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籍考》
书名:中国医籍考朝代:丹波元胤作者:时间:

[卷五十八] 方论(三十六)

    〔张氏(时彻)摄生众妙方〕医藏目录十一卷存 自序曰。夫内经灵枢。言摄生之旨甚详。然编简断蚀。博闻莫正其讹。衍译精微。肤士徒剽其绪。流播益遐。 谬本初矣。春秋以来。乃有越人阳庆淳于意之徒。潜授禁方。隐垣知物。施诸治疗。咸称神明。而术数奇咳。罔 所传布。其后乃有华佗。益用刳腹洗肠之技。而遭匪其人。殒身圜棘。狱吏却书。引火就燎。迄无遗焉。又其后 乃有东垣丹溪。未睹堂奥。颇沿流委。匪曰能神。亦称良师矣。今诸医家所循习。则多其铨综之方也。然变化无 穷。裁成互异。因时治疗。则岂无引而伸之者乎。余少婴多疾。药饵如膏粱。或己已病。或见己人之病。辄以 其方。录而藏之。久乃遂成简帙矣。夫物我一体。戚休同之。倘可以解患苦。而养元和。将疾走告语孳孳。况敢 以自私秘乎。爰分表门类。次第其书。而付之梓人。 钱谦益曰。张尚书时彻。字惟静。鄞县人。嘉靖癸未进士。兵部武选主事。改礼部仪制。出为提学副使。历 官南京兵部尚书。以日本人犯勒归。有芝园集五十六卷。(列朝集) 四库全书提要曰。摄生众妙方十一卷。明张时彻编。时彻字维静。鄞县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 书。事迹附见明史张邦奇传。是编分四十七门。标目繁碎。自序 云。每见愈病之方。辄录而藏之。盖随时抄集而成。未为赅备。 〔急救良方〕医藏目录二卷存 自序略曰。曩得急救方一本。每携以自随。或以自治。或以治人。卒多惩应。间有新得。辄从其类附益之。 其讹舛无验者。删黜之。遂付梓人刻焉。 四库全书提要曰。急救良方二卷。明张时彻撰。分三十九门。专为荒村僻壤之中。不谙医术者而设。故药取 易求。方皆简易。不甚推究脉理也。 〔汪氏()名医类案〕国史经籍志十二卷存 自序曰。予读褚氏遗书。有曰。博涉知病。多诊识脉。屡用□药。尝抚卷以为名言。山居僻处。博历何由。 于是广辑古今名医。治法奇验之迹。类摘门分。世采人列。为书曰名医类案。是亦褚氏博历之意也。自夫三坟坠 而九丘湮。方书繁而经论废。或指素难以语人。鲜不以为迂者。医之术日益滥觞。通经学古。世不多见。昔郑公 孙侨聘于晋。适晋侯有疾。卜云。实沈台骀为祟。史莫之知。乃问于侨。侨具述高辛玄冥之遗。参汾主封之故。 四时节宣之道。通国惊异。以侨为博物君子。太史公作史记。传淳于意。备书其治病死生。主名病状。诊候方脉。 详悉弗遗。盖将以析同异极变化。求合神圣之道。以立权度于万世。轩岐俞扁之书。匪直为虚诙已也。今予斯编。 虽未敢僭拟先哲。然宣明往范。昭示来学。既不诡于圣经。复易通乎时俗。指迷广见。或庶几焉耳。学人譬之由 规矩以求班。因彀以求羿。引而伸之。溯流穷源。推常将不可胜用矣。书凡十二卷。为门一百八十有奇。问附说 于其下云。 江应宿序略曰。先君子清修力学。不偶于时。抱攻医。数起人危疾。未尝以医名。家藏禁方。及诸子列传。 无虑百数十种。披阅适。手录以备遗忘。积二十年所。遂成是书。分门析类。为卷十二。为条二百有奇。草创 未就。遽尔见背。应宿不肖。髫龀多病。趋庭问难。颇契其旨。弱冠奉方伯叔父之滇南。寻游吴越齐楚燕赵间。 博采往哲奇验之迹。载还山中,惧先集未梓。久而散逸。因取遗稿。编次补遗。亦越岁十九。凡五易抄。更与伯 兄参互考订。勒成全书云。 钱谦益曰。江秀才字廷莹。歙人。王寅曰。廷莹早岁明经。本为用世之具。抱废弃。放情于诗。九边有 论。遏籴有书。犹未忘用世之志。 杭世骏序曰。内经以五运六气三部九候原生人之疾病。诊有一定之法。刺有一定之针。此所谓案也。雷 公年幼小。别而不能明。明而不能彰。阴阳二十五人。先师之秘。伯高不能尽知。天地动静。五行迁复。鬼臾区 上候不能遍明。通阴阳。推四时。握五纪。藏其言于金匮。书其对于玉版。隆以天师之号。而无所让。岐伯一人 而已。岐伯千言万语。汗漫极于六合。曰。无盛盛无虚虚。约以二言。此灵素之总龟也。经所谓实者泻之。虚 者补之。此二语之注脚也。是之谓其言也立。言立而案存。后虽有良医不能易。所谓南山可移。此案不可动也。 秦越人张仲景皇甫谧杨上善。导其源而益显。张洁古刘河间王海藏李东垣。畅其流而大明。末流稍分。人自为师。 家自为学。能杀生人。而不能起死人,黄帝雷公以十全。周礼医师。亦言十全为上。灵枢言。上工十全其九。 中工十全其七。下工十全其六。岐伯 言。上工救病于萌芽。下工救其已成。救其已败。彼所谓中工。皆今之上工也。周礼。十失四为下。在今犹为中 工。中工之所不失者。亦幸得之。案不足录。上工之案。则其可存者也。明嘉靖时。休宁江秀才尝取历代名医之 已验者。辑为类案。子应斗应宿足成之。吾观太史公之传淳于意。则意之医案也。陈寿之传华佗。则佗之医案也。 李延寿之传徐文伯。则文伯之医也。后史以医为小道。传方术者。略而不书。而案之存于史者益寡。诸医之良者。 自得其术。幸而不终至于泯没。江氏赅而存之。意良善也。书久残失。而字句讹谬。吾友魏玉横氏精于医术。能 穷其源。附以己见。而论议不至混淆。鲍以文氏博于考索。能知其故。刊其讹字。而汤齐不致贻误。过而请序。 余不知医之术。而能深见其理。是书也出。医学入门之阶梯也。虚衷玩索。由病以求其源。而轩岐不难羹墙遇之。 吾所告于世医者有三。一曰审脉。自伪王叔和脉诀行。左为人迎。右为气口。庸医奉为科律。二语不知其何本 也。六节脏象云。人迎阳脉。气口阴脉。可言阴阳。不可言左右也。人迎在结喉之左右。气口即寸口。亦曰脉口。 为诸脉之总汇。在手鱼际之后一寸。人迎有左右。气口亦有左右。明于人迎气口。则知四经十二从。以通于十二 原。以贯于三百六十五气穴。三百六十五经络。所谓钩毛弦石溜。与夫春弦夏钩秋浮冬营者。洞若观火矣。今之 医不知脉。一曰辨药。神农以赭鞭鞭草木。一日而遇七十毒。以身试。而着本草经。辨药之性也。必深明于温凉 平毒之性。而后得君臣佐使之用。固也。然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石药发颠。芳草发狂。辨之不易明。知之亦不 易悉。苟非陶弘景陈藏器其人。未有不误用者。而今之医不知药。知 脉矣。知药矣。吾又益之以一言。曰慎思。语曰。医者意也。黄帝有问。岐伯即知其人之病之由。雷公有问。黄 帝即知其人之病之由。以意决之也。此即黄帝岐伯之医案也。若其病不应脉。当思其病。脉不应病。当思其脉。 药不应病。当思其药。三者相参。思之思之。其有不合者寡矣。医之有案。盖未有出此三者。遵其道而用之。人 人皆可以为良医。人人皆可以立案。太和保合。使斯人各得尽其天年。而不夭折于庸妄人之手。以文氏重刊之功。 岂不伟哉。余固不惮哓哓以辨。以文氏曰。子之辨予知之。而不能脱诸口也。盍尽言之。遂书之以为序。(道古 堂集) 四库全书提要曰。名医类案十二卷。明江编。其子应宿增补。字民莹。歙县诸生。因病弃而学医。应宿 遂世其业。其书成于嘉靖己酉。所采治验。自史记三国志所载秦越人淳于意华佗诸人。迄元明诸名医。捃摭殆遍。 分二百五门。各评其病情方药。所随事评论者。亦夹注于下。如伤寒门中许叔微秘结而汗出一案。众医谓阳 明自汗津液已漏。法当用蜜兑。而叔微用大柴胡汤取效。则谓终以蜜兑为稳。又如转胞门中。朱震亨治胎压 膀胱一案。犹令产媪托起其胎。则谓无此治法。其言不确。凡斯之类。亦多所驳正发明。颇为精当。第尸蹶门 中。附载针验引。及西阳杂俎所载。高句骊人。言发中虚事。与治病毫无所涉。难产门中。引焦氏类林。载于法 开令孕妇食肥羊十余脔。针之即下事。即不明食羊何义。又不明所针何穴。亦徒广异闻。无裨医疗。皆未免骛博 嗜奇。然可为法式者。固十之八九。亦医家之法律矣。初成是编。未及刊刻。殁之后。应宿又以之医案 。分类附之。而应宿医案亦附焉。岁久版。近时 歙县鲍廷博又为重刊。其中间附考证。称案者。乃魏之所加也。之字玉横。钱塘人也。 〔魏氏(之)续名医类案〕六十卷未见 杭世骏序曰。黄帝言不能起死人。而不杀生人。扁鹊述其言。是病已成。虽黄扁不能使之生明矣。其有本无 病。或小有病。而误针之。误药之。以至于不可救。则粗工之罪也。然而病者之妻子父母。转诿之命与数。而粗 工哓哓自解。且以为吾尝尽心于是。而不谓其人之不克承也。天下如此其大。岁月如此其悠且久。粗工遍满宇宙。 如此其众。计其一日之中。方心毒手。所斩刈戕贼者。各列其姓氏。各存其医案。盖较之谳狱决囚之册。或相十 佰。或相千万。而不可底止。幸矣。其各相抵讳闵默。而不以告人。故其案如飘风阴火。随时灭没。而世莫知也。 一二上工。诊脉审。运针当。处方慎。又遇其人之福浓而算长者。会逢其适。而痿者立起。于是乎喜谈而乐道之。 或以为得效。或以为经验。笔之为书。而立之为案。自宋迄今。凡几百家。传其术者。宝其方。神其术。鳃鳃焉 转相告语。随随然帖耳而听受。杭子曰。嘻。甚矣。其沾沾自喜也。以阴阳而论人。有二十五生。是人即有是病。 有是病即有是医。医者知其人。知其时。知其脉。因势而利导之。黄帝扁鹊去人不远也。不读黄帝扁鹊之书。而 欲试黄帝扁鹊之术。死者不能使之生。而生者即可致之死。语云。学医人费。人之类多。至二十有五。而医之杀 人则一。曰。不学而已。学之道何从。则读黄帝扁鹊之书而已。黄帝存乎。曰死矣。扁鹊存乎。曰死矣。类案 具在。发明其书之旨也。类案传。虽谓黄帝扁鹊至今不死。可也。篁南江氏汇集前哲之案而刊之。吾友魏玉横氏 又从而 广之。粗工观之。则以为已陈之刍狗。而杭子观之。则医家之蒙求。何也。玉横氏能读黄帝扁鹊之书者也。合土 者必有其范。伐柯者必有其则。以是为学医者之范与则。而思过半矣。医案云乎哉。(道古堂集) 四库全书提要曰。续名医类案六十卷。国朝魏之撰。之既校刊江名医类案。病其尚有未备。因续撰此 编。杂取近代医书。及史传地志。文集说部之类。分门排纂。大抵明以来事为多。而古事为书所遗者。亦间为补 苴。故网罗繁富。细大不捐。如疫门。载神人教用香苏散一条,犹曰存其方也。至脚门。载张文定患脚疾。道人 与绿豆两粒而愈一条。是断非常食之绿豆。岂可录以为案。又如金疮门。载薛衣道人。接已断之首。使人回生一 条。无药无方。徒以语怪。更与医学无关。如斯之类。往往而是。殊不免芜杂。又虫兽伤门。于薛立斋虫入耳中 一条。注曰。此案。耳门亦收之。非重出也。恐患此者不知是虫。便检阅耳云云。而腹疾门中。载金台男子。误 服干姜理中丸。发狂入井一条。隔五六页而重出。又是何义例乎。编次尤未免潦草。然采摭既博。变证咸备。实 足与江之书。互资参考。又所附案语。尤多所发明辨驳。较诸空谈医理。固有实征虚揣之别也。 〔吕氏(应钟)葆元行览〕未见 江阴县志曰。吕应钟。字符声。太医吏目。传禁方而变化之。能望气决人死生。或谈笑间。疗人痼疡。着葆 元行览。世效单方两书。邑令胡士鳌为序。 〔世效单方〕未见 〔卢氏(志)医学百问〕未见 按上见古今医统。 〔万氏(表)济世良方〕国史经籍志五卷存 万斯大曰。高祖鹿园公。讳表。字民望。性至孝。少孤。奉母王恭人教唯谨。母卒。庐墓三年。以世职。中 正德庚辰武进士。晋都指挥。督运至淮。见饥民满道。先赈后报。升浙江司阃。抑镇守中官。绝其干请。迁南京 大教场。坐营饬营伍宿弊。惩魏国悍弁之干纪者。历任漕运参将。广西副总兵。淮安总兵。提督漕运。佥书南京 中府都督同知。逾年病卒。年五十九。(学礼质疑万氏世纪) 〔万氏(邦孚)万氏家抄济世良方〕(一本作医学入门良方考)六卷存 万邦孚曰。予先大父刻济世良方。凡五卷。行于世久矣。日久板坏。孚重刻之。因以续得经验诸方。随门增 入。盖不敢秘,抑欲以承先志也。又集脉诀药性附于末。为第六卷。庶施治者。察脉认药。参以成方。或不至以病试云。 万斯大曰。吾祖瑞岩公。讳邦孚。字汝永。黄淑人出。由先职升浙西运总。以军法部署漕卒。岁漕数十万。 如期毕集。不失籽粒。晋山东都司佥书。倭薄釜山。朝鲜告急。廷议谓公南人习舟。乃拜游击将军。帅南京龙江 营水师。克日赴援。已檄守鸭绿江。转漕辽阳。给食不乏。擢温处参将。移野狼山副总兵。晋都督佥事。总兵福建。 期年以病归。与乡先生饮酒雅歌。诗名一枝轩草。年七十五卒。(学礼质疑万氏世纪) 〔万氏积善堂秘验滋补诸方〕一卷存 〔丁氏(凤)医方集宜〕明志十卷存 丁明登序曰。余家上世以来。率精于医。洪武间。吾祖仲宝翁以耆德推重乡评。承京兆委署本邑事最久。其 神异尤多。成化间。吾祖德刚。江之浒芦苇丛薄间多虎暴。德刚翁 为文祭之。虎渡江去。地遂无虎患。又尝还人遗金。至今祭虎还金事。里中人犹津津然能道之。其它行事。具见 庐陵孙公鼎传中。暨吾祖伯远。读书龙洞山中。遇异人授秘方。后令朝城。九载致政。其交游迓游燕京。当时在朝 诸老。如刘公大夏屠公镛公钟曾公鉴顾公佐潘公祯。惧重翁之品。欢然与相酬唱。篇什甚众。盖屡世皆擅活人 妙术。其遗方秘简。历更以来。亦颇散逸。逮吾王大父竹溪翕。精心慧识。始搜括蠹余。而表章之。参以古方。 益以己所证验。裒集成书。凡有十卷。其书首病源。次形证。次脉法。而治法治方治验又次之。一开卷而病者之情 形。与用药之会。了然指掌。尝曰。医者意。意者宜也。因名之以集宜。顾散帙旧藏笥中。余惧其久而浸以散 失。使前人一活片人心地。湮没不传。不忍也。又闽地绝少医药。以祷赛代针砭。以巫当医王。一有寒暑霜露 之虞。束手无策。况其大者乎。于是谋寿诸梓。以广其传。惟吾王大父仁心为质。其天性孝友。忠诚不欺。诸不 具论。论其细者。于凡贫难之人乞医药。浓资给之。婉慰藉之未已也。又谆复期以来。告必无自沮。殷殷然应之 无倦色。于戏。此其心何心哉。慎斯术也以往。则必不遗微细。则哀此独。旨哉王大父良相良医之论。真知言 也。吾故因叙是书。而并及其制行大略。以见吾王大父苦心济人之意。非只区区剿古人绪论。以衍岐黄一脉已也。 按是书。明志旧为丁毅所着。然毅则登明序所谓德刚也。今改订焉。 〔王氏(文禄)医先〕一卷存 题词曰。上医治未病。不治已病。治未病。易而无迹。治已病。劳而罔效。是故治未病者。多忽。而已病 者。始求 诸医。医虽良。其如病成何。膏肓之谕惜也。自秦以前。坟典完备。学出于一。养德养生无二术云,秦以后。坑 焚烬澌。幸素问犹传。学人弃而不讲。目为伪撰。盖不知多参赞至言。非圣弗能也。矧天子以至庶人。修身为本。 岂有遗身而能用世耶。是在辨之早焉已矣。于是作医先。盖先未病而医之。不施饵剂砭针。同跻仁寿之域。览者 庶以监予之心。岂曰不为良相当作良医云。嘉靖庚戌夏五既望。海盐沂阳生王文禄。 海盐县图经曰。王文禄。字世廉。少举乡荐。屡上春官不第。居身廉峻。未尝以私干人。遇不平时。叱骂不 避权贵。户出三百请编役。如民佐邑令成均田法。性嗜书。闻人有异书。倾囊购募。得必手校。缥缃万轴。置之 一楼。俄失火。大恸曰。但力救书者赏。他不必也。所着有艺草。邱陵学山。邑文献志。卫志。 〔杨氏(阙名)颐真堂经验方〕未见 〔亡名氏医学切问〕未见 〔陆氏(阙名)积德堂经验方〕未见 〔亡名氏法生堂经验方〕未见 〔刘氏(松石)保寿堂经验方〕未见 〔王氏(仲勉)经验方〕未见 〔禹讲师经验方〕未见 〔戴氏(古渝)经验方〕未见 〔亡名氏试效录验方〕未见 〔龚氏(阙名)经验方〕未见 〔亡名氏纂要奇方〕未见 〔濒湖医案〕未见 〔濒湖集简方〕未见 〔蔺氏(阙名)经验方〕未见 〔孙氏(一松)试效方〕未见 〔何氏(大英)发明证治〕未见 〔亡名氏济生秘览〕未见 〔锦囊秘览〕未见 〔芝隐方〕未见 〔世医通变要法〕未见 〔阮氏(阙名)经验方〕未见 〔坦仙皆效方〕未见 〔赵氏(阙名)经验方〕未见 〔杨氏(阙名)经验方〕未见 〔唐氏(瑶)经验方〕未见 〔邓氏(笔峰)卫生杂兴〕未见 〔张氏(阙名)经验方〕未见 〔王氏(英)杏林摘要〕未见 〔徐氏(阙名)家传方〕未见 〔郑氏(阙名)家传方〕未见 〔张氏(阙名)江切要〕未见 〔亡名氏生生编〕未见 〔奚囊备急方〕未见 按以上三十三书。见于本草纲目。引据医家书目。 〔钱氏(原浚)集善方〕明志三十六卷未见 镇江府志曰。钱原浚。字彦深。号愈庵。集书数千卷。手撮其精要。点校而读之。有得则标题于上。旁通医 术。着集善方三十六卷。 〔薛氏(己)家居医录〕明志十六卷(国史经籍志作七卷)未见 〔医学指南〕医藏目录十卷未见 〔内科摘要〕医藏目录二卷存 〔薛氏医案〕一卷存 〔薛氏医案〕七十八卷存 四库全书提要曰。薛氏医案七十八卷。明薛己撰。己字立斋。吴县人。是书凡六十卷。己所自着者。为外科 枢要四卷。原机启微三卷。内科摘要二卷。女科提要二卷。疠疡机要三卷。正体类要二卷。保婴粹要一卷。口 齿类要一卷。保婴金镜录一卷。其订定旧本。附以己说者。为陈自明妇人良方二十四卷。外科精要三卷。王纶明 医杂着六卷。钱乙小儿直诀四卷。陈文仲小儿痘疹方一卷。杜本伤寒金镜录一卷。及其父铠保婴掇要二十卷。初 刻于秀水沈氏。版已残阙。天启丁卯朱明为重刊之。前有明纪事一篇。载明病困时。梦己教以方药。服之得愈。 又梦己求刻此书。其事甚怪。然精神所注。魂魄是凭。固亦理之所有。不妨存其说也。己本疡医。后乃以内科得 名。其老也。竟以疡卒。诟之者。以为补益之弊。终于自戕。然己治病务求本原。用八味丸六味丸。直补真阳 真阴。以滋化源。实自己发之。其治病多用古方。而出入加减。具有至理。多在一两味间。见神妙变化之巧。厥 后赵献可医贯。执其成法。遂以八味六味。通治各病。甚至以六味丸。治伤寒之渴。胶柱鼓瑟。流弊遂多。徐 大椿因并集失于薛氏。其实非己本旨。不得以李斯之故。归罪荀卿也。世所行者。别有一本。益以十四经发挥诸 书。实非己所着。亦非己所校。盖坊贾务新耳目。滥为增入。犹之东垣十书。河间六书。泛收他家所作。以足其 数。固不及此本 所载。皆己原书矣。 〔黄氏(承昊)评辑薛立斋内科〕十卷未见 吴学损曰。薛立斋先生医案。女科。幼科。外科。俱有专书。足称美备。独于内科。所集尚欠序次。摘要善 矣。然读之或未能得其详。旧惟黄履素先生于各案中。摘集成书。名曰内科医案。诚补薛立斋之未备。嗣当不惜 余力。为订定以公世焉。(痘疹四合全书) 按上见于浙江通志经籍。 〔贺氏(岳)明医会要〕二卷未见 钱琦序曰。贺君岳少业儒。以母病风。遍求医。医莫能治。乃奋恚曰。母病弗瘳。儿奚儒为。于是尽购医家 书读之。逾年曰。吾知所以疗吾母矣。卒奉以周旋。母享高寿。又得苏医王氏惟雍之传。而业益精。里闾病。辄 就君治。治辄效。其门至暮。拥而且集。自是邑若郡。自侯以下。咸召君无虚日。藩臬间医。必以君对。缙绅游 历郡下。亦必迎君以往。由是君所及弥广矣。君间阅古方书。久之欣然意会。裒成帙。题曰明医会要。邑侯魏公。 精于医者也。心好之。未及锓。辄擢去。会旧邑侯夏公备兵海上。乃授指挥李元律梓行。属余序。予作而叹曰。 饥寒之病。常病于政。羸之民。常病于医。古之名夫医者。轩岐而下。则有如尹咸张刘辈。起其仆若毙。而国 命赖以寿。故曰上医医国。岂其技独神哉,将精其业者。特异乎人。惟精故名也。今时号医家者流。莫知素难灵 枢等为何籍。下此则借以规利累。百不一良。乃君独以儒业医。而着述有传如此。夫人以医拟相。言利物也。窃 疑过之。惠及永永。相业然乎哉。自二公相继抚吾邑。上下德之。喜吾民不病于政。乃今阅是书。犹夫政 也。又喜吾民不病于医。为之序。(临江先生集) 〔医经大旨〕医藏目录四卷存 凡例曰。岳尝辑明医会要。既板行矣。人多喜之。然后又纂医经大旨。非有他惑而重出也。蒙郡主刘公访岳。 颇谙医术。案发群书。督令采集。惟愧老钝疏庸。焉敢有违。遂勉强遵奉。谨摘历代诸贤要语。少加润色。以归 于一。其中金石古怪燥毒劫药。悉削不存。惧其祸人也。非敢自以为是条例于后。同志者乞斥正之。勿以狂瞽诮 予。幸甚。 〔皇甫氏(中)明医指掌图〕医藏目录十卷存 张鏊序曰。予门人皇甫生山暨其弟嵩岱。皆仁和知名士。别十年山来谒金陵。手书一编。阅之。明医指掌图 也。曰。山为是书三世。甲之亦三世矣。自其菊泉大父治轩岐。集履历经验效具蒙斋氏为伤寒指掌书。而云洲翁 成之。盖以广指掌也。图参内经。博采古哲遗方。变通不泥。凡旬岁而后成。为卷若干。首之歌赋。以括百病。 便于忆诵也。复为笺以原病。决疑也。继以诊视。判死生标本。而使人察也。又继以形以方。印证切而药剂良也。 且法度工能巧异可想见。武林灵秀。会人物艺文之美。而非久且专其业。曷克有此书成。云洲翁以授其子岫冈。 乃山以质于予曰。某小子不敏。重堕先志。愿一言以永其传。嗟乎。驺虞麟趾之德。世不恒有。常情苟矜一善。 其不为钻核焉者寡矣。杭人以医称皇甫氏至久。皇甫氏父子祖孙。醇谨无间。好急人难。至忘寝食寒暑。不计 偿报。顾又以此刻嘉惠锡类。是欲天下皆寿于医。而医皆跻于良且圣。君子恶得而弗与也云。 〔邵氏(达)订补明医指掌〕医藏目录十卷存 自记曰。余大父釜山先生笃志艺林。驰誉江左。及门问业者。多所显贵。而再入棘闱弗利。竟以逢掖老。吾 父幼敏慧。大父奇爱之。希其早就。不虞大父忽遘一疾。治不能瘥。遗命吾父曰。汝不为良相。且为良医。无何 吾父兼失所恃。阻试有司。遂改业医。自号念山。五十载以来。颇以是术名于世。吴城内外。老幼男女。病伤寒 痘疹者。得吾父即全活。难以数计。生不肖。体弱而多疚。力不能终举子业。吾父即命弃去。训读岐黄诸书。如 是者几易寒暑。稍有所得。则出云洲翁所着明医指掌。示不肖曰。向尔所习仲景伤寒。东垣内伤。河间热病。丹 溪杂病。此学之博者也。约而精则有是书尔。其宗之。予敬授命。朝研夕考。始喻其旨。真所谓抉秘钧玄。远绍 诸家之说。分标治本。阐明运气之宜。善矣。所微憾者。拘于图而局于论。显于证而晦于脉。详于方而略于法。 翻检尚有纡回。乃不揣原其所载。目则分之以门。方则聚之以类。而附列歌注。各以己意参入。俾学人因脉辨证。 缘证施治。弹指顷便度津梁。而余亦藉是多所解悟。盖余不幸。不生先生之世。犹幸去先生之世未远。可以私淑 门墙也。当世钜公。愿共鉴之。天启二年九月吉旦。长洲后学邵达行甫谨述。 江南通志曰。邵达。苏州人。北虞之后人也。喜读司马迁书。手不释卷。精于伤寒。手到病立起。有邻人以 乏食病。濒死。达于药囊中。裹金饷之。遂霍然。人号为仁山先生。 〔吴氏(显忠)医学权衡〕未见 徐春甫曰。吴显忠。字用良。号雪窗。休阳人。家世业儒。忠性好医。以戴人汗吐下法。而补之以利温和方。 足以 尽其医道之妙。名曰医学权衡。行世。 〔徐氏(春甫)古今医统〕明志一百卷存 自序曰。昔者上古之世。洪蒙未凿。民不夭札。厥后风气渐开。情窦日启。疾病生焉。黄帝恻悯。济以医药。 而内经作矣。后世因之。迨自秦汉唐宋以下。代不乏人。载之简篇。汗牛充栋。咸以神其术。妙其用。而跻天下 后世于仁寿之域者也。春甫家世业儒。恒读素问诸书。颇探索其医之赜。隐然而义理微茫。精渗错别。甲可乙否。 莫知适从。所以惮浩繁者。撮拾残言。谓之快捷方式。致使本源根核。无所稽考。其不淆圣经。而戕民生者。几希。 予不自惭愚陋。以平素按内经治验。诸子折衷。及搜求历世圣贤之旨。合群书而不遗。析诸方而不紊。舍非取是。 类聚条分。共厘百卷。目曰古今医统。盖采上古之法。以迨历世之良。而兼总于今日。统集异同,井然区别。汇 成编帙。粲乎可观,庶几厌繁者有所归。趋简者无少失。一开卷而医之法制权衡。始终本末。如视诸掌。其于养 生。不无小补。若谓全书曰非阙典。则犹俟于贤知者焉。嘉靖丙辰仲冬至日。新安徐春甫序。 〔医学入门捷要六书〕六卷存 〔鲍氏(叔鼎)脉证类拟〕未见 〔医方约说〕二卷存 自序曰。夫道无所本。则汗漫无归。学无所宗。则趋向靡定。医之为道。而人命系焉。不亦重哉。予家世业 儒。流传医道。厥有原自祖医系籍京师。予今叨授斯职。先君恒斋翁邑庠弟子员。受业大参节斋王公。益张是道。 予少事举业,数奇病繁。向究方书素难。恍有以得其要领者。着脉证类拟。我师少宰松溪程公序诸首梓行矣。或 谓予曰。子之类 撰。人皆爱之。若夫方书简便。诚医家入门之径也。惜未有遍及诸证之方。盍更发明之。则人咸跻仁寿。而嘉惠 无穷矣。予曰然。夫方书自张刘李朱戴王之后。作者纷纭。执见论证。漫无归一。嗟夫。以人之命。而试人之言。 岌岌乎殆哉。于是恫厥心。视为职分。后究先哲论治。会融玄妙。钩摘精要。编次成帙。名曰约说。词理简而 会归有元。说虽粗而向趋甚正。兹固步武遗踪。间亦窃附己意。皆素所亲试而多中者。可以按方治病。同志之士。 或有取焉。尚俟他日奏闻。道同一原。庶不负我高祖设教司人之命之寄也。是为序。嘉靖三十六年丁巳三月鲍叔 鼎书。 〔陈氏(仕贤)经验济世良方〕医藏目录十一卷(国史经籍志。作十卷。医藏目录。重出经验良方四卷。) 存 四库全书提要曰。经验良方十一卷。明陈仕贤编。仕贤字邦宪。福清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副都御吏。其 书首载医旨脉诀药性。别为一卷。次为通治诸病门。如太乙紫金丹牛黄清心丸之类。次分杂证五十二门。皆钞 录旧方。无所论说。自序称与通州医官孙宇。考定而成云。 〔医指〕医藏目录一卷未见 〔李氏(允恭)集秘方〕国史经籍志一卷未见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