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籍考》
书名:中国医籍考朝代:丹波元胤作者:时间:

[卷四十九] 方论(二十七)

    〔亡名氏纂要备急诸方〕书录解题一卷佚 陈振孙曰。不知何人集。皆仓卒危急所须药。及杂术也。 〔太医西局济世方〕宋志八卷佚 〔王氏(素)经验方〕宋志三卷佚 〔胡氏(阙名)方〕书录解题一卷佚 陈振孙曰。不著名。 〔张氏(杲)医说〕书录解题十卷存 陈振孙曰。新安张杲季明撰。 罗顼序曰。医之伐病。犹将之伐敌也。夫决机战攻之地。以取胜用兵者。固皆有是心。及一旦为背水阵。则 观者愕然矣。非有淮阴为之辨析。则孰知其出于兵法。是兵之不可以无其说也。兵不可以无说。医其可以无说乎。 里中张杲季明。自其伯祖子充。以医显京洛间。受知于范忠宣。其祖于发。盖学于伯祖而有得者也。于是其父彦仁。 继子发。而术更妙于充。深微所衍。固三世之医也。季明则欲博览远观。弘畅其道。凡书之有及于医者必记之。 名之曰医说。始见则曰。已得几事矣。再见则曰。近又得几事矣。其意欲满千事。则以传于人。予念医家之书。 本之以素问灵枢。广之以难经脉诀。而药之君臣佐使。咸萃于本草。世固不外是而 为医也。今有出一奇。以起人之死。则众必相与惊异。以为昔人所未到。自明观之。其不有似背水阵乎。故予知 是书之为有益也。己酉岁冬。季明携以过我。且曰。书虽未成。请姑先梓之。以勉杲之意所勿及。会予有鄢郢之役。 殊倥偬。然念季明情甚笃。又颛颛于其业。搜选宜必精。故不暇之尽撰。而徒叹其当盛年着书。遽肯出与人共之。 其存心有足大者。岂非逮事其祖。多异闻。故不以得之纸上者。为己私分也欤,此予所以益重明也。遂书以冠医 说之首。己酉岁十月六日。朝奉大夫权发遣郢州罗顼序。 李以制跋曰。医者意也。果可以纸上索乎。虽曰不知书。而曰我知意。余不信也。知书矣。而未之广。犹不 书也,张君季明示余医书一编。载古今事迹至纤悉。盖其生平目览耳听。凡涉医者必录。录必以其类。今老矣。 搜访尚不辍。将成一家之书。以传于世。张世以医名世者。季明用心之勤如此。其能世其世可知也。季明有子。 字九万。邺郡庠。性敏而能文。使以季明勤于医之心。而勤于学。其能为张氏大门户。亦可知也。噫。季明之用 心如此。其必有子以大门户。又可知也。是则季明之末编报应之说。嘉定甲申首夏末浣。李李以制书。 四库全书提要曰。医说十卷。宋张杲撰。杲字季明。新安人。其伯祖张扩尝受业于庞安时。以医名京洛间。 罗愿鄂州小集。有扩传。其叙治验甚详。此书前有淳熙己酉罗顼序。亦称扩授其弟子发。子发授其子彦仁。杲。 彦仁子也。承其家学。亦喜谈医。尝欲集古来医案。勒为一书。初期满一千事。猝不易定。因先采掇诸书。据其 见闻所及。为是编。凡分四十七门。前七门。总叙古来名医。医书。及针灸 诊视之类。次分杂证二十八门。次杂论六门。次妇人小儿二门。次疮。及五绝。痹疝三门。而以医功报应终焉。 其间杂采说部。颇涉神怪。又既载天灵盖不可用。乃复收陈藏器本草人肉一条。亦为驳杂。然取材既富。奇疾险 证。颇足以资触发。而古之专门禁方。亦往往在焉。三世之医。渊源有自。固与道听涂说者殊矣。 〔周氏(恭)续医说会编〕医藏目录十八卷存 自序曰。宋张季明作医说十卷。上自三皇。并历代以下名医一卷。医书。本草。针灸。及医之神者。又一卷。 其他神方。诊法。并百病类门。与夫医功报应。警于世者。准是数也。其间所序者。求其精微。取法于后世。阐 明三皇以来之道。则未有闻焉。予因其所未备者。搜而得之。医书。则二十三条。针灸者。一十九候脉法之条。 十有五。论医之法。三十有七。用药者。三十八。其药戒。则二十一。养生调摄。并食忌。总计八十余。通类医 之能否者。则有十四。余列季明所未有者。及百病分门治法。一病而施治有不同者。又将千余。诸方二百六十余。 则又次之。凡十八卷。名曰医说会编。使学人求季明之书。参予之所宜者。于素难诸家。溯而通之。医之术。微 有所试矣。予尝谓。从圣贤之道。求圣贤之心。不过以利济天下。在达而在上。于天下之物。莫不有被其泽者。 其穷而在下。则虽有扶世阜民之志。将安展其所施乎。故先正有曰。达则为良相。不达则为良医。相不可幸而致。 医又安可幸而为耶。盖欲其利物之同心也。吾将舍夫忠信之人。以仁存心。以及物为意。则其术必有大过人者。 使心驰于利。则必昧乎其术。求免于杀人者寡矣。是何异于宰物者之阳仁义。而阴苞苴。又欲求乎盛名。 而保禄位。其与索价之医。望十全之治。求通于时。不亦难矣。所谓良相良医可乎。医说之书。幸投于君子。则 万世生民之利。何其博哉,弘治六年癸丑秋九月下浣。昆山周恭书。 归有光序曰。周寅之先生与大父同里相善。为诗社友。日相过从。予世父及先人。皆少从学。予年七岁。从 授孝经大义。见先生竟日焚香端坐。时称隐君子者。必曰先生。先生尝作八诗。吴文定公为之序。刑部周充之跋 而刻之。先生之子婿河南右方伯朱伯梓其诗稿。曰沈流集。先生尤好方书。尝取宋张季明医说增广其未备。为 五十卷。其自叙以为学人求季明之书。参予之所宜者。于素难诸家。溯而通之。医之术其庶几矣。又病季明书。 求其精微。取法于世。阐明三皇以来之道。未有闻焉。则知先生之所以自负。盖谓其能有所发明。而得其精微者。 东仓曹比部用晦嘉其有益于世。因锓梓以广其传。而先生之孙太学生世昌请予序之。予观其书。皆先生手自缮写。 笔画端楷。无一字潦草。叹其为之书不苟也。昔汉成帝河平中。命侍医李柱国。校医经七家。经方十有一家。后 世其书益广。无虑数百家。今自神农黄帝经方。扁鹊八十一难经。及灵枢甲乙诸书。世多有存者。如六经未尝不 行于世。顾学人得其精微为难耳。观先生之所自叙。则知其所自得。愈于季明之书。其可传无疑也。比部君能梓 行之。仁者之用心。尤可叹尚云。隆庆三年夏四月乙亥。门人前进士归有光舟次安平书。 〔俞氏(弁)续医说〕明志十卷存 自序曰。齐梁之人有言。曰。不明医术者。不得称为孝子。此过论也。宋儒谓。治病之委庸医。比之不慈不 孝。事 亲者不可不知医。斯言旨哉。时之名医。若甄权许智藏李明之朱彦修。咸以母病习医。研精覃思。遂究奥妙。盖 君子之存心。无所不用其至也。弁虽不敏。癖于论医。或闻师友讲谈之余。或披阅诸史百家之文。凡有会于心者。 辄手抄以备遗忘。积久成帙。为十卷。名曰续医说云。匪敢与古人颉颃。将来好事者共之。壬午七月望日叙。 昊恩叙曰。御寇有言。医者理也。理者意也。何稽乎。理言治。意言识。得理与意。料理于未见。曰医。超 然望闻者。无几也。降则不理不治。不识不明。斯二者。不言不详。以故圣人尚乎辞说者。谓经始于轩岐缓鹊辈。 识其意者也。仲景下。代有名士。有方有论。有原有辨有法。耿耿与 繁星。并震而不磨者。圣人以道仁天下。起危养安。斯已矣。而又立言。以匡扶百代。其为虑不广且勤哉。神而 明之。在人。子容氏有意焉。久矣。苦心探赜。学以聚之。问以辨之。精思以强勉之。董生曰。强勉学问。则闻 见博知益精。然会博而归约。则君子贵乎详说也。是书述古法今事。积有岁月。得理与意者。纂载不遗。子容之 用心。亦勤矣。病其繁也。故略。节取之。以讲于家塾。有就有道意。盖以人之司命。不敢肆然而轻耳。考其言。 有先经以始事。有后经以终义。则系之以经曰。示无专也。有以脉而辨证。有以证而辨剂。的之己见者。则系之 以余曰。示无私也。得之前烈。参之时贤者。则系之曰某人。曰示无掩焉,盖得于意则见于言。本始以清其源。 推委以别其流。酌中随时。以明其宜。以通其变。而参伍设置。尚其权也。有论而无方。神其用也。祖乎帝。继 其志也。征诸今。尚时也。文以定志。达其意也。削履而成什。要诸理而止也,博而要。辨而精。简 而核。迹其所到。真可究之施行者矣。殆与医案医原相胜负。其可也。鬼神泄其秘于此矣。子能秘之家塾。不布 百代耶。噫。孰知无是心也。俟乃绵邈。光于世世。则后起者。吾谅其惑焉。子容姓俞。名弁。以翁约斋号。故 自附曰守约云。嘉靖甲午。乡贡进士。白海吴恩序。 〔崔氏(嘉彦)紫虚真人四原论〕读书敏求记一卷未见 钱曾曰。四原者。原脉。原病。原证。原治也。 〔亡名氏摘要方〕书录解题一卷佚 陈振孙曰。伤寒十劝。及危证十病。末载托里十补散方。 〔王氏(KT)百一选方〕宋志二十八卷存 陈造序曰。予少多病。刻意方书。且博求于人。得于方书之外。往往取效如意。岁丁巳之官京西。正月十八 日。谒汉阳史君王公KT。公一见如旧。知问为政。不吾蕲。因惠百一选方一部四帙。予向之求而得。用而效者。 尽在焉。乃叹得书与识公。皆不早也。公云。吾裒集十九年乃成书。其勤如是。我辈顾安享用之。士君子以仁存 心。凡其济世利人。不能行。慊如也。公之此书。足以酬满所志。而况政术。父母斯民。有不可掩者在。予皆不 可忘。故识之。(文集) 章楫序曰。方书传于世众矣。其断断能已疾者盖寡。古人方书。一药对一病。非苟云尔也。后世医家者流。 不深明夫百药和齐之所宜。猥曰医特意尔。往往出己见。尝试为之。以故用辄不效。甚者适以益其病。而杀其躯 者有之。毋怪乎馈药者。以未达而不敢尝。有病者。以不治为得中医也。嗟乎。医方所以除疾。而保性命。 其何至是。得匪其择之不精。处之不审故欤。是斋王史君KT。博雅君子也。生 长名家。蓄良方甚富。皆其耳目所闻见。已试而必验者。每叹人有可疗之疾。药不相值。卒于不可疗。思济斯人。 讵忍秘而不示。属守古沔。公余裒集始就。乃锓诸郡斋。目之百一选方。其精择审处盖如此。然则公之用心仁矣。 是书之衍其传也宜哉。庆元丙辰孟冬初吉。郡文学天台章楫序。 陈振孙曰。是斋百一选方三十卷。山阴王KT孟玉撰。百一者。言其选之精也。 朱彝尊跋曰。百一选方。不书撰人名氏。题曰是斋。按陈氏书录解题曰。是山阴王KT孟玉所辑。凡三十卷。 宋志艺文志。作二十八卷。予家所藏。乃元人锓本。按其目仅二十卷尔。殆经后人选择者欤。 按宽政己未。千田子敬(恭)借西京荻典药子元(元凯)所藏元板。重雕家塾。先子序曰。考历代医传。无 载王氏者。据陈造题词。及章楫序。则其人非医。仿陆忠宣忠州之录者。古今医统。作字孟欲。误矣。又朱彝尊 曝画亭集。有是书跋云。其所藏元本。仅二十卷。因疑后人所选择者。今此本亦二十卷。即与朱所言符矣。而其 分门三十一。录方二千有余。条列井井甚备。则未可遽据解题及宋志所载卷数。而斥为非王氏原帙也。 〔郭氏(坦)备全古今十便良方〕四十卷存 宋德之序曰。余秦喜仙人刘涓子服术法。怵桃鸽之戒。未果也。得成都李君康甫方。合五味子为剂。可不戒 而效。归语同舍生郭君履道。君愕曰。方乃有是耶。余雅知君好方意。未及李君也。服之超时。睛忽半赤。疡起 赤中。医即以大铁针。卷剔疖乃已。后以问郭君。曰。术温补而性甚燥。故饵术者。必□□次其燥以全其温。 乃可补耳。且五味偏多酸。以酸敛燥。并归于肝。目不病何待。余始知君精于 方药。非时流比也。会余入山。君劝余亲近方药。以自补养。间取素问本草。古今诸方阅之。每患其部帙繁多。 难以遍举。欲集录其要作一书。各无端绪。一日君相过言曰。坦病废二十年。以其试药。以证考方。知世良方诚 能去疾。特士大夫知医者鲜耳。故知方者不畏多疾。而畏病者率不喜方。使人得良方。家储善药。虽挈属远游。 奋身勇往。僻处穷乡。可无疾之忧矣。因出所集方四十卷示余曰。神农本草。上中下药。应天地人。止三百六十 种。后医增入有名未用。冗滥猥杂。而世医常用。亦不过六十四种。以六十四药。尽四百四病。如易爻流转。运 用不穷。且简要本草诸家所笺六十四药于首。凡养性堤疾。择材制剂之法。莫不具在。间编画然。诸方尽废。余 得之喜。劝君为广之。逾年而书数至。求余为序。余嘉君用力精专。措心益广。近古人强为善者。故为具识本末。 以告识者。君汾阳人。坦其名,履道其字。庆元二年十有二月甲戌。青山宋德之序。 〔方氏(导)家藏集要方〕宋志二卷阙 自序曰。余早年随侍□□公侍郎。游官江淮湖广闽浙。几□□□。凡山川之险阻。兵民之利病。货财之源流。 粗所谙晓。以眷恋庭闱。都忘出仕之念。年逾四十。不陨绝。而考妣相继即世。既免丧。门户之责不轻。故闭勉 从仕。既侥幸改秩。试邑佐郡。偶外台及郡守。皆贤者。遂得行平日之志。郡邑之人颇相爱。秩满趋朝。荷庙堂 处以沅湘。分符之寄。地阙俱远。自惟齿发渐衰。岂堪远涉江湖。间远丐祠家居。饕窃无功之禄。早眠晏起。心 地泰然。乃以数十年家藏名方之得效者。与一二良医是正。分门编类。以备检阅。或可疗人之疾。亦胜鲍食终日。 无所用心者焉。故书卷首。以 示子孙云。庆元丁巳四月旦。觉斋居士方导夷吾。 按先子曰。陈日华经验方云。方夷吾所编集要方。刻之临汀。后在鄂渚。得九江太守王南强书曰。老人久 苦淋疾。百药不效。偶见临汀集要方中。用牛膝者。服之而愈。上见本草纲目牛膝注。而淋病载下卷,乃系缺 佚。殆不堪惋惜也。 〔张氏(松)究原方〕宋志五卷佚 自序曰。凡疾必有所从受。然其证不一。或见于手足。成发于头目。或作于腹背腰胁。故医者多从其所形见。 以疗之于外。虽有幸获少瘥者。及其症状见异。始茫无□措。百药俱试。冀于一得。良由真见不明。妄以臆度。 不审其从受之原。故力虽劳而效途远。犹木之有蠹。蠹本于心。则枝叶皆病。今徒灌溉其枝叶。求以去蠹。终不 可得。盖病初不本于枝叶。此仆所以有究原之说也。仆□习仓扁之术。每诊一疾。不问贵贱。未尝不精察体认。 以求其受病之源。每用一药。不问精粗。未尝不审酌寒温。以图其愈病之效。且夫医之为术。贵在拯人之急。非 徒专己之利。今故博采古先必验之方。掇拾家传已试之说。尽其底蕴。萃以成编。流行于时。以备披择。虽起死 之妙。未敢自矜于前贤。然使沉之人。不返为药石所误。则是书之传。岂曰小补。嘉定六年十月日。承节郎新 监饶州在城适税张松茂之序。(附于元板伤寒百问卷首) 〔刘氏(开)方脉举要〕佚 按上见于南康府志。 〔已效方〕佚 按上见于朱氏集验方。 〔温氏(大明)隐居助道方服药须知〕(百家名书。改作海上仙方前集。)一卷存 自序曰。余家世南京。高祖因宦游。寄迹四明。所谓医书奥旨。初得医师王承宣心传之妙。更历三世。至先 君制干。随侍魏丞相入都城。遂以儒医名于时。余读父书。密受奥旨。自淳熙改元。始续先业。遍游京邑。才七 八年。因己出入士大夫之门。而朝野以是草木知己,迨今四十余岁。备见先辈后辈。初学未学。兴废不一。盖由 用药治病。侥幸于目前。故福善祸淫。报应于身后。吁可悯也。余日迫桑榆之景。心弃利名。隐居求志。恨无以 惠人。取五世家传名方。并生平行医应效丸散与夫古今圣贤诸方。历学请问四方名士。海上良法。集为一册。计 诗七十七首。的有起死还生之效。活人以代耕。设或私藏。则所济者狭矣。谨录施以传。非惟世人有疾者。一展卷 而识之。得此者。亦可以自助。岂曰小补之哉。时嘉定丙子中秋日。学道隐居温大明谨序。 〔刘氏(信甫)活人事证方〕二十卷存 小引曰。余幼习儒医。长游海外。凡用药取效者。及秘传妙方。随手抄录。集成部帙。分为门类。计二十余 卷。每方各有事件引证。皆可取信于人。并系已试经效之方。为诸方之祖。不私于己,以广其传。庶使此方以活 天下也。桃溪居士刘信甫编。 叶麟之序曰。医家之攻疾。如兵家之攻敌。其术一也。是以古之善用兵者。决机制胜。虽若纵横出于己。然 求其谋计之所施。无不暗合古法。如韩信之背水。虞诩之增灶。往往皆祖孙吴之故智。此无他。取事之已然者。 以为证。果何往而不收效耶。兵家且然。而况于医家之疗病者哉。考之往昔。以医名世者。无出扁鹊和缓之右。 观其望齐侯而退走。 辞晋侯而弗治。亦不过按疾在骨髓膏肓。而为之辞。然后知不证以古方。而尝试以私意者。皆非三折肱之良医也。 桃溪居士刘君信父。本儒家者流。屡摈名场。而壮志弗就。乃敛活国之手。而为活人之谋。既而思之。囊有妙剂。 仅可以济一隅。曷若鸠千金之秘方。足以惠天下之为博也。于是此书作焉。夫作非己私。而证以成效。欲使观者 有据。而用者不疑。仁矣哉。信父之用心也。予尝怪世之庸医。未必得周官十全之术。设或遇人危笃之疾。反欲 自珍其药。以为要利之媒。贪心未餍。虽匕剂而不轻试。尚何望其以秘诀而授人哉。斯人也。其不为孙思邈之罪 人者。几希矣。正尔伤夫医道之趋薄。而深有感于刘君子近浓。此所以来谒序。而不敢辞。晋嘉定丙于腊月朔 旦。从政郎。新监行在惠民和剂局。叶麟之棠伯书。 按先子曰。是书凡二十门。每方各有事件引证。盖许白沙本事之流亚也。本邦性全万安方。有邻福田方。 往往援引其方。而世无传者。每以为憾焉。吉医官(长达)偶携其所藏宋本。来而见借。予惊喜不知所况。遂速 付写手。影钞以藏于家。但是书。宋艺文志。及晁陈二氏。并不着录。故信甫履历。不得详焉。考叶棠伯序。信 甫本儒者。屡摈名场。而为医者。乃与叶同嘉定时人。 〔活人事证方后集〕二十卷存 小引曰。是书前集。盛行于世。第限方之未全。今再求到桃溪刘居士编集常用已效之方。约计一千余道。分 门析类。先原其病候。次引事以证之。用户无疑。服者必效。此方诚可活天下也。幸详鉴。 〔魏氏(岘)家藏方〕十卷存 自序曰。人受天地冲融之气以生。莫不予之以上焉者之 寿。然凫鹤之不能皆齐者。非天之降年尔殊也。七情蛊于内。六淫寇其外。于是乎疾生焉。夫一疾有一证。一证 有一方。善医者。虽复察脉审色。同知其因。方苟未良。何所施巧。此简册之在天下。最不厌其博且多者。莫方 书若也。岘自问仕以来。垂四十稔,愧无秋豪之善。足以活民。又以素弱多病。百药备尝。因摭先大父文节公先 人刑部所录。及岘躬试而效者。得方凡千五十有一。厘为四十一门。一十卷。集成一书。目曰魏氏家藏。不敢自 奇。用锓诸梓。以广其传。虽后所藏非富。未足以尽疗世人之疾。或者采而用之。有所全活。则庶几区区之心。 不得于彼。而得于此耳。虽然,康节先生之诗曰。与其病后能求药。不若病前能自防。又曰。用药似交兵。兵交 岂有宁。善养生者。常致意于金石草木之先。使性不为情所流。主不为客所感。各全其上焉者之寿。则是编也。 辟诸武事。蓄而弗试。斯善矣。是又书外之意。尤卷卷于世之人云。宝庆丁亥中和节。碧溪魏岘序。按魏岘始末 未详。自序称光大父文节公先人刑部所录。则为右仆射杞孙。四库全书总目地理类。有岘所撰四明它山水利备览。 曰。岘。觐县人。官朝奉郎。提举福建路市舶。 〔陈氏(自明)管见大全良方〕医藏目录十卷未见 抚州府志曰。陈自明。字良甫。临川人。精于医。 按是书论方。散见于医方类聚各证门。惜其非完璧矣。 〔释氏(文宥必效方〕宋志三卷佚 贾似道曰。温陵医僧圆通大智禅师文宥善脉。晚年不按脉望而知。临终五七年。隔垣知之。凡病患骨肉。往 问视之。而知病者之候。予问其故。曰。以气色知之。苟其气血同者。忧喜皆先见。古有察色。然而未有隔垣而 知。亦甚异 也。(悦生堂随笔) 〔严氏(用和)济生方〕十卷存 自序曰。古人不在朝廷之上。必居医卜之中。虽然。医之为艺诚难矣。亦贵乎精者也。所谓精者。当先造于 四者之妙而已。古人云。脉病证治。是也。夫微妙在脉。不可不察。察之有理。乃知受病之因。得病之因。乃识 其证。既识其证。则可详其所治。四者不失。临病之际。可以疗寒以冷。有余者与之。不足者取之。是谓实实虚 虚。损不足而益有余。苟不明此。鲜有不致毙者。良可叹哉。用和幼自八岁喜读书。年十二。受学于复真刘先生 之门。先生名开。立之其字也。独荷予进。面命心传。既十七。四方士夫。曾不以少年浅学。而邀问者踵至。今 留心三十余岁矣。偶因暇闲。慨念世变有古今之殊。风土有燥湿之异。故人禀亦有浓薄之不齐。若概执古方。以 疗今之病。往往枘凿之不相入者。辄因臆见。乃度时宜。采古人可用之方。裒所学已试之效。疏其论治。犁为条 类。名曰济生方。集既成。不敢私秘。竟锓诸木。用广其传。不惟可以备卫生家缓急之需。抑以示平日师传济生 之实意云。时宝治癸丑上巳。庐山严用和序。 江万序略曰。吾邦庐阜之产。不特多大儒名士。以医知名。正自倾动。每数千里赴人急。诸公贵人。尽礼请 延以上客。四方曾莫敢雁行。望尘靡驰。盖刘严是也。刘开字立之。严用和字子礼。严由刘教。名节正等。而心 思挺出。顿悟捷得。众谓严殆过其师也。刘死已数年。问药四来。而今相属于严之户。于是以生平所处疗。而沉 思得要者。论著为方。欲传之世。曰济世方云云。 四库全书提要曰。济生方八卷。宋严用和撰。用和始末 未详。吴澄集。有易简归一序。称严子礼剽陈氏三因之论。而附以经验之药。以其名推之。子礼以即用和字。其 人盖在陈言后矣。澄又有古今通变仁寿方序曰。世之医科不一。惟有所传授。得之尝试者多验。予最嘉严氏济生 方之药。不泛不繁。用之辄有功。盖严师于刘。其方乃平日所尝试而验者也。则澄盖甚重此书矣。其书分门别类。 条列甚备。皆立论于前。而以所处诸方。次列于后。自序称论治凡八十。制方凡四百。总为十卷。用之十五年。 收效甚多。因锓梓以传。明以来传本颇稀。又大抵脱佚错缪。失其本旨。故医家亦罕相研究。今据永乐大典所载。 补阙订讹。厘为八卷。书中议论平正。条分缕析。往往深中肯綮。如论补益云。药惟补柔而不僭。专而不杂。间 有药用群队。必使刚柔相济。佐使合宜。又云。用药在乎稳重。论咳嗽云。今人治嗽。喜用伤脾之剂。服之未见 其效。谷气先有所损。论吐衄云。寒凉之剂。不宜过进。诸方备列。参而用之。盖其用药主于小心畏慎。虽不善 学之。亦可以模棱贻误。然用药谨严。固可与张从正刘完素诸家。互相调剂云。 〔济生续方〕八卷存 自序曰。余夙嗜方书。早即师授。以医道行世。五十余年。比因暇日。论治凡八十。制方凡四百。总为十卷。 号济生方。总而用之。十有五年。收效甚多。然间有前书所未备。而不可以尽索者。因着续方。为方又九十。为 评二十四。用锓诸梓。以广其传。或谓古者处齐。不过数种。针灸不过数处。君之方。奚以多为。余应之曰。医 者意也。生意在天地间。一息不可间断。续此方所以续此意。续此意所以续此生。请勿以多议余。时咸淳丁卯 良月。庐山严用和谨 书。 按是书。世不见其传。叔父筠庵君得之一门人。跋其后曰。阅四库全书提要。着济生方八卷。称明以来。传 本颇稀。大抵脱佚错缪。失其本旨。今据永乐大典所载。补阙订讹。厘为八卷。而举其补益咳嗽吐衄三论。又称 议论平生。用药主小心。考济生方。今有足本行于世。中不载补益门。若吐衄。又无不宜过进寒凉之说。续方反 备载之。则知彼以二书。缀辑为一。所谓匡庐面目。未认其真者也云。然其本烂钞多讹。方评不与序中所言符。 元胤从医方类聚各证门所辑。点勘厘正。并补二评十二方。始为完全焉。 〔亡名氏治未病方〕宋志一卷佚 〔丘氏(哲)备急效验方〕宋志三卷佚 〔亡名氏兰室宝鉴〕宋志二十卷佚 〔黎氏(民寿)简易方论〕十一卷存 包序曰。医者。所以全活乃身。迓续乃命。关系重矣。岂常人之所能与知哉。盖必有良法有良方。法非方 不徒行。方非法不能用。二者相因而俱良。则出而试之。小如针之投芥。大如矢之破的。莫不影响而神应。可以 觇其功效之所自来矣。尝闻北周善医姚僧坦者。伊芳娄穆病。自腰至脐。似有三缚。两脚从缓。不复自持。僧坦处 汤三剂。服其一上缚即解。次服中缚复解。又服悉除。更合一剂。足稍屈伸。曰。终俟霜降。此患当愈。至九月 乃能起行。高祖东伐至淮阴。遇疾口不能言。睑垂覆目。不能瞻视。一足短缩。又不能行。僧坦以为诸脏俱病。 不可并治。军中之要。莫先于语。帝遂得言。决次又治目。目即愈。末乃治足亦瘳。其功效可谓奇矣。此岂非法 良方亦良。故有是功效乎。然史徒载其去病之验。而法与方。俱不可考。此后之论者。所以不能 无憾也。今有江黎民寿字景仁。资沈敏而思精密。学有师传。意兼自得。悟法之精。蓄方之富。试之辄效。信 者弥众。争造其门。或就。或请。日夜不得休。其全活迓续之滋多。而影响神应之可验。几有姚僧坦之遗风矣。 而僧坦方法之不得见者。君皆多多益辨。随取而随足。不知其度越常人几等。或彼常人。或得一法一方。则私以 自秘自妙。惟恐人之知也。君则不以为私。而为公与人同之。惟恐人之不知也。故明出其方。明着其法。昭白洞 达。刊以示人。名曰简易。使人皆可凭此法。按此方。而信用之。则其及人之功。益远且大。曰一郡一时云乎哉。 虽然。君虽以医鸣。而其渊源则有在矣。盖君之考何。精于毕业之文。予尝与之同预计偕。乡之彦也。君少习父 学。知自贵重。后忽自叹曰。民寿既未能得志科第。以光先世。则医亦济人也。与仕而济人者同。于是始进医学。 以志在济人。与泛泛谋利。而医者已异。且以士为医。故读医书尤机警。而知道理深处。况其然寡欲。视人之 病。犹己之病。虽应接不暇。不怠不厌。自奉尤薄。不饮酒。不食肉。不食油盐。终日夕。止一食白饭白水白面 而已。有人之所难堪。而君处之恬然。自谓庶几身心清洁。可通神明。而不误于救人者。因此反精力强健。若 有神助。未尝以为异。救人不知其几。亦未尝以此为功。是心也。恐姚僧坦之所未知者。然则得君之方法者何幸。 又能如君之用心哉。予故并及之。观者宜详之。景定改元中秋。郡人包书。 〔杨氏(士瀛)仁斋直指方〕二十六卷存 自序曰。余始撰活人总括。婴儿指要。俗皆以沽名讥。及脉书一行。于是敛肃而相告曰。诚不易也。谁 肯竭 廪。以徇之哉。余曰。子亦有知天乎。天将寓其济人利物之心。故资我以心通意晓之学。既得于天。还以事之。 是盖造物初心之所期也。或者隙光自耀。藏诸己而不溥诸人。政恐玉毁椟中。草木俱腐矣。虽然。人有四百四病。 几出于前三册之外者。可不原证择方。揭为直指之快捷方式乎。明白易晓之谓直。发踪以示之谓指。剖前哲未言之蕴。 摘诸家已效之方。济以家传。参之肘后。使读者心目了然。对病识证。因证得药。犹绳墨诚陈之不可欺。庶几仁 意周流。相续。非深愿欤。余书慨而作曰。天之予人以是物。必使之有以用是物。有是物而不能用。非唯 天。抑亦自弃其天者也。并书此为同志勉。景定甲子良月朔。三山杨士瀛登父序。 〔朱氏(崇正)仁斋直指附远方〕国史经籍志二十六卷存 四库全书提要曰。仁斋直指方二十六卷。附伤寒类书活人总括七卷。宋杨士瀛撰。瀛字登父。仁斋其号也。 福州人。始末无考。前有自序。题景定甲子。为景定五年。次年即度宗咸淳元年。则宋末人矣。此本为明嘉靖庚 戌所刻。前有余锓序。称直指列为二十八卷。析七十九条。今考七十九条之数。与序相符。而其书实止二十六卷。 焦国史经籍志。载有此书。亦作二十六卷。盖序文偶误。然士瀛所撰。本名仁斋直指。其每条之后。题曰附遗 者。明嘉靖中朱崇正所续加。崇正字宗儒。号惠斋。徽州人。即刊此本者也。焦志既题曰仁斋。宜指附遗方。乃 惟注杨士瀛撰。则并附遗属之士瀛。亦未免小误也。其伤寒类书活人总括七卷。焦志不着录。据仁斋直指自序其 成书。尚在直指前。此本以卷帙较少。故附刻于后卷。标题亦称朱崇正附遗。然核其全篇。每条皆文义相属。绝 无所谓附遗者。惟卷一活人证治赋后。有 司天在泉图。五运六气图。伤寒脉法指掌图。目录中注一附字耳。或因此一卷有附遗。而牵连题及七卷。或因直 指有附遗,而牵连题及此书。均未可定。宋椠旧本。既已不存。无从证其虚实。疑以传疑可矣。 〔杨氏(士瀛)医学真经〕二十卷佚 按上见于福州府志。 〔王氏(朝弼)金匮歌〕佚 文天祥序曰。金匮歌者。乡前辈王君良叔之秘医方也。初良叔以儒者。涉猎医书。不欲以一家名方。一日遇 病数十辈同一证。医者曰。此证阴也。其用药某无疑。数人者骈死。医者犹不变。良叔曰。是证其必他有以合。 少更之。送服阳证药。自是皆更生焉。良叔冤前者之死也。遂发念。取诸医书。研精探索。如其为学然。久之无 不通贯。辨证察脉。造神入妙。如庖丁解牛。伛偻承蜩。因自撰为方剂。括为歌诗。草纸蝇字。连帙累牍。以遗 其后人曰。吾平生精神。尽在此矣。其子季浩以是为名医。其子庭举早刻志文学。中年始取其所藏读之。今医遂 多奇中。一日出是编。余然后知庭举父子之有名于人。其源委盖有所自来矣。天下岂有无本之举哉。世道不淑。 清淳之时少。乖戾之时。人有形气之私。不能免于病。世无和扁。寄命于尝试之医。斯人无辜。同于岩墙桎梏之 归者。何可胜数。齐高强曰。三折肱。知为良医。楚辞曰。九折臂而成医。言屡尝而后知也。曲礼曰。医不三世。 不服其药。言尝之久而后可信也。人命非细事。言医者类致谨如此。然则良叔。齐楚人所云医也。若庭举。承三 世之泽。其得不谓之善医矣乎。予因谓庭举曰。凡物之精。造物者秘之。幸而得之者不敢轻。然其久未有不 发。周公金之匮。兄弟之秘情也。至成王时而发。艺祖金匮之誓。母子秘书也。至太宗时而发。君所谓金匮歌 者。虽一家小道。然祖宗之藏本。以为家传世守之。实其为秘一也。子之发之也。以其时考之则可矣。庭举曰。 大哉斯言。予祖之泽。百世可以及人。予为子孙。不能彰掉先志。恐久遂沉泯。上贻先人羞。敢不承教以广之于 人。予嘉庭举之用心。因为序其本末如此。良叔讳朝弼。季浩讳渊庭举名槐云。(文集) 〔董氏(常)南来保生返回论〕宋志一卷佚 〔季氏(端愿)简验方〕宋志一卷佚 〔要传正明效方〕宋志五卷佚 〔彭氏(宅)秘传良方〕佚 〔李左司保生要方〕佚 接上见于澹寮方。 〔鲍氏(志大)医书会同〕佚 熊均曰。鲍志大江南括苍人。官至承直郎博学宏词科。精通医术。编集医书会同。 〔朱氏(佐)类编朱氏集验医方〕研经室外集十五卷未见 熊均曰。朱佐。字君辅。咸淳间人。有集验良方。刊板印行。 阮元曰。类编朱氏集验医方十五卷。宋朱佐撰。佐字君辅,湘麓人。前有咸淳二年。眉山苏景行序。是编分 风寒诸门。采掇议论。详尽曲当。凡所载宋氏医书。多不传之。秘笈又皆从当时善本录出。如小儿病源方论。长 生丸塌气丸。较影抄本为详。 按医方类聚各证门亦引之。医官桥经中(恒)。采录得十卷。 〔亡名氏古今秘传必验方〕宋志一卷佚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