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素问集注》
书名:黄帝内经素问集注朝代:清作者:张志聪时间:公元1644-1911年

[卷一] 生气通天论篇第三

    黄帝曰。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凡人 有生。受气于天。故通乎天者。乃所生之本。天以阴阳五行。化生万物。故生之本。本乎阴阳也。是以天地之间。六合 之内。其地气之九州。人气之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十二节者。骨节也。两手两足各三大节。合小节之交。共 三百六十五会灵枢邪客曰。地有九州。人有九窍。天有五音。人有五脏。岁有十二月。人有十二节。岁有三百六十五 日。人有三百六十节。地有十二经水。人有十二经脉。盖节乃神气之所游行。故应天之岁月。脉乃血液之所流注。故应 地之经水。九窍乃藏气之所出入。五脏乃阴阳二气之所舍藏。故皆通乎天气。此篇论阴阳二气。与天气相通。故曰地之 九州。人之五脏。天为阳。是以先论阳。而后论阴也。朱济公曰。天乙生水。气乃坎中之满也。曰自古者。言自上古 天真所生之气也。本乎阴阳者。天真之有阴有阳也。)其生五。其气三。数犯此者。则邪气伤人。此寿命之本也。(天之 十干。化生地之五行。故曰其生五。地之五行。上应三阴三阳之气。故曰其气三。三阴者。寒燥湿也。三阳者。风火暑 也。如不能调养。而数犯此三阴三阳之气者。则邪气伤人而为病矣。夫人禀五行之气而生。犯此五行之气而死。有如水 之所以载舟。而亦能覆舟。故曰此寿命之本也。)苍天之气清净。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 时之序。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生气通乎天。是以苍天之气清净。则人之志意亦治。人能顺此清净之气。 而吾身之阳气外固。虽有贼邪。勿能为害。此因四时之序。而能调养者也。故圣人传运其精神。餐服苍天之清气。以通 吾之神明。)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散解。此谓自伤。气之削也。(逆苍天清净之气。则九窍内闭。肌肉外壅。 卫外之阳气散解。此不能顺天之气而自伤。以致气之消削。盖人气通乎天。逆天气。则人气亦逆矣。)阳气者。若天与日。 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上节言顺苍天之气。以养吾身之阳。此复言人之 阳气。又当如天与日焉。若失其所居之位。所运之机。则短折其寿而不能彰着矣。夫天气。清净光明者也。然明德惟藏。 而健运不息。故天运当以日光明。天之藏德不下。故人之阳气亦因而居上。天之交通。表彰于六合九州之外。故人之阳 气。所以卫外者也。)因于寒。欲如运枢。起居如惊。神气乃浮。(夫阳气生于至阴。由枢转而外出。风寒之邪。皆始伤 皮毛气分。是故因于寒。而吾身之阳气。当如运枢以外应。阳气司表。邪客在门。故起居如惊。而神气乃浮出以应之。 神气、神藏之阳气也。莫仲超曰。此节运枢照应后之开阖。太阳主表主开。而本于下焦之寒水。故欲从枢而后出。又曰。 按伤寒始伤皮毛气分。得阳气以化热。热虽盛不死。此能运枢而外应者也。如太阳病发热头疼。脉反沉。当救其里。 此神气不能运浮于外。故急用干姜附子。以救在里之阳气而外出焉。夫在天阴寒之邪。藉吾身之阳气以对待。故因于寒 者。欲其阳气如此而出。所谓阳因于上。卫外者也。)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体若燔炭。汗出而散。(天之阳 邪。伤人阳气。气伤外弛。故汗出也。气分之邪热盛。则迫及所生。心主脉。故心烦。肺乃心之盖。故烦则喘喝也。如 不烦而静。此邪仍在气分而气伤。神气虚。故多言也。脉要精微论曰。言而微。终日乃复言者。此夺气也。天之阳邪。 伤人阳气。两阳相搏。故体若燔炭。阳热之邪。得吾身之阴液而解。故汗出乃散也。按伤寒论曰。病常自汗出者。此卫 气不和也。复发其汗。荣卫和则愈。故因于暑而汗出者。暑伤阳而卫气不和也。汗出而散者。得荣卫和而汗出乃解也。) 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大筋短。小筋弛长。短为拘。弛长为痿。(音软此言湿伤阳气。而见证之如此也。 阳气者。若天与日。因而上者也。伤于湿者。下先受之。除病者。下行极而上。阴湿之邪。上干阳气而冒明。故首如裹 也。湿伤阳气。则因阳而化热矣。阳气者。柔则养筋。阳气伤而不能荣养于筋。故大筋短。小筋弛长。盖大筋连于骨 节之内。故郁热而短。小筋络于骨肉之外。故因湿而弛长。短则缩急而为拘挛。长则放纵而为痿弃。此言寒暑湿邪。 伤人阳气者如此。)因于气为肿。四维相代。阳气乃竭。(此总结上文而言。因外淫之邪。有伤于气。则为肿矣。阴阳别 论曰。结阳者肿四肢。盖阳气伤而不能营运。则荣血泣而为肿矣。四维、四肢也。四肢为诸阳之本。气为邪伤。是以四 肢之阳。交相代谢。而阳气乃竭也。朱济公曰。四维、四时也。至真要大论曰。谨按四维。斥候皆归。其终可见。其始 可知。盖手足三阳之气。旺于四时。有盛有衰。如四时之代谢。故曰四维相代也。又问曰。六淫之邪。止言三气者何也。 曰。六气生于五行。暑热总属于火。阳气与卫气各有分别。风伤卫而兼伤阳。故另提曰风客淫气。经曰。燥胜则干。燥 淫之邪。伤人血液而不伤气。)阳气者。烦劳则张。精绝。辟积于夏。使人煎厥目盲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听。溃溃乎 若坏都。乎不可止。音骨此言烦劳而伤其阳气也。按金匮要略云。劳之为病。其脉大。手足烦。春夏剧。秋冬 瘥。阴寒精自出。酸削不能行。盖阴阳之要。阳密乃固。烦劳则阳气外张。阴不得阳之温固。则精自出而绝于内矣。秋 冬之阳气。内而收藏。夏则阳气张浮于外。故益虚而煎厥也。精气虚故目盲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听也。(膀胱者。州都 之官。精液藏焉。而又属太阳之腑。太阳为诸阳主气。阳气伤。则坏其腑矣。溃、漏也。言其州都之坏。而不能藏精。 、流貌。言其阴寒精出。而不可止也。)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有伤于筋纵。其若不容。(菀 于远切此因怒而伤其阳气也。阳气者。通会于皮肤腠理之间。大怒则气上逆。而形中之气。绝其旋转之机矣。菀、茂 貌。血随气行而茂于上矣。薄、迫也。气血并逆。而使人迫厥也。阳气者。柔主养筋。血脉者。所以濡筋骨。利关节者 也。阳气伤而血逆于上。则有伤于筋矣。筋伤而弛纵。则四体有若不容我所用也。前节论外因而伤其阳气。此因劳伤大 怒。而亦伤其阳气焉。)汗出偏沮。使人偏枯。汗出见湿。乃生痤。高粱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劳汗当风。寒 薄为。郁乃痤。(沮音疽痤才何切。坐平声音费织加切音柞丁即疔沮、湿也。痤、小疖也。、如疹之类。、 面鼻赤瘰也。此言阳气者。外卫于皮肤。充塞于四体。若天气之运用于六合九州之外。而为阴之固也。如汗出而止半身 沮湿者。是阳气虚而不能充身遍泽。必有偏枯之患矣。如汗出见湿。湿热郁于皮肤之间。则生痤矣。高粱、浓味也。 味浓伤形。气伤于味。形气伤则肌腠虚矣。高粱所变之热毒。逆于肉理而多生大疔。盖肤腠虚而热毒乘之。有如持虚之 器而受之也。劳汗当风。寒湿薄于皮肤之间。则为为痤矣。夫与痤。乃血滞于肤表之轻证。盖言阳气外卫于皮肤 之间。为邪所薄。则淡渗于皮毛之血而为病矣。故曰。汗出偏沮。使人偏枯者。言阳气之若天与日。宜普遍于九州也。 乃生痤。寒薄为者。言阳气之外卫。而在于皮毛之间也。高粱之变。足生大疔者。言阳气之通会于腠理也。朱济公 曰。经云。微者冲气疏。疏则其肤空。又曰。腠理者。三焦会元真之处。夫形食味。形气虚。则高粱之味毒乘之。故 曰受如持虚。)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承上文而言阳气者。内养五脏之神。出而荣养筋骨。非只通会于肌腠。 外卫于皮毛。盖有开有阖。有出有入者也。本经曰。五味入口。藏于肠胃。味有所藏。以养五气。气和而生。津液相成。 神乃自生。阳气者。水谷之精也。故先养于五脏之神。柔者。少阳初生之气也。初出之微阳。而荣养于筋。是以少阳之 生筋也。莫子晋问曰。首论神气本于天真。奚又属五味之所生养。曰。精气神。皆有先天。有后天。先天之神气。又藉 后天水谷之所资生而资养。故曰。两精相搏谓之神。两精者。天乙之精。水谷之精也。)开阖不得。寒气从之。乃生大偻陷脉为。留连肉腠。俞气化薄。传为善畏。及为惊骇荣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痈肿。(开者。一日而主外。阖者。 暮而收引也。如失其开阖之机。则寒气从而内薄矣。背为阳。阳虚寒邪痹闭于背。而形体为之俯偻。金匮所谓痹侠背 行是也。如阳虚不能为荣血之卫。邪陷于脉中而为。留连于肉腠之间。金匮所谓马刀侠瘿是也。如经俞之气化虚薄。 则传入于内。而干及藏神矣。心主脉。神伤则恐惧自失。肝主血。故其病发惊骇也。金匮要略云。经络受邪。入脏腑为 内所因。邪入于经俞。故内干脏气也。如邪逆于肉理气分。而阴阳不和。则生痈肿。经曰。阳气有余。荣气不行。乃发 为痈。阴阳不通。两热相搏。乃化为脓。此言阳气不固。致邪薄于所养之筋而为偻。内及于所养之神而为惊为畏。重阳 气之外卫也。济公曰。外卫者。首重皮毛。皮毛不固。则入于肉理脉络矣。莫子晋曰。高粱之变。逆于肉理。乃生大疔。 外淫之邪。逆于肉理。乃生痈肿。皮毛肉理。皆阳气之所主。故曰。清净则肉腠闭拒。邪弗能害。如肌腠固密。即邪伤 皮毛。止不过痤之轻疾耳。)魄汗未尽。形弱而气烁穴俞以闭。发为风疟。(上二俞字并音输此言表气与邪气。并 陷于肌腠之间而为疟也。肺主皮毛。魄汗未尽。表邪未去也。形弱、肌腠虚也。腠理空疏。则表阳邪气。同陷于其间。 寒邪在表。则随阳而化热。故气烁也。邪虽陷于肌腠。而表气不入于经。是以穴俞以闭。风疟。但热不寒之疟也。表阳 之邪。与卫气相遇。则发热也。夫表气者。太阳之气也。肌腠之气者。五脏元真之气也。金匮要略曰。腠者。三焦通会 元真之处。又曰。五脏元真通畅。人即安和。灵枢经曰。三焦膀胱者。腠理毫毛其应。盖三焦之气。通腠理。太阳之气 主皮毛。是以表气邪气。陷入于肌腠。则伤元真之气。而太阳之气仍在外也。如肌腠之邪留而不去。则转入于经俞。盖 五脏经气之相合也。此节论表气实而肌气虚。是以表气同邪并陷于肌腠之间。太阳之气与五脏之经不相合。故穴俞以闭 也。此注当与伤寒论注疏合看。)故风者。百病之始也。清静则肉腠闭拒。虽有大风苛毒。弗之能害。此因时之序也。(此 重调养元真之气。而肌腠之宜闭密也。夫寒暑始伤于皮毛。风邪直透于肌腠。风者善行而数变。入于肌腠。则及经脉。 或为热中。或为寒中。或为偏枯。或成积聚。或入腑而生。或干脏而死。邪气淫佚。不可胜论。故曰。风者。百病之始 也。人能顺苍天清净之气。而调摄其元神。则肉腠固密。虽有大风苛毒。勿之能害。此因四时之序。而能顺养者也。夫 肌腠之气。乃五脏之元真。故宜顺四时五行之气而调养。要略云。若使五脏元真通畅。人即安和。不使形体有衰。病即 无由入其腠理。前节论寒暑湿邪伤其表阳。故毋烦劳而伤其阳。此论风邪直伤于肌腠。又当固密其元真也。)故病久则传 化。上下不并。良医勿为。故阳蓄积病死。而阳气当隔。隔者当泻。不亟正治。粗乃败之。(病久者。邪留而不去也。传 者。始伤皮毛。留而不去。则入于肌腠。留而不去。则入于经脉波俞。留而不去。则入于募原脏腑。化者。或化而为寒。 或化而为热。或化而为燥结。或化而为湿泻。盖天有六淫之邪。而吾身有六气之化也。久而传化。则上下阴阳。不相交 并。虽有良工。勿能为已。故病在阳分。而蓄积至死者。以其病久而传化也。故病在阳分。而良工当亟助阳气。以隔拒 其邪。勿使其传化。隔者当泻却其邪。更勿使其留而不去也。若不急用此正治之法。皆粗工之败乃事也。)故阳气者。一 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是故暮而收拒。无扰筋骨。无见雾露。反此三时。 形乃困薄。(总结上文而言阳气之有开有阖。然又重其卫外而为固也。灵枢经云。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是气之常也。人 亦应之。以一日分为四时。朝则为春。日中为夏。日入为秋。夜半为冬。朝则人气始生。故旦慧。日中人气长。长则胜 邪。夕则人气始衰。夜半人气入脏。是故暮而收敛其气。隔拒其邪。无扰筋骨。无烦劳也。无见雾露。宜清净也。若反 此。而欲如三时之动作。则形体乃为邪所困薄矣。气门、玄府也。三时、平旦日中日西也。)岐伯曰。阴者。藏精而起 亟也。阳者。卫外而为固也。(生之本本于阴阳。阳生于阴也。故帝先论阳而伯复论其阴焉。亟、数也。阴者主藏精。而 阴中之气。亟起以外应。阳者主卫外。而为阴之固也。数音朔。)阴不胜其阳。则脉流薄疾。并乃狂。(气为阳。血脉 为阴。阳盛而阴不能胜之。则脉行急迫也。阳盛则狂。阳甚而自亦为病。故曰并乃狂。)阳不胜其阴。则五脏气争。九窍 不通。(五脏为阴。九窍为水注之气。乃精气所注之门户。如阴甚而阳不能胜之。则五脏之气。交争于内。而九窍为之不 通。盖五脏之气。出而为阳。在内为阴也。夫脏为阴。精血为阴。气为阳。九窍为阳。内为阴。外为阳。五脏主藏精者 也。膀胱者。州都之官。精液藏焉。表阳之气。生于膀胱之精水。肌腠之气。乃五脏之元真。是阳气生于阴精也。故曰。 生之本。本于阴阳。阴者。藏精而起亟也。下经云。阳予之正。阴为之主。盖阳气出而卫外。内则归阴。一昼一夜。有 开有阖。如四时寒暑之往来。是为阴阳之和平也。)是以圣人陈阴阳。筋脉和同骨髓坚固。气血皆从。如是则内外调和。 邪不能害。耳目聪明气立如故。(陈、敷布也。阳气者养筋。阴气者注脉。少阳主骨。少阴主髓。气为阳。血为阴。圣 人能敷陈其阴阳和平。而筋脉骨髓气血。皆和顺坚固矣。内为阴。外为阳。如是则外内之阴阳调和。而邪勿能害。精气 注于耳。血气注于目。邪不外淫。则阴气内固。是能耳目聪明。气立如故也。本经曰。根于中者。命曰神机。根于外者。 命曰气立。又曰。出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惟圣人敷陈其阴阳。使升降出入。外内调和。是以气立如故 也。)风客淫气。精乃亡。邪伤肝也。(此复申明阳者卫外。而为阴之固也。风为阳邪。客于肤表。则淫伤于气矣。阳气 伤。则阴寒精自出矣。风木之邪。内通肝气。肝主藏血。肝气受邪。则伤其血矣。此言阳为阴藏精血之固。)因而饱食。 筋脉横解。肠为痔。因而大饮。则气逆。因而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坏。(承上文而言。阳气伤而不能为阴之固。致 精血有伤。而复饱食强力。故见证之如此也。夫肝主血而主筋。食气入胃。散精于肝。淫气于筋。邪伤肝而复饱食。不 能淫散其食气。而筋脉横解于下矣。食气留滞。则湿热之气。积于阳明大肠而为痔。盖肠胃相通。入胃之食。不能上 淫。则反下矣。夫饮入于胃。脾为输转。肺气通调。肺主周身之气。气为邪伤。而复大饮。则水津不能四布。而气反 逆矣。夫精已亡。而复强用其力。是更伤其肾气矣。高骨、腰高之骨。腰者肾之府。高骨坏而不能动摇。肾将惫矣。此 言外淫之邪。伤人阳气。复因饮食劳伤。而更伤其阴也。)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此总结上文之义。而归重于阳焉。 盖阳密则邪不外淫。而精不内亡矣。无烦劳则阳不外张。而精不内绝矣。)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 是为圣度。(此复言阴阳和平。而后能升降出入。如两者不和。有若乎惟生升而无收降。惟闭藏而无浮长矣。故必因而和 之。是谓圣人调养之法度。此复结阳气之有开有阖。惟圣人能陈阴阳而内外调和也。张二中曰。丹书云。一阴一阳谓之 道。偏阴偏阳谓之疾。故圣人和合阴阳之道。以平四时之气者也。)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阳强、邪客于阳而阳气 盛也。阳病而不能为阴之固密。则阴气乃绝于内矣。此复结风客淫气。精乃亡也。)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 气乃绝。(调养精气神者。当先平秘其阴阳。惟圣人能敷陈其阴阳之和平也。)因于露风。乃生寒热。是以春伤于风。邪 气留连。乃为洞泄。夏伤于暑。秋为疟。秋伤于湿。上逆而咳。发为痿厥。冬伤于寒。春必病温。(露、阴邪也。风、 阳邪也。寒、阴病也。热、阳病也。言阴阳不能固密。则在天阴阳之邪。伤吾身之阴阳。而为寒热病矣。是以有伤四时 之阳邪而为阴病者。伤四时之阴邪而为阳病者。皆吾身中之阴阳。上下出入而变化者也。夫喉主天气。咽主地气。阳受 风气。阴受湿气。伤于风者。上先受之。伤于湿者。下先受之。阳病者。上行极而下。是以春伤于风。乃为洞泄。阴病 者。下行极而上。是以秋伤于湿。上逆而咳。此阴阳上下之相乘也。夏伤于暑。暑汗不泄。炎气伏藏。秋时阴气外出。 与热相遇。发为疟。冬伤于寒。邪不即发。寒气伏藏。春时阳气外出。邪随气而化热。发为温病。此阴阳出入之气化 也。夫风为阳邪。洞泄、阴病也。湿为阴邪。喉咳、阳病也。暑为阳邪。疟、阴疟也。寒为阴邪。温病、热病也。此 皆人身中之阴阳气化也。天有阴阳之邪。人有阴阳之气。有病天之阴阳。而为寒热者。有感人之气化。而为阴病阳病者。 邪正阴阳。变化不测。阴阳二气。可不和平而秘密与。经曰。地之湿气。感则害人。皮肉筋骨。上逆而咳。论阴阳之气 也。发为痿厥。病有形之筋骨也。杨君举问曰。秋主燥气。而曰秋伤于湿者。何也。曰。长夏湿土主气。是以四之气大暑立秋处暑白露。乃太阴所主。然六淫之邪。止风寒暑湿。伤人阳气也。)四时之气。更伤五脏。(四时之气。风寒 暑湿也。言四时之邪。非只病阴阳之气化。而更伤五脏之有形。盖病久则传化也。)阴之所生。本在五味。阴之五宫。伤 在五味。(神气生于阴精。五脏之精。生于五味。是以首论气而末论味焉。脏象论曰。五味入口。藏于肠胃。味有所藏。 以养五气。气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本神篇曰。五脏主藏精者也。不可伤。伤则失守阴虚。阴虚则无气。无 气则死矣。是以谨和五味。长有天命。盖精神气血。皆由五味之所资生而资养者也。五宫、五脏神之所舍也。伤在五味 者。味有所偏胜也。莫仲超曰。酸生肝。苦生心。甘生脾。辛生肺咸生肾。是阴之所生。本在五味也。)是故味过于 酸。肝气以津。脾气乃绝。(酸味入肝。若过于酸。则肝多津液。津溢于肝。则脾气乃绝其转输矣。)味过于咸。大骨气 劳。短肌。心气抑。(大骨、腰高之骨。肾之府也。过食咸则伤肾。故骨气劳伤。水邪盛则侮土。故肌肉短缩。水上凌心。 故心气抑郁也。)味过于甘。心气喘满。色黑。肾气不衡。味过于甘。则土气实矣。土实。则心气不能传之于子。故喘满 也。肾主水。其色黑。土亢则伤肾。故色黑而肾气不平。味过于苦。脾气不濡。胃气乃浓。(阳明络属心。子母之气相 通也。五味入胃。苦先入心。味过于苦。则母气盛而胃气强。胃强则与脾阴相绝矣。脾不为胃转输其津液。而脾气不濡 矣。脾不转输。故胃气乃浓。)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央。(沮音咀沮、遏抑也。弛、懈弛也。金气偏盛。则肝 气受伤。故筋脉弛懈也。央殃同。辛甚则燥。津液不能相成。而精神乃受其殃也。)是故谨和五味。骨正筋柔。气血以流。 腠理以密。如是则骨气以精。谨道如法。长有天命。(肾主藏精而主骨。肝主藏血而主筋。夫风客淫气。则邪伤肝而精乃 亡。谨和五味。则骨正筋柔而腠理以密。是阳气生于阴精。而为阴之外卫。故曰。阴者。藏精而起亟也。阳者。卫外而 为固也。知阴阳外内之道。无烦劳以伤其阳。节五味以养其阴。谨能调养如法。则阴阳和平。而长有天命矣。)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