。汉末张仲景着伤寒论。予尝叹东汉之文气。无复能如西都。独医家此书。渊奥典雅。焕然三代之 文。心一怪之。及观仲景于序。卑弱殊甚。然后知序乃仲景所自作。而伤寒论。即古汤液论。盖上世遗书。仲景 特编纂云尔。非其自撰之言也。晋王叔和重加编次。而传录者。误以叔和之语。参错其间。莫之别白。宋朱肱活 人书括。一本仲 景之论。书成之初。已有纠弹数十条者。承用既久。世医执为伤寒律令。夫孰更议其非。龙兴路儒医教授戴启宗 同父读书余暇。兼订医书。朱氏百问。一一辨正。凡悖于伤寒论之旨者。摘抉靡遗。如法吏狱辞。只字必核。 可谓精也已。然窃有间焉。请以吾儒之事揆之。由汉以来。大学中庸。混于戴□。孟子七篇。侪于诸子。河南程 子。始提三书。与论语并。当时止有汉魏诸儒所注。舛驳非一。而程子竟能上接斯道之统。至章句集注或问诸书 出。历一再传。发挥演绎。愈极详密。程学宜有嗣也。而授受四书之家。曾不异于记诵辞章之儒。书弥明。道弥 晦。何哉。然则轮扁所以告桓公。殆未可视为庄生之寓言而少之也。今同父于伤寒之书。有功大矣。不知果能裨 益世之医乎。(吴文定公集) 〔吴氏(恕)伤寒活人指掌图〕三卷未见 自序曰。疾患无测者。惟诸风与伤寒也。盖风百病之长。以其善行而数变。伤寒则表里隐显。阴阳交互。疑 似之间。千万之隔。其可畏者。尤甚于杂病也。仲景以圣哲之资。簪绂之贵。为伤寒论。始可宗而习之。后世方 书。叠出散漫。深严无阶可进。今以仲景南阳诸书。裒其精粹。划为列图。号曰活人指掌。纵横治证。下附其说。 及以变异诸证。赋为八韵。表之于前。盖取其易简也。及有富春涵翁陆氏。日加劝勉。因成此书。涵翁常施药乡 闾。活人甚众。得此尤便观览。亦幸同志者共之。钱塘蒙斋吴恕谨书。 熊均曰。吴恕。号蒙斋。元至元中钱塘人。精熟医家。以伤寒证类。画列成图。详其证治。名曰伤寒指掌图。 钱塘县志曰。吴恕。字如心。博学而贫。善治疯疾。征至京师,授太医院御医。恕念伤寒为病。传变不常。 张仲景 伤寒论。旨意深幽。莫窥其要。乃潜心研究。为赋以发其隐。复纂指掌图。以开示后学。仲景奥旨。阐发无遗。 业医者往往宗之。 钱曾曰。吴恕伤寒活人指掌图三卷。恕号蒙斋。钱塘人。撰伤寒指掌图。刘以八韵赋。述传变之缓急。中则隐 括仲景三百九十七法。又述后代效验方法。横竖界为八十九图。至元间贾度尚从善为之序。而刊行之。汪琥曰。 活人指掌。元钱塘吴恕蒙斋图说。本宋双钟处土李知先歌括也。书凡十卷。其第一卷。前有指掌。亦吴氏所撰也。 其说不过以活人书中方论。补仲景之未备。至第十卷。则又蒙斋门人熊宗立所续编。乃四时伤寒杂证通用之方。 继之以妇人小儿伤寒方。其书于张仲景朱奉议二家之外。并无发明。止以便学人记习耳。 按是书。正统初熊宗立以李知先歌括。汇合为一。次前八韵赋。与后节目相贯。以李氏十劝。列诸篇端。为 十卷。明季古吴陈长卿以宗立所编。厘为五卷。变图为正文。更附论辞。乃若其旧帙。殆不可见也。据钱遵王说。 旧有贾尚二序。今本又脱之。汪苓友所见。亦非其原书也。 〔童氏(养学)伤寒活人指掌补注辨疑〕三卷存 自序曰。补注辨疑者何。夫伤寒仲景尚矣。其书不可概见。而特见之活人指掌。故今之业伤寒者宗焉。夫指 掌岂仲景之全书哉。活人此书。害人亦此书。故不可不补注辨疑也。何也。风寒暑湿。各一其门。伤中感冒。各 一其病。伤寒者。盖冬寒凛冽。为毒特甚。触之即病者。乃谓伤寒非三时感冒之寒化也。今活人书。不论天时。 不察虚实。不分感冒。直以麻黄桂枝。治冬月之正伤寒者。通治三时之寒。人 之蒙其害者多矣。不特此也。伤寒有传经无直中。直中者。乃中寒真阴证也。今活人书论三阴。曰自利。曰可 温。是以直中混传经矣。伤寒在表则汗。在里则下。此定局也。今活人书论两感。救里以四逆汤。是抱薪救火。 以攻为救矣。论证用药。错乱若此。人之蒙其害者多矣。不特此也。伤寒自为伤寒。杂病自为杂病。当判若黑白。 毫不容紊也。今活人一书。以正伤寒六经。列之于首。而内以杂病实之。纳垢藏污。诸病渊薮。未入其门者。只 妇人小儿两科。然则杂病皆伤寒乎。致令理伤寒者。如理乱绳。莫寻头绪。人之蒙其害者。抑又多矣。昔者杨墨 塞路。孟氏辞而辟之廓也。余恐杂病之附于伤寒。犹杨墨之附吾儒也。故不得已而为之补注辨疑。辨其此为正伤 寒。此为类伤寒。此为伤寒而变杂病。此为杂病而非伤寒。注其此为传经。此为直中。此为风温。此为暑湿。辨 风温暑湿之为杂病。复辨风温暑湿之非伤寒。补注辨疑既明。治斯不忒。绳愆纠缪。活人书当以壮吾氏为忠臣。 夫医乃仁术。欲活人尚不足以活人。欲指掌尚不足以指掌。然则余之补注辨疑。岂尽当乎。犹俟后之明者。复正 吾之是非。续(阙下) 〔赵氏(嗣真)活人释疑〕佚 汪琥曰。活人释疑。赵嗣真所着。其书不传。其辨活人两感伤寒治法之误。又其论合病并病。伤寒变温热病。 能反复发明仲景大旨。其说载刘宗浓玉机微义中。琥按刘氏系盛明时人。则是释疑一书。大约是元末人所着也。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