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籍考》
书名:中国医籍考朝代:丹波元胤作者:时间:

[卷五十六] 方论(三十四)

    〔程氏(介)松崖医径〕四卷未见 徐春甫曰。程介。新安槐塘人。号松崖。登成化甲辰科。李榜进士。为人恺悌。性好医方。心存仁济。所 着有松崖医径四卷。 〔程氏(应旄)医径句测〕二卷存 自序曰。松崖医径。分有上下卷。余所梓者。特其上卷内所载之脉图。与图内之方。非医径全书也。梓成。 客有阅而嘲焉者。谓世有异人。必有异书。以松崖先生之天材间出。向导博奥之学。尊推于诸先达者。间不容口。 相传其生平着述。满家满车。一切琅签秘笈。悉于易箦时。假祝融力。载归白玉楼。则此之医径一帙。固先生之 吉光片羽也。当年胡不神奇其书。得与若之神经遁甲等。乃以径之一字名编。先生其犹有蓬之心也夫。余无以譬 之。今岁春王正月。雨邸多暇。得以翻及仲景之伤寒论。间取先生之脉图。而覆检之。乃知先生之取径。殆与仲 景同一轮蹄也。仲景论伤寒。首以脉法。先生前其脉图以之。仲景论伤寒。暑以六经。先生分发六部以之。仲景 论伤寒。曰阴阳表里腑脏。先生区脉以浮沉虚实冷热以之。仲景论伤寒。先脉后证。各有主方。方虽一成。而有 互用。先生各具其证与处方于每图之下。方亦一成。而有互用以之。余因以读仲景书法。读先生 书。吟哦索味之下。遂得句先生之图于径之中。并得测先生之图于径之外。部于上者心与肺。中有径焉。测之而 得夫营卫之布宣。津液之输沛也。部于中者肝与脾。中有径焉。测之而得夫枢机之旋转。鼎鼎之蒸腾也。部于下 者两肾。中有径焉。测之而得夫龙鳌之动静。水火之抱离也。至于径分左右。测之而知阴阳之道路。不得反迁。 径列崇卑。测之而知山泽之降升。要须互换。他如五脏六腑四体百骸。有溪有谷。有原有街。其问经隧井然。 步里秩然。莫非怪也。则何莫可测之。而得其交会。得其阻输。盖人身一天地也。四海九州具焉。舆图载彼脏腑。 三指是我路程。人无路程。几何不南辕而北其辙。梯山而航及海。以此测先生之医径。固先生医学中一帙。四海 九州地母经也。岂惟医事。以此测先生之生平。凡向导博奥之学。现诸琅签秘笈者。何莫由斯径也。医其可以不 径哉。不径则沧海能不迩而涉。泰山可不卑而登。吾意其人遇渊必跃。陨在是矣。否则得墙而面。无或撞乎。径 之为言。路也。浮沉迟数。虚实冷热之间。若大路然。医而陨与撞。宁致有此。况今宗风大盛。谁不帝畿京观 其人者。即使町畦之子。朔南未辨。亦复此据一丘。彼拥一壑。凡山径之蹊间。蒙茸荆棘处。无不设有一座。终 南在其跬趾下者。若与先生斗捷。恐径反在彼。而不在此。则岂特先生之径。其犹有蓬之心。而余之为此测。其 犹有蠡之心也夫。是又不能为先生解嘲于万一也。岁康熙九年庚戌正月灯节后三日。新安草墅程应旄郊倩甫识。 〔郁氏(震)医书纂要集〕未见 徐春甫曰。郁震。字鼎文。苏州常熟人。累世业医。至震尤读书尚气节。初以明医征至京。复以才武。从偏 师经略 西域诸国者三。以功赐三品服。世授苏州府医学正科。着医书纂要集等。 〔周氏(溥)方法考源〕未见 〔用药歌括〕未见 按上见于河南通志。 〔郑氏(镒)云峤医说〕国史经籍志十卷未见 祥符县志曰。郑镒。字尚宜。业医。疗病多神异。问奇探秘。年逾七十。着述不辍。有续医说杏花春晓堂 方。方法考诸书。行于世。 〔杏花春晓堂方〕未见 〔方法考〕未见 〔医书百朋〕未见 按上见于开封府志。志作郑谊。似误。 〔费氏(杰)名医抄〕未见 山阴县志曰。费杰。字世彦。曾大父子明为元世医宗。杰故以医承其家。性古悫敦笃。邑人患剧疾,虽百里 外。必迎候。杰至杀一二剂辄效。尝设药饵。以周邑之HT独。葬疏远无归者数十人。嫁外姓之孤者五人。郡守戴 HT尤重其雅谊。加宾礼焉。所着有畏斋诗稿。名医抄。经验良方。为世所宗。 〔经验良方〕未见 〔徐氏(沛)医学决疑〕未见 松江府志曰。徐沛。字泽卿。少从周莱峰游。以文章行谊相切。读书博涉。尤精内经。用以诊疾辄起。所 着有方壶山人稿。及医学决疑。 〔刘氏(伦)济世内科经验全方〕三卷存 〔高氏(昶)钤法书〕一卷未见 青州府志曰。高昶。益都金岭镇人。性醇浓正直。以济利存心。弘治间。传异人医术。直抵精明。诊视察故。 辨证出奇。天下让能。群医莫及。时号为卢扁。尤专伤寒钤法。定脉不差时刻。所全活者不可胜计。抱疾求疗者。 踵门无虚日。尤注念贫困家。务与善药。未尝有责报心。行年七十余卒。逮属纩。问药者犹在门也。所着有钤法 书一卷。 〔周氏(文采)医方选要〕十卷存 兴献王序曰。周官医师。掌医之政令。聚毒药以共医事。曰王之食饮。曰万民之疾。曰疡者皆有医。先生 懋先人之德。又济之以生生之具。故人弥厥性。罔有阏札者。岂非顺化之治哉。迨我祖宗。治政师古。设有内外 医药院局若干所。为虑已深。为具已悉。为天下赖已广。即周官之良法美意。亦不能过是。但名医多萃于都邑。 而穷檐屋。疾病者何限。惠政先于所近。而遐陬僻壤。率多庸医。如是而求仁泽之无渗漏。其可得哉。然欲俾 医道之无间。而仁泽之旁洽。非假医方以博视之。不可也。吾受封以来。修齐之暇。每令良医周文采等。于诸方 书中。精选其方之简明切要。而有征功者以进。吾躬为较阅。得十卷。裒成一帙。名之曰医方选要。以与天下疾 病之人共之。苟遍得是书所选简要之方。以攻所疾。则垂毙之命。庶乎可生。而为太平考终之人矣。虽然。人所 自致之病。是方或可治之。若其病于冻馁。病于徭役。病于宪纲。病于征输。病于锋镝之患。而不能起者。则惟 好生之圣天子。若赞化之贤宰执。能相与消息调停。以通其关节脉络。而生之全之。安之养之。俾少可壮壮可老。 少壮可终。事其老。而咸跻于寿域焉。顾敢谓是方之 能尔哉。国语曰。上医医国。其次医人。盖此之谓欤。因序而书之篇端。时弘治乙卯冬十一月望。大明兴王书于 中正斋。 自序略曰。弘治乙卯秋七月既望。敬蒙王殿下令旨。命巨文采集录医方。臣悚愧之余。遂稽颡再拜而叹曰。 仁矣哉。我王之用心也。盖仁之蕴于中者。深浓而莫测。故其发于外者。充大而难御。惟殿下天衷纯粹。纤欲不 留。仁之蕴于中者。而其深浓可知。以故发而为孝敬。为友爱。为恩礼。以慈祥。以抚众。其仁之发于外者。亦 可谓充且大矣。而睿意尤以为人之有身。不能无疾。攻疾之要。非药石不可。然药石之当否。又系乎医方之良不 良耳。于是不以臣为愚陋。乃命集录古今良方。欲嘉惠遐迩。其仁之充大。又可以胜言哉。臣幼承家学。服膺有 年。第以质性愚劣。虽苦心极力。未能得其要领。今只承睿命。遂忘其鄙陋。勉强择出平日所闻所见。及常用有 验之方。去其繁而就其简。分门别类。凡十卷。名之曰医方选要。庸成编帙。敬陈睿览。然但愧其择之未当。无 以上副殿下寿众之仁心也。他日赐及远近。使人因是疾用是方。而傥获功效之一二。是岂臣之能所致哉。实惟殿 下之仁。有以及之也。仁之泽愈流而愈长。天之庆益臻而益炽。胤柞绵远。与国咸休。盖将并天地之悠久矣。臣 草茅贱质。临书不胜惶惧之至。谨拜手稽首上言。弘治八年冬十月吉旦。良医副臣周文采再拜谨书。 徐春甫曰。周文采。兴府良医。得内经之要旨。该究诸氏方书。治疗尽效。睿宗献皇帝命选经效奇方。编次 成书。共损民瘼。世宗继念生民疾苦。复梓颁行天下。名医方选要。 四库全书提要曰。医方选要十卷。周文采编。李时珍本草纲目引。作周良采。字之讹也。其里贯未详是书乃 其为蜀献王椿侍医时。承献王之命所作。则洪武中人也。每门皆钞录古方。而各冠以论。嘉靖二十三年。通政使 顾可学奏进。诏礼部重录付梓。仍行两京各省翻刻。前有献王序。及文采自序。并载礼部尚书费采题覆疏二篇。 盖亦翻刻本也。 按是书。弘治八年宪宗第四子兴献王杭命良医周文采而所编也。献王及文采序。详记其年月。提要曰。洪 武中蜀献王椿所命。其失检之甚。何至于此。 〔应氏()删补医方选要〕十卷存 〔王氏(鏊)本草单方〕明志八卷存 自序曰。予读大观本草。见汉晋以来。神医名方。往往具在。间取试之。应手而验。乃知药忌群队。信单方 之为神也。而世不及见。穷乡下邑。独以海上方为良。不知古方固犹在乎。而散见杂出。仓卒之际。未见检寻。 予在翰林日多暇。手自抄录为一编。对病检方。较若画一。不敢自秘。因梓刻以传。于乎。群队之患。非独医药 也。用人用兵。盖莫不然。有能得是方而治之。其可少瘳已乎。弘治丙辰。翰林院侍读学士兼左春坊左谕德王鏊 序。 又曰。始余捃摭诸方。未克汇粹。吾弟秉之益加搜讨。许忠甫又细校之。始有端绪。又以近世名医。如东垣 丹溪之论。冠诸篇首。庶览者晓知病因。随病用药。命延哲刻而传之。 钱谦益曰。王少传鏊字济之。吴县人。成化十一年进士及第。自编修。历官吏部右侍郎。正德元年。入内阁。 进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加少传。改武英。四年致仕。嘉靖 初。遣行人存问。将召用而卒。谥文恪。 〔方氏(如川)重证本草单方〕六卷存 自序曰。古称神农尝味。得药三百六十五种。分上中下三品。养性养命攻病。各从其类。世渐增多。着见本 经。兹不具论。如华元化以萍齑吐蛇。盛怒愈疾。乃品外单行。庸非长桑公乘秘禁者耶。唐代犹尚目为天宝单方。 概宋纂修本经。栝百氏。可谓该备。金元诸家,背经撰论。创汤液本草。遂与微言脱异。禁方迥别矣。农皇道 。至是中辍。吁。此医药之大变也。故外经亡于汉。而望色闻疹之法替。佗书焚于魏。而抽割湔洗之技衰。本 草背于胡。而处方和济之道隐。谬戾相仍。踵罗夭枉。作俑流毒者。固农皇之罪人。盖日中则昃。不私于人者。 使之然也。明兴扫清寰宇。气运聿回。方今海内元老,频上寿。恩询非一。昭于国典。宁令大和元气。有拥阏 不流。于是焦太史荐出禁方。佐梦圃郑先生济穷乡下邑之无从就疗者。板行。意且未惬。欲辑本草单方。广设津 梁。属余偕郑克明氏校阅。求与古合。若从旧刻及续编,其诸病候。弁以金元时语。譬之太玄系易繇辞。其不可 也必矣。昔人欲刊正周易。及诸药方。先诣祖讷共论。祖云。辨释经典。纵有异同。不足以伤风教。至于汤药。 小之不达。便致寿夭所由。后人受弊不少。何敢轻以裁断。余鉴此言。特搜古论。易去方药。悉遵本经。庶几圣 哲灵踪。循辙可讯。其诸异宜。条载凡例云。新都后学方如川撰。 郑泽序曰。自高氏之脉诀行。而王叔和脉经不讲。识者谓乱人脉者诀也。夫周身经络。合周天缠度。天 行万古无舛。则人精息息相通。以手拊手者。尚曰或乱之也。而况金石草木,飞潜蠕动五方之风土。既三品之 贵贱复殊。案而考 焉。仅一本草。犹将弁髦弃之。则源之不穷。流于何有。夫本草者。大神圣垂世之经。诸贤哲冀圣之业。且然也。 又安望所载之单方。人竞读哉。吾里方君士弱以儒贯医。博综之余。穷心本草。举震泽单方旧本。敷理阐精。刊 讹正绪。而着就一编。为若干卷。余得手读之。较余曩者所集经验方。庖脔迥别矣,因为士弱斯编也。天生地养。 成性不变。经之谓也,圣作明述。执理不易。方之谓也。是有体之学也,体既备矣。用斯赅矣。藉令察病者影响。 按方者仿佛。下圭投剂。和害参半。则此方不几穷乎。顾非穷于方。穷于用耳。余顾用是者。宁以方合病。毋以 病合方。蓝中出青。习门□功,是又为有用之学,士弱以为何如。士弱曰。善。请梓行之。俾同志知所用焉。则 且与脉经相表里矣。万历庚戌端阳日。墨宝斋居士郑泽题。 〔王氏(纶)明医杂着〕一卷存 自序曰。予修本草集要。既板行矣,或问于予曰。子之本草。人皆爱之。然尚复有他书可行者乎。予答之曰。 有而未成也。予尝欲着随证治例。使穷乡下邑。无名医者。可按方治病。闭户一月。纂成五篇。后觉渐难下手而 止。又见诸发热证多端。而世医混治误人。遂欲分别诸证。萃为一书。尝着论一篇。以见大意。又尝欲续丹溪语 录余论等书。着得医论二十条。及补阴枳术等丸方论。皆未及成书。今方奔走仕途。何暇及焉。俟他日退休林下。 庶可续成诸书。以行世也。因出示之。或者曰。此虽未成书。然皆切要之论。人所急欲用者。吾闻仁者急于救人。 若早得一条一论,以开迷误。济困苦。以甚美矣。何况连篇累牍有如此。而不早出示人。乃曰。必俟他日成书焉。 无乃珍秘吝惜。恐非仁人之用心 耶。予笑曰。岂有是哉。子乃以是责我。请遂出之。遂名曰明医杂着。锓梓以传。尚俟他日续成全书。以毕予志。 弘治十五年。岁次壬戌。夏五月既望。赐进士出身亚中大夫广东布政司左参政慈溪王纶汝言书。 刘桂曰。凡人血病则当用血病。若气虚血弱。又当从血虚。以人参补之。阳旺则能生阴血也。东垣曰。血脱 益气。古圣人之良法,补胃气以助生发之气。故曰。阳生阴长。用诸甘剂。为之先务。举世皆以为补气。殊不知 甘能生血。此阳生阴长之理也。故先理胃气。人之身内。以谷气为实。近时医者,多执王汝言明医杂着云。阴虚 误服甘温之剂。则病日增。服之过多则死。由是一切脾胃饮食劳倦之证。认为阴虚。惟用四物汤。加苦寒之药。 吾恐地黄当归,多能恋膈。反伤胃气。所谓精气血气。何由而生。血未见生。而谷气先有所损矣。昔一士人。形 肥而色白。因见明医杂着所载补阴丸。服之数年。形瘦短气。蜀医韩天爵用辛热剂。决去其滞余。而燥其重阴。 和平无恙。此则未达方书。而轻卒自误。可不戒哉。 〔薛氏(己)明医杂着注〕六卷存 〔王氏(纶)医论问答〕一卷存 〔沈氏(时誉)医衡〕未见 苏州府志曰。沈时誉字时正。华亭人。工医。徙吴居桃花坞唐寅别业。切脉若神。投剂辄起。晚年筑室山中。 着医衡。病议。治验诸书。 〔病议〕未见 〔治验〕未见 〔亡名氏保生余录〕无卷数存 按是书。分大人科。眼科。口齿咽喉科外科妇人科小方脉科六门。不析卷数。嘉靖甲申南汀赖恩序。 称古有保生余录一部。鄞乡致张君廷韶。先君子介庵先生居齐东时。刻梓印行。以惠人人云。则当时既不详成于 谁手。 〔传氏(滋)医学集成〕明志十二卷存 徐春甫曰。传滋。字时泽。号HT川。浙之义乌人。敏颖博学。下问谦恭。医术甚精。且不自足。活人不伐。 着医学集成。 〔医学权舆〕四卷存 按胡文焕百家名书所刻。书仅一卷。不着撰人名氏。盖系所节钞。 〔饶氏(鹏)节略医林正宗〕八卷存 黄序略曰。临川饶东溪叟之医之学。得其源委。已人危矣。如手发蒙。余偶入广。经长乐。徂暑。用其药 果验。间适递药者爽实。余且待持。时天气斗热。东溪不旋踵而至。曰。药服乎。从者讹。其慎重如此。是能知 所敬矣。一日乘余情暇。袖其平日手纂仲景东垣等四子医要一集。请曰。吾每奏效于贵游家。有此愿畀一言。以 弁其端。东溪江右人也。久游广海。天隆其寿。游久则阅历熟。寿隆则智能精。手纂四子之要。可谓得医学之的 者矣。东溪执昔者之敬而不衰。斯可将四子而肩淮阴矣。于乎。主敬一说。所关最大。岂特止于医哉。功用宏博。 实吾儒之家法也。医于儒有近。可与言。故言之。叟名鹏。字九万。以医功冠带于正德壬申之祀。东溪其别号云。 〔虞氏(抟)医学正传〕明志八卷存 自序曰。夫医之为道。民命死生所系。其责不为不重。 藉或不经儒术。业擅偏门。懵然不知正道。不反几于操刃以杀人乎。粤自神农尝百药制本草。轩岐着素问越人难经。皆所以发明天地人身阴阳五行之理。卓为万世医家祖。不可尚已。厥后名医代作。蹑圣门而探玄微者。 未易悉举。又若汉张仲景。唐孙思邈。金刘守真张子和李东垣辈。诸贤继作。皆有着述。而神巧之运用。有非常 人所可及也。而其所以辨内外。异攻补。而互相发明者。一皆祖述素难。而引伸触类之耳。其授受相承。悉自正 学中来也。吾邑丹溪朱彦修先生初游许文懿公之门。得考亭之余绪。爰自母病。刻志于医。求师于武林罗太无。 而得刘张李三家之秘。故其学有源委。术造精微。所着格致余论局方发挥等。旁皆所以折衷前哲。尤足以救偏 门之毙。伟然百世之宗师也。东阳卢和氏类集丹溪之书为纂要。俾医者出入卷舒之便。其用心亦勤矣。愚以观之。 尤未足以尽丹溪之余绪。然丹溪之书。不过发前人所未发。补前人所未备耳。若不参以诸贤所着。而互合为一。 岂医道之大成哉。愚承祖父之学。私淑丹溪之遗风。其于素难。靡不苦志钻研。然义理玄微。若坐丰。迨阅历 四纪。于兹始知蹊径。今年七旬有八矣。桑榆景迫。精力日衰。每憾世医多蹈偏门。而民命之夭于医者不少矣。 是以不揣荒拙。锐意编集。以成全书。一皆根据乎素难。从横乎诸说。旁通己意而不凿。以孟浪之空言。总不离 乎正学范围之中。非敢自以为是。而附会以误人也。目之曰医学正传。将使后学知所适从。而不蹈偏门以杀人。 盖亦端本澄源之意耳。高明之士。幸毋诮焉。时正德乙亥正月之望。花溪恒德老人虞抟序。 徐春甫曰。虞抟字天民。号恒德老人。浙之义乌人。世 业医。抟幼颖悟。承家传之学。深究素问。治效益高。晚年八旬。有医学正传行世。 四库全书提要曰。医学正传八卷。明虞抟撰。抟字天民。自号花溪恒德老人。义乌人。是书成于正德乙亥。 其学以朱震亨为宗。而参以张机孙思邈李杲诸家之说。各选其方之精粹者。次于丹溪要语之后。复为或问五十条。 以申明之。 〔方脉发蒙〕明志六卷未见 〔苍生司命〕八卷存 〔周氏(宏)卫生集〕医藏目录四卷未见 四库全书提要曰。卫生集四卷。明周宏集。宏始末未详。前有正德庚辰宏自序。复系以五言律诗一章。词颇 近俚。其论外感法仲景。内伤法东垣。湿热法河间。杂病法丹溪。尚属持平之论。然亦大略如是。未可执为定法 也。 〔沈氏(绶)山林相业〕十卷未见 〔黄氏(五辰)医家正旨〕六卷未见 按上见于江阴县志。 〔医经正宗〕八卷存 〔朱氏治病要语〕十二卷未见 曹于汴序曰。余曩阅缝藩东壁公所自撰墓志铭。服其达于生死。赋小诗赞之。此观辛复元氏所为公传。更悉 诸懿行。复元向余言。公晚年孳孳于学。公之孙诚一奉公命。从辛子游。能忘其贵。而笃于道。一气钟耶。庭训 耶。俱可窥矣。诚一手公所着治病要语示余。以仁义礼智信五字为基。胪列十要。而参以素问本草。及诸家方诀。 为卷十二。盖寿天下之书也。诚一曰。吾祖初着此书。计卷四十。继减为二十。又继减为十二。此亦先世所称日 减而近于放下之指矣。 世人能捐技俩埒此者亦鲜。即此是学。即此是道。宜其达于生达。况以下区区世味。乌能动乎。吁嗟。公者。 且从生死以下忽动。(仰节堂集○下有阙)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