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岳全书》
书名:景岳全书朝代:明作者:张介宾时间:公元1640年

[卷之二十三心集·杂证谟 积聚] 论治(共十一条)

    经曰∶坚者削之留者攻之结者散之客者除之,上之下之,摩之浴之,薄之劫之, 开之发之,适事为故。 凡积聚之治,如经之云者,亦既尽矣。然欲总其要,不过四法,曰攻,曰消,曰散,曰 补,四者而已,详列如下。 一、凡积坚气实者,非攻不能去,如《秘方化滞丸化铁丹遇仙丹感应丸、大硝 石丸、三花神佑丸赤金豆百顺丸之类,皆攻剂之峻者也。又如三棱丸胜红丸阿魏丸助气丸红丸子温白丸之属,皆攻剂之次者也。 一、凡不堪攻击,止宜消导渐磨者,如和中丸草豆蔻丸保和丸大小和中饮之类是 也。若积聚下之不退,而元气未亏者,但当以行气开滞等剂,融化而潜消之。 一、无形气聚,宜散而愈者,如排气饮神香散、《指迷》七气汤十香丸四磨饮之 属是也。 一、凡积痞势缓而攻补俱有未便者,当专以调理脾胃为主,如洁古之枳术丸乃其宜也。 余复因其方而推展之,近制芍药枳术丸,兼肝脾以消膨胀,除积聚,止腹痛,进饮食,用收 缓功,其效殊胜于彼。再如大健脾丸木香人参生姜枳术丸,皆调补脾胃之妙剂,所当择用 者也。 一、凡脾肾不足,及虚弱失调之人,多有积聚之病。盖脾虚中焦不运,肾虚下焦不 化,正气不行,则邪滞得以居之。若此辈者,无论其有形无形,但当察其缓急,皆以正气为 主。凡虚在脾胃者,宜五味异功散,或养中煎温胃饮归脾汤之类主之。虚在肝肾者,宜 理阴煎肾气丸暖肝煎之类酌而用之。此所谓养正积自除也。其或虚中有滞者,则不妨少 加佐使。 一、治积之要,在知攻补之宜,而攻补之宜,当于孰缓孰急中辨之。凡积聚未久而元气 未损者,治不宜缓,盖缓之则养成其势,反以难制,此其所急在积,速攻可也。若积聚渐久 ,元气日虚,此而攻之,则积气本远,攻不易及,胃气切近,先受其伤,愈攻愈虚,则不死 于积而死于攻矣。此其所重在命,不在乎病,所当察也。故凡治虚邪者,当从缓治,只宜专 培脾胃以固其本,或灸或膏,以疏其经,但使主气日强,经气日通,则积痞自消。斯缓急之 机,即万全之策也,不独治积,诸病亦然。 一、凡坚硬之积,必在肠胃之外,募原之间,原非药力所能猝至,宜用阿魏膏、琥 珀膏,或水红花膏三圣膏之类以攻其外,再用长桑君针法以攻其内。然此坚顽之积,非用 火攻,终难消散,故莫妙于灸。余在燕都,尝治愈痞块在左胁者数人,则皆以灸法收功也。 一、积久成疳,乃其经络壅滞,致动肝脾阳明之火,故为颊肿、口糜牙龈臭烂之证。 此其在外当用膏药、艾火以破坚顽,在内当用芦荟等丸以清疳热。 一、妇人血气聚论治,详妇人门。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