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峰说疫》
书名:松峰说疫朝代:清作者:刘松峰时间:公元1644年—1911年

[卷之二·论治 瘟症杂症治略] 瘟疫兼湿

    《活人》曰∶其人伤湿,又中于暑,名曰湿温。两胫逆冷,腹满目痛妄言多汗,其脉 阳浮而弱,阴小而急,茯苓白术汤白虎加苍术汤。切勿发汗,汗之名中,必死。而吴氏引《活 人书》曰∶宜术附汤人参香薷扁豆主之。《金鉴》曰∶温病复伤于湿,名曰湿温,其症两 胫逆冷,妄言多汗,头痛身重胸满,宜白虎加苍术茯苓,温湿两治。若脉大有力,自汗烦渴者, 人参白虎汤白术主之。轻者十味香薷饮清暑益气汤增损用之。按古人治法不过如斯。但《金鉴》 曰∶温病复伤于湿曰湿温,而《活人》则曰伤湿而又中暑曰湿温。味其义意,当遵《金鉴》为是。 盖伤湿而又伤暑,只可谓之伤暑湿,而不可谓之湿温也。夫曰湿温者,是湿而兼瘟也。或先瘟而中 湿,或先湿而患瘟,与暑何涉焉。第瘟疫兼湿又最难辨。□□□□□□□□□□□□□□□□□□ □唯于一身尽痛,痛极且不能转侧,恶饮汤水,目中视物皆红黄,身目色微黄,而无谵妄等症者, 辨之始得。而湿症之中,又 有湿热寒湿之分,总宜白术茯苓汤。湿热者,小便赤涩如马溺,混浊色白,且有烦热大便秘结诸 症,宜人参白虎汤加白术主之,或四苓散大小清饮茵陈饮之类,皆可择用。若天久阴雨, 湿气过胜,其人脏腑虚,大便滑,小便清,乃是寒湿,宜术附汤。但瘟疫发在热时,且兼湿热者多, 而兼寒湿者少,术附汤不可用。若服茯苓白术□□□□□□□□等汤不应,则用除湿达原饮,分治 瘟与湿,诚一举而两得也。北方风高土燥,患此者少,惟南方水乡卑湿,天气炎热,患者恒多。春 冬感者恒少,而夏秋患者恒多。所宜随其时地而变通之。至于前所引《活人》云∶湿温切勿发汗,而 《金匮要略》则云∶湿家身烦痛,可与麻黄白术汤,发其汗为宜。《景岳全书》又曰∶凡湿从外 入者,汗散之,将谓止中湿者宜汗,而兼温者不宜汗。何以《准绳》湿温门中,既引《活人》云不 宜汗,又引《金匮》曰宜汗,更引成氏云湿家发汗则愈。是湿温一门,前后又自相矛盾,殊不可解。 愚意瘟疫始终不宜发汗,虽兼之中湿,而尚有瘟疫作祟,是又当以瘟疫为重,而中湿为轻,自 不宜发汗,当用和解疏利之法,先治其瘟,俟其自然汗出,则湿随其汗,而与瘟并解矣。或瘟解 而湿仍在者,当于湿证门中求之,故治湿诸方俱不开列。
    除湿达原饮
    (自定新方。) 槟榔(二钱)草果仁(五分,研)浓朴(一钱,姜汁炒)白芍(一钱)甘草(一钱) 栀子(五分,研)黄柏(五分,酒炒)茯苓(三钱) 如兼三阳经症,仍酌加柴、葛、羌活,瘟而兼湿,故去知母,而换黄柏,以燥湿且能救水而 利膀胱;去黄芩换栀子,泻三焦火而下行利水;加茯苓利小便而兼益脾胃。三者备而湿热除矣。再 加羌活等药,风药亦能胜湿,湿除温散,一举两得。(此方分两不过大概,临症加减用之。)
    石草散
    (治湿瘟多汗,妄言烦渴。) 石膏()炙草(等分) 共末,浆水调服二钱。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