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医籍考》
书名:中国医籍考朝代:丹波元胤作者:时间:

[卷六十三] 方论(四十一)

    〔喻氏(昌)寓意草〕六卷(四库全书提要作一卷)存 自序曰。闻之医者意也。一病当前。先以意为运量。后乃经之以法。纬之以方。内经所谓微妙在意者。是也。 医孰无意。而浅深繇是。枘凿繇是。径庭繇是。而病机之安危倚伏。莫不繇是。意之凝释。剖判荒茫。顾不危耶。 大学诚意之功在格致。而其辨尤严于欺慊之两途。盖以杀机每随于阴幽。而生机恒苞于粹白。庄周曰。天地之道。 近在胸臆。万一肺腑能语。升堕可怜。先儒人鬼关之辨精矣。昌谓医事中之欺慊。即众人之人鬼关也。奈何世之 业医者。辄艳而称儒。儒之诵读无灵者。辄徒而言医。究竟无主之衷。二三杂揉。医与儒之门。两无当也。求其 拔类者。长沙一人而已。代有哲人。然比之仙释。则寥寥易于指数。岂非以小道自隘。莫溯三氏渊源乎。夫人生 驱光逐景。偶影同游。欣慨交心。况于生死安危。忍怀侥幸。芸芸者物也。何以不格。昭昭者知也。何以不致。 惟虚惟无。萌于太素者意也。何以不诚格一物。即致一知。尚恐逐物求知。乃终日勘病。不知病为何物。而欲望 其意之随举随当也。不亦难乎。昌于此道无他长。但自少至老。耳目所及之病。无不静气微心。呼吸与会。始化 吾身为病身。负影只立。而呻吟愁毒。恍忽而来。既化我心为病心。苟见其生。实欲其可。而头骨脑髓。捐之 不惜。傥多委折。治少精详。早已内照。他病未痊。我身先瘁。渊明所谓斯情无假。以故不能广及。然求诚一念。 多于生死轮上。寂寂披回。不知者谓昌从纸上得之。夫活法在人。岂纸上所能与耶。譬之兵法军机。马上且不能 得。况于纸上。妄说孙吴。但令此心勤密。在先冥炅之下。神挺自颖。迩年先议病后用药。如射者引弓。预定中 的之高下。其后不失。亦自可观。何必剜肠涤肺。乃称奇特哉。不揣欲遍历名封。大彰其志。不谓一身将老。世 态日纷。三年之久。不鸣一邑。幸值谏议。卣臣胡老先生建言归里。一切条举。悉从朝廷起见。即昌之一得微长。 并蒙格外引契。参定俚案之近理者。命名寓意草。捐资付梓。其欲使四方周览之士。大破成局。同心愍痛。以登 斯民于寿域。而为圣天子中兴燮理之一助云。然则小试寓意。岂易易能哉。 〔医门法律〕六卷存 自序曰。医之为道大矣。医之为任重矣。中上之医。千里百年。目未易觏。最上之医。天下古今。指未易屈。 世之言医者何伙耶。恃聪明者。师心傲物。择焉不精。虽曰屡中。其失亦屡多。守门庭者。画焉不入。自窒死机。 纵未败事已咎在误时。工邪僻者。心粗识劣。惊险绝根。偶堕其术。已惨同婴刃。病者苦医之聚讼盈庭。具曰予 圣。浅者售。伪者售。圆滑者售。而以其身命为尝试。医者苦病之毫厘千里。动罹颠踬。方难凭。脉难凭。师传 难凭。而以人之身命为尝试。所以人之有生。水火刀兵。禽兽王法所伤残。不若疾厄之广。人之有死。天魔外道。 饿鬼畜类之苦趣。不若地狱之惨。医以心之不明。术之不明。习为格套。牢笼病者。遂至举世共成一大格套。遮 天蔽日。造出地狱。遍满铁围山界。其因其果。彰彰如也。经以无明为地狱种子。重重黑暗。无繇脱度。岂不哀 哉。昌也闭目茫然。惟见其暗。然见暗不可谓非明也。野岸渔灯。荒村萤照。一隙微明。举以点缀医门千年黯汶。 拟定法律为率由坦道。聊以行其佛事耳。然微明而洗发黄岐仲景之大明。明眼得此。闭门造车。出门合辙。自能 立于无过。即浅见寡闻。苟知因果不昧。敬慎存心。日引月伸,以此照其胆。破其昏。而渐充其识。本地风光。 参前倚衡。亦何愚而不朗彻也耶。昌苟性地光明。流之笔墨。足以昭示学人。胡不自澈须眉。脏腑中。优游 几席。充满天赫地耀古辉今之量。直与黄岐两光摄合。宣扬妙义。顷刻无欠无余。乃日弄向导。向棘栗蓬中。 葛藤窠里。与昔贤校短论长。为五十步百步之走。路头差别。莫此为甚。发刻之稿凡十易。已刻之板凡四更。唯 恐以凡人知见。杂揉圣神知见。败絮补葺美锦。然终不能免也。其于风寒暑湿燥火六气。及杂证多门。殚一生力 补。不能尽补。即殚千生力补之。不能尽补。从可推也。途穷思返。斩绝意识。直截归禅。通身汗下。险矣险矣。 尚敢漫言殊途同归也哉。此重公案。俟可补乃补之耳。顺治十五年上元吉旦。西昌喻昌嘉言老人。时年七十有四 序。 四库全书提要曰。国朝喻昌撰。昌既着尚论篇。发明伤寒之理。又取风寒暑湿燥火六气。及诸杂证。分门别 类。以成是编。每门先冠以论。次为法。次为律。法者。治疗之术。运用之机。律者。明着医之所以失。而判定 其罪。如折狱然。盖古来医书。惟着病源治法。而多不及施治之失。即有辨明舛误者。亦仅偶然附论。而不能条 条备摘其咎。昌此书。乃专为庸医误人而作。其分别疑似。既深明毫厘千里之谬。但临证者不敢轻尝。其抉摘瑕疵。并 使执不寒不热。不补不泻之方。苟且根据违。迁延致变者。皆无所遁其 情状。亦可谓思患预防。深得利人之术者矣。后附寓意草一卷。皆其所治医案。首冠论二篇。一曰先议病后用药。 一曰极闸人定议病证。次为治验六十二证。皆反复推论。务阐明审证用药之所以然。较各家医案。但泛言某病 用某药者。亦极有发明。足资开悟焉。 〔潘氏(楫)医灯续焰〕二十卷存 潘楫曰。本文计二千六百四十言。凡六百六十句。原名四言脉诀。乃宋南康紫虚隐君崔嘉彦希范所撰。明蕲 州月池子李言闻子郁删补之。更名四言举要。其间脉证病因始备。但无注释。则读者不知其所从来。反增繁惑。 庚寅春。因及门之请。及鼓志为释。不敢旁引外书。唯首遵灵素。次仲景伤寒金匮。下及张朱剂李诸贤论。有精 纯明确者采之。亦不敢以辞害意。并妄入臆说。如意与理微。则设喻形容。翻覆错辨。务令恍然在目。豁然开心。 至若文之拙字之俚。在所勿论也。因僭更名医灯续焰。尚俟高明者鉴教之。 杭州府志曰。潘楫。字硕甫。号邓林。少以孝悌闻。卖药都市中。人以韩伯休目之。受业者数百辈。观其器 宇。即识为潘门弟子。始楫以兄善病。特往师王绍隆。终日夕视脉和药。洞极深隐。通于神明。着医灯续焰。 大有功于世。 〔祝氏(登元)心医集〕六卷存 自序曰。人之药有十。其初未始不病。而其后遂为病所不侵。静坐去妄想。一也。独处寡色欲。二也。随遇甘 澹薄。三也。作事不使人疑。四也。行善不求人知。五也。同居□正士。相与无邪人。六也。有财便思施。处乐益 知危。七也。多观经史。无鄙随之。少用秽谋。寡陷阱之设。八也。以不自病。肢体必无大忧。精苟自丰。饮 食皆成妙药。九也。原无自作之孽。始可言数言天。具有不朽之神。宁必问修问短。十也。人之病亦有十。其初 可不藉药。而其后遂非药所能及。自用不用人。一也。听巫不听医。二也。信命不信药。三也。重财不重命。四也。 一日数易医。五也。小病即着恬。笃病不着意。六也。与儿女为苟全之策。不与君子言受病之由。七也。病经岁 月。不急寻针石。危在旦夕。犹情扰身家。八也。才得生机。使图旨口。略有起色。辄负医流。九也。好言鬼神 之事。而不加敬。如用本草诸书。而不深知。十也。太上以德。其次服药。夫至服药。亦甚不得已矣。高医不可 数遇。医理可以讲求。予究以有年。往往遇疑证。投药立效。其理有为诸书所未明。其方又即众医所具晓。但察 脉独真。故着功自异耳。因纪其证与其验。并着其方。以公之世。时顺治庚寅孟春。龙丘祝登元茹穹父书于旷旷 居。 〔洪氏(正立)医衡〕六卷存 周亮工曰。歙人洪参岐以医名吾梁。着有医衡。王雷臣为复刻之。(赖古堂藏集) 〔刘氏(默)证治百问〕(苏州府志作证治石镜录)四卷存 唐起哲序曰。百问一书。昔默生刘先生所着青瑶疑问是也。先生家世武林。受业于缪仲醇先生。明季时来寓 苏郡之吴趋坊。活人甚众。名震当时。吴越缙绅先生。靡不式敬。晚年颇厌酬接。于鼎兴顺治丙申间。遂闭关养 静。于所居之青瑶轩。门人刘紫谷叶其辉诸兄。以先生有独得之秘。虑其失传。而无以示后也。于是因疑进问。 因问有答。发明经 旨。剖析疑义。笔之于书。三载成帙。名之曰青瑶疑问。盖先生真积力久。一生所得。出自心裁。绝不摭拾前人 一字。因古今气运盛衰。人生赋禀之浓薄。故论证则变通经义。投剂则不执古方。皆因时制宜,折衷允当者也。 予与故友紫谷其辉两兄。以黄氏同门之谊。得见是书。并悉其由。予固诵之久矣。每叹先生诸及门。不能为先生 付梓传世。以广仁人之用心。徒藏之以为肘后不传之秘。惜哉。乃于浙贾书航。忽得是书。虽易名为证治百问。 而书则一字不异。始知有海盐临初石子。宝爱是书。而藉督学刘公。以梓行于世者也。自是先生之功。永垂不朽 矣。所可惜者。实火咳嗽之一证。遗而不全。作者之名。隐而弗着。于是书不无缺焉。然观其序曰。百问一书。 未悉创自何手。又云。书成。或有为石子称功者。石子不自居。而曰亦惟归其功于作是书之人。噫。比之剽窃人 书。冒为己作以欺世者。石子可不谓君子人欤。予不敏。于默翁先生。未经亲炙。而私淑之久矣。今将以原本补 其所遗。并表先生之姓氏与紫谷其辉两兄。所以成先生之书者。以告于世。使知其所自云。康熙己巳孟夏。茂苑 唐起哲谨识。 〔翟氏(良)医学启蒙汇编〕六卷存 〔古方讲意〕未见 〔说统〕未见 按上见孙廷铨亭文集翟先生医书序。 〔郑氏(三山)医家炯戒〕未见 徐枋序曰。吴门郑氏受业于李垣。为带下医尚矣。传至三山先生。而克大厥绪。能弘其道。博览无不通。病 者毋论老幼男女沉痼疾。一经延医。其病如失。故先生足迹所至。趋之若骛。正如秦越人操术。以历试诸国。随 俗济时。不名一家也。如是者垂五十年。其所全济者无算矣。而先生犹慨然曰。噫。是能起吾药之所及。不能起 吾药之所不及。是能治病者。而不能治治病者。则吾所济者狭。而所救者未也。夫医之所病病道少。所以术不精 而尝试。与术精矣。而操心不仁。其害皆足以杀人。乃辑秦汉以来医家事迹。凡降祥殃。栖于影响者。勒为一书。 名曰医家炯戒。将使作善者。资其津梁。作不善者。凛为殷鉴。不亦伟乎。吾闻一医之良。全活千万人。先生此 书出。而劝戒学人。昭示来兹。是胥天下后世之医。而出于良也。不将胥天下后世。而跻之仁寿之域哉。嗟乎。 仁人用心。其利溥矣,昔严君平隐居卜筮。人有邪恶非正之间。则依着龟为言利害。与人子言根据于孝。与人弟言 根据于顺。与人臣言根据于忠。各因势导之以善。而人已默受其福。是寓其教于卜者也。若先生者。岂非医教。而与 人为善者耶。(居易堂集) 〔华氏(自达)尊经集〕二卷未见 九江府志曰。华自达。号乔石。德化文学也。天性笃孝。其父质宇公患痔。手调饮食。侍寝处者六年。凡中 厕之具。必躬自浣濯。少间即致志于医。医质宇公之心法也。得自达阐明之而益显。所着有尊经集上下二传 。盖岐黄之论。为典谟以上之书。古奥幽深。非浅见薄识者。所能通晓。时则王九达素问灵枢合类之编。虑其 割裂颠倒。尊经之旨。亦孟氏不得已之心。尝□着论外感。如阴阳升降之候。传变顺逆之机。经络上下之属。论 内伤标本从违之数。虚实补泻之功。寒热温凉之理。无不井分条贯。闾里争诵之。当道闻其名召之。绝不应曰。 我为老诸生数十年。村 户息□。奈何以方伎饰面目向人耶。然贫苦无告者。不召辄往治之。病已。且数数以廪肉馈。东门有孤贫麻姆。 患痈痛楚。饮食复不继。自达闻之。往诊曰。高年正气虚。邪气实。不攻邪正气无以自存。遂进败毒散五剂。痈 得消。日送饮食。兼服补剂而愈。业履岑乐休者。患头痛体弱。病久百药无灵。自达诊之曰。脉微数。实火也。 误以质弱。早投补剂。故留而不去耳。急进凉膈散一服而痊。有丐者患踵胀。自达召至。与以饮食。煎茵陈五苓 散饮之。半晌小腹胀痛不可忍。横出怨言。复强饮温水酒一壶。溺如涌泉。卧具尽湿。肿立消。调以启脾丸。 半月而痊。其医皆类此。详载尊经集后医案中。顺治初。医学乏人。萧国柱举以自代。周太守璜敦请之。不就。 晚得剧疾。仓卒易箦。附身之具一未备。勉留数日。从容问曰。事毕否。草率略具。即起索笔砚。咸谓当有遗言。 乃伸纸疾书曰。生平无所得。惟此两三壶。一朝带不去。撒手随大虚。掷笔而逝。 〔俞氏(坚)医学慎术〕未见 嘉定县志曰。俞坚。字心一。居北城。曾祖。祖都。世有隐德。父琳。精堪舆术。坚品行方正。少学医于 隐士金汝铉。常起危疾。每虑药性多偏。小不谨辄致害人。着医学慎术。以发明其旨。 〔顾氏(阙名)燕台医案〕未见 毛奇龄序曰。仓公扁鹊之书于公乘阳庆。逮其家居。汉帝尝其治病所验者。记之于册。此后人医案所自始 也。顾治十得九。世虽其人。浸假得失平参。世必好举其所失。而略其所得。况浮湛汤液。因循取验。其得失原 无成形。安能历考其所得。而为之记之。云间顾先生不然。先生以经义治四门学。作选人。京师藉藉。闻先生善 医。其家居时。每医人有成绩。称圣儒。其为声在崔长史李庆嗣上。姑请召之。而先生亦复以邸舍岑寂。即应召 往。顾京师多官私医。萃天下之能医者。而僦于其间。自给事内廷。以至踟幸舍者。比比而是。即有诏召问按 验。亦别有给事在左右者。而先生非其人也。然而所至辄起。亦且有医药已病之状。书之成帙。夫上医医国。其 次医人。夫人而知之矣。生平读书讲道。治举子之学。原不能抉阴阳之精。调燮补助。而即其试仕方州。骤膺民 物。其张弛激扬。亦何能展我欲为。而有如呼吸之间。就人之死生。转旋俄顷。以与造物者。争其权度。此亦吾 儒施济一快事也。若夫其按可验。则予之家人。已列其一。如薄忧女子者。又何怪焉。(西河合集) 〔余氏(元度)用药心法〕未见 华希闵序曰。余举业之暇。喜读岐黄书。喜与岐黄家言。言人人殊。其学有据根据。不为夸言欺世者。莫如外 舅余元度先生。先生之言曰。治病之法。在望闻问切。切以探其内之情。望闻问以尽其外之形。情隐而形显。故望 闻问较先于切。今人喜言切脉。而略于对证者蔽也。先生之学。传自异人镜机子。治病百无误。尝语余。病一而 证之变凡几。证一而候之变凡几。识其证。审其候。而后可以用药。余既尽闻其证候诸变说。退疏其言成帙。窃 谓可尽乎人之病矣。尽乎吾药之法矣。名曰用药心法。写二帙。一授儿嘉。一授从弟。(延绿阁集) 〔王氏(梦兰)秘方集验〕二卷存 自序略曰。近世方术之秘者多矣。但秘无不验。验何取乎秘。而世之人。始因秘求验。继因验反秘。即出而 公世 者。最不秘矣。时虑其或验或不验。又不能集所屡验。以尽去所未验,于是秘者则益秘。验者不即验。此予之因 有是役也。曰秘方者。秘则传人所不传也。曰集验者。验则试人所屡试也。不秘不验者。概置不集。集必秘秘必 验。秘必验者。始命诸梓。以广其传。仁和醒庵主人王梦兰敬题。 〔蒋氏(示吉)医宗说约〕六卷存 自序曰。余年十二。先母周夫人见背。先君子君辅公杜门读书。道义自许。口不道阿堵字。以故家贫甚。尝 寄食子佩舅氏家。舅氏抚教有加焉。于时明发有怀。固思生戚HTHT大病。每于诵读之暇。间览方书。先君子遂谓 小子曰。汝有意于此乎。古人不得为良相。每愿良医。盖良相良医。其功正相等耳。果能精之。则可以自疗。并 可以疗人。亦内典所自利利他之道也。予拜训之下。深谢不敏。长而遭沧桑之变。寄迹于穹窿之阳。人有疾者。 按方加减与之。所投辄效。因而叩户求方者。殆无虚晷。窃思古人陈案。虽各臻其妙。然论多方杂。未易窥测。 不免杨朱之叹。故于晨窗夕几,究心灵素。博涉群书。斟酌尽善。成山居述四卷。有论有方。有经有变。颇备苦 心。但力绵不克就梓。久置庋阁。今年春偶公逊叔过斋头。见而阅之。谓曰。汝有此。而不与人共之。不亦同于 怀宝迷邦者乎。且汝先子之言具在。顾其忘诸。予益唯唯谢不敏。长夏无事。因于山居述中。简其要者为主。方 随证加减。一证一方。以见其常。加减附论。以通其变。编为俚句。名曰说约。庶几学岐黄者。得会归之源。去 烦苦之失耳。若曰从此活人。功与调元者等。则予岂敢。康熙二年夏四月。古吴自了汉蒋示吉仲芳氏识。 〔山居述〕四卷未见 〔医意商〕一卷存 〔医宗小补〕九卷未见 〔通医外治〕一卷存 尤乘序略曰。先生乃周忠介公从外孙。世居娄江。因母氏而迁金阊。桐泾一曲。时应病家之请。往来松浙间。 默契往圣之神。访异人之指授。临证已多。活人无算。囊中怀医宗小补九卷。首重法。次论方。一法可治众病。 一病亦具诸法。实灵素之阶梯。后学之指南也。复撰通医外治一卷。头面手足。九窍皮毛之疾。俱能不药而愈。 余喟然叹曰。用心之密。学问之博。有如此乎。治病如治国。用药如用兵。汤丸服饵。内攻也。敷熨等法。外应 也。以此攻疾。何疾不瘳。呜呼。白驹易过。纡金拖紫。同草木腐者多矣。先生立此不朽之业。岂仅为大江以南 一人而已哉。余固知其非寻常人也。 〔朱氏(凤台)医学集要〕九卷存 〔张氏(介石)资蒙医径〕三卷存 引曰。夫医者意也。呼吸操生死之权。用药存病患之命。述□穷而心不慎者可乎。余历验焉。倘临证意忽。 则负病患弗浅也。何者。凡际视证。贵在死机。有一段活泼。未有不活泼之医。而能起沉之病。司斯术者。盍 自问焉。得述之穷乎。得临证之意乎。得病脉之符乎。得虚实之准乎。得轻重之量乎。得生死之诀乎。对病者得 自心之无疑乎。矢神天得自心之无愧乎。试自历问。吾斯能信。敢当仁心仁术之权。是操三折其肱也。有神虚不 宜补益者。火盛不宜导泄者。痰盛不宜行吐者。咳喘不宜止嗽者。患疼不宜止痛者。麻木不宜疏风者。哕呕不宜 止吐者。失血不宜止血者。感冒 不宜表汗者。腹胀不宜消导者。病在上而不宜降者。病在下而不宜升者。病在缓而急医者。病在急而缓医者。有 脉不符病者。有病不投药者。有服药而不愈者。有不服药而自愈者。如此情弊。不可不察。神虚不宜补益者。 邪盛虽虚而患补。火盛不宜导泄者。火激而愈炽。痰盛不宜行吐者。气吊而痰生。咳喘不宜止嗽者。嗽止而肺敛。 疼痛而不宜止痛者。遏气而弗伸。麻木不宜疏风者。耗血而生痹。哕呕不宜止吐者。蕴病而收脾。失血而不宜止 血者。瘀积而成瘵。感冒而不宜表汗者。气弱而防危。腹胀而不宜消导者。谨严而剥胃。病在上而不宜降者。防 毒而入脏。病在下而不宜升者。恐毒而升提。病在缓而急医者。防后变证。病在急而缓医者。峻药难支。有脉不 符病者。临病未细。有病而不投药者。自反其医。有服药而不愈者。病患神短。有不药而自愈者。遭际庸医。究 竟今之术士。不检自之心病。而滥医人之身病。谓滥竽轩岐。无怪其不明典籍也。青囊秘邃之繁。使今人难于述 趋。习寡犹无习也、非吾儒考试而后可以拔萃超群。不佞罹难。得梦中之境界。将生平所得之术。着以成卷。蒙 神人目之。曰资蒙医径。是排遣难里毛锥。以消狴门永日。门徒遂尔录梓。敢曰于岐黄为有小补。噫。与其不学 无术。能读此资蒙医径。讵有戕人之命乎。医者意也。苟为其意。则临证变化。而取效者之谓神。吾不知其骂我 罪我者若许乎。 (程氏(林)即得方〕未见。 尤侗序曰。吾友蒋虎臣太史尝着蒋说。其所钞禁方。居十之五。皆世所不经见者。予既奇而录之。复诘之曰。 子之方。其得之传闻乎。其有所试乎。蒋子笑曰。吾非有所试也。往予善病。多从人乞方。以方告者日来。予喜 其说之可以救人也。故笔之于书。其验与不验。则未可知也。予曰。若然。则自成其为蒋方而已。夫学琴之子。 必出牙旷之门。学书之子。必入钟王之室。然使拊弦而忘勾剔。握管而误波戈。不过发溺人之一笑。而无伤焉。若学医 人费。而可以请尝试乎。幸子之未学医。而人或不子信也。于是蒋子笑而止。新安程云来先生。予闻其名。 而未识也。及门周雨三携其所辑即得方示予。将梓以行。而命一言。予非越人。恶知医意。然发其书而读之。大 约罗古人已验之方。而择其尤简易者。程子于此道三折肱矣。述而不作。其慎如是。且虑穷乡逆旅。寒暑苍黄。 未能蓄艾于三年。求缓和于千里。故以是书悬之肘后。撮在目前。事半功倍。其术至良。其心亦至苦矣。神而 明之。存乎其人。予虽未敢决其方之必验与否。然如先生自言不出户庭。立可奏效。虽有参差。于病无损。则诚 哉笃论也。予既以告周子。周子请益。予戏语之曰。昔范武子有疾。从张湛求方。湛授以六物。用损读书一。减 思虑二。专内视三。简外观四。旦晚起五。夜早眠六。范一服而愈。此亦吾家即效方也。幸以此复程先生。书成 当邮寄蒋子。蒋子且忻然而笑曰。尤子欺予哉。如此方者。吾又将笔之蒋说也。(西堂杂组二集) 〔医暇卮言〕未见 尤侗序曰。新安程云来先生尝辑即得方。予既序而行之矣。居久之。复出医暇卮言示予。予读而笑曰。嘻。 夫医安得暇哉。世所谓名医。吾知之矣。且起而纳谒者。屦满户焉。入其室。问其疾。各投以药而去。其士大夫 以折简邀者。则登名于版。日中而食。肩舆而出。望门而止。候主人 之颜色。酬酢未毕。索笔定案。以授使者。归而谋之弟子。俾参剂焉。抵暮而返。则药囊果然矣。其为小儿医者。 昼居不出。昏夜叩人之门户。秉烛一视。疾趋而去。若驿传之速。漏尽始休。或要于路。或候于门。皆喜其来。 而恨其晚也。其下医窃慕之。虽病者之有无多寡。未可知。往往乘车从仆。招摇过市。穷日之力而后已。见者诧 之曰。夫夫也忙甚。必名医也。医安得暇乎哉。先生曰。唯唯否否。医而不暇。何以为医良。医病万变。药亦万 变。是故以志一之。以气辅之。以理持之。以神守之。寂而通之。息而游之。此岂汲汲遑遑所能治乎。夫治病犹 治兵也。栾针之称晋师曰。好以暇金鼓方急。使摄饮焉。鄢陵所以胜也。诸葛之羽扇。谢艾之胡床。蔡遵之投壶。 安石之赌墅。皆暇也。予之治病。亦如是矣。或谓先生既暇。当着问难之书。何取乎卮言。盖闻之许子。医者意 也。意之所解。不可言传。故先生即得方。述而不作也。若其卮言。笼天地。罗万物。洋纵恣。于坚白同异之 说。不言医。医通寓焉。斫轮之说。通于读书。解牛之旨。进于养生。观卮言。则问难思过半矣。周礼。医事十 全为上。十失一次之。十失二三次之。十失四为下。未有即得者。先生之即得。先生之暇为之也夫。(西堂杂组 二集。) 〔胡氏(其重)医约先规〕未见 〔医门博要〕未见 〔急救危证简便验方〕二卷存 〔急救危证简便验方续集〕二卷存 自序略曰。予不敏。自髫年诵读之余。即嗜轩岐之学。窃尝萃其要旨。约其治法。纂为医约先规。而又博涉 群书。 挹其精英。名曰医门博要。尚有未竣。行将次第登梨。就正有道。姑先梓急救危证简便验方。以便贫乏。而济仓 卒。一时仁人君子。业蒙鉴赏。但尚有遗珠。兼以新得。暨向来所得奇秘诸方。与夫轻缓诸证。但割爱姑置。未 遑详载。恐当检用之时。致有遗漏之嗟。兹集乃补其未备。续其全貂。公其秘密。如入宝山。任其取用。不更愉快 也哉。因值力绵。未能续梓。邓翁仲贞修长者行。勇于为善。且无倦心。复与谋之。翁毅然曰。记有云。已所不 欲。勿施于人。今子之所快。即予之所快。亦即世人之所共快也。其施又乌容已。已复同张翁令仪。助资剞劂。 与前方并广其传。其廓然大公之心。一体之念。吾于两翁亲见之矣。亦何幸焉。 〔阵氏(谟)神验单方〕一卷存 〔罗氏(美)古今名医方论〕四卷未见 〔古今名医汇粹〕八卷存 徐衣冠文物序略曰。本朝康熙乙卯年间。有新安罗东美先生。当代之名贤也。著作颇多。惜乎不能概行于世。流 传惟有古今名医方论四卷。古今名医汇粹八卷。其方论四卷。久已登之枣栗。嘉惠后学矣。而汇粹八卷。抄本系 文之祖遗家传珍秘。是书本乎灵素二经。证以病情。而汇集之也。此乃先生苦心评定者。又慈溪柯韵伯先生所参 校。可谓济世之梁筏,医学之精髓也。思夫学问。乃天下公共之事。岂可私于一己。而秘之于家者也。用是于嘉 庆己未年仲春。商之于陶氏柏筠堂。镌板流传。以公同好,庶几习是业者。得以究其精微。相期进乎堂奥也云。 亡名氏跋曰。澹生先生姓罗名美。新安人。乔居虞山。以名儒而兼习岐黄术。生平制述甚富。惟名医方论一 书。已 刊布人间。是书皆汇集前贤精蕴。纯一而不流于诡异。非手眼俱到者。采取曷能尽善焉。庚辰春。得之友人斋头。 故喜欲缮写。无如何疏惰之至。迨辛巳之秋七月告成。特是舛错颇多。虽略为较正。终不免鲁鱼亥豕之讥。善读 书者。领略其意味。而寻绎之则可矣。 按是书抄本亦八卷。有亡名氏跋。宽政丁巳。先子得之长崎镇台平贺氏。先子曰。是当乾隆中人所录。据此 文。则罗名美字澹生。刻本早称东美先生。似是别字。 〔高氏(鼓峰)医家心法〕(己任编作四明心法)一卷(己任编作三卷)存 胡序曰。浙中精于医学人。有二高子。居钱唐者。曰士宗先生。居四明者。曰鼓峰先生。余志学时。慕士 宗先生之名。欲受业其门。迫于贫不果。每得其着述。不厌研究以为私淑之益。洎后闻鼓峰先生。所言多奇论。 治病多奇中。则又心窃愿见之。而不获一晤其人以为恨。乙巳春。越溪王谦中来。为余言鼓峰医术。当代少有出 其右者。且以其所着医家心法示余。余深喜数十年景企之私。一旦得读其书。不啻见其人。何快如之。及披阅终 编。见其用心。似欲出前人意表。而修辞不免纰缪于轩岐仲景。心窃异之。鼓峰之奇。乃如是欤。何所见与所闻 之不同也。夫天下之理。莫不本于正。何有于奇。意主于奇。则索隐行怪。而惑世欺人之言出。未有不悖圣贤之 道者。读鼓峰之书。而想其平日之所言所行。时出于奇者。亦约略可见。较之士宗之持身整饬。应事周慎。而其 着述典而可则者。不相径庭欤。不揣鄙陋。就其书中。有不合于轩岐正义者。妄为纠正。爰以济世之心切也。鼓 峰而心存乎济世者。谅不以予言为吹索也夫。雍正三年岁次乙巳嘉平既望。钱塘胡念庵氏识。 〔四明医案〕一卷存 〔吕氏(东庄)医案〕一卷存 按潜村扬乘六云峰。合以上三书。及西塘感症。凡四种。增以评点。题曰己任编。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