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素问集注》
书名:黄帝内经素问集注朝代:清作者:张志聪时间:公元1644-1911年

[卷五] 疟论篇第三十五

    黄帝问曰。夫疟皆生于风。其蓄作有时者。何也。(音皆。吴曰。、亦疟也。夜病者谓之。昼病者谓之疟。 方书言夜市谓之市。盖本乎此也。蓄、病息邪伏也。卢子繇曰。疟者。惟火金。酷虐殆甚也。)岐伯对曰。疟之始 发也。先起于毫毛伸欠乃作。寒栗鼓颔腰脊俱痛。寒去则内外皆热。头痛如破。渴欲冷冻饮料。(伸欠、引伸而呵欠也。 卫气邪气将入于阴。表气虚。故先起于毫毛。伸欠。)帝曰。何气使然。愿闻其道。岐伯曰。阴阳上下交争。虚实更作。 阴阳相移也。(邪正阴阳之气。上下出入。故交争于上下也。病并于阴。则阴实而阳虚。并于阳。则阳实而阴虚。是虚实 更作。阴阳寒热相移也。)阳并于阴。则阴实而阳虚。阳明虚。则寒栗鼓颔也。巨阳虚。则腰背头项痛。(邪与卫气内薄。 则三阳之气。同并于阴矣。并于阴。则阴实于内。而阳虚于外。阳明之气主肌肉。而经脉交于颔下。是以寒栗鼓颔。太 阳之气主表。而上升于头。其经脉上会于脑。出于项。下循背膂。故腰背头项俱痛。马莳曰。阳气陷则阴气胜。经云。 病痛者阴也。)三阳俱虚。则阴气胜。阴气胜。则骨寒而痛。寒生于内。故中外皆寒。阳盛则外热阴虚则内热。外内皆 热。则喘而渴。故欲冷冻饮料也。(阳虚于外。则阴胜于里矣。经云。二阴主里。是以骨寒而痛。而寒生于内也。阴气逆极则 复出之阳。并于阳则阴虚而阳盛。阳盛则外热。阴虚则内热。外内皆热。是以喘渴而欲冷冻饮料也。卢子繇曰。不列少阳形 证者。以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而开之能开。阖之能阖。枢转之也。设舍枢则无开阖矣。离开阖无从觅枢矣。 故开阖既陷。枢机岂能独留。倘中见枢象。即为开阖两持。所以持则俱持。陷则俱陷也。)此皆得之夏伤于暑。热气盛。 藏于皮肤之内。肠胃之外。此荣气之所舍也。(卢子繇曰。以夏气通于心。心主荣血之故也。经云。以奉生身者。莫贵于 经隧。故不注之经而溜之舍也。舍即经隧所历之界分。每有界分。必有其舍。如行人之有传舍也。倪冲之曰。天之暑热。 与君火之气相合。心主荣血。故邪藏于荣舍。卫气者。阳明之悍气也。风木寒水。乘侮土气。故风水之邪。与卫气并居。) 此令人汗空疏。腠理开。因得秋气。汗出遇风。及得之以浴。水气舍于皮肤之内。与卫气并居。卫气者。昼日行于阳。 夜行于阴。此气得阳而外出。得阴而内薄。内外相薄。是以日作。(卢子繇曰。暑令人汗出空疏。腠理开者。以暑性暄发。 致腠理但开。不能旋阖耳。不即病者。时值夏气之从内而外。卫气仗此。犹可捍御。因遇秋气。机衡已转。自外而内矣。 其留舍之暑。令汗出空疏。腠理开。风遂乘之以入。或得之以沐浴。水气舍于皮肤之内。与卫气并居。卫气者。昼日行 于阳。夜行于阴。风与水气。亦得阳随卫而外出。得阴随卫而内薄。内外相薄。是以日作也。莫子晋问曰。卫气日行于 阳。奚先入于阴而致寒栗伸欠也。曰。邪得阴而内入。得阳而外出。邪气与卫气并居。故同邪内陷。非卫气之行于阴也。 夫内为阴。外为阳。邪留于形身之外。与卫应乃作。卫气日行于阳。故发作于日也。)帝曰。其间日而作者何也。岐伯 曰。其气之舍深。内薄于阴。阳气独发。阴邪内着。阴与阳争不得出。是以间日而作也。(间去声言邪气舍深。内薄于里 阴之分。阳气独发于外。里阴之邪。留着于内。阴邪与阳气交争。而不得皆出于外。是以间日而作也。按此节经文。与 薄于五脏募原之因不同。)帝曰。善。其作日晏与其日早者。何气使然。岐伯曰。邪气客于风府。循膂而下。卫气一日 一夜。大会于风府。其明日日下一节。故其作也晏。此先客于脊背也。(此言邪从风府。而客于脊背之间者。发作有早晏 也。卫气一日一夜。行阴阳五十度。而大会于风府。其明日日下一节。故其作也晏。此邪先客于脊背而与卫气相遇故也。) 每至于风府则腠理开。腠理开则邪气入。邪气入则病作。以此日作稍益晏也。其出于风府。日下一节。二十一日下至 骨。(此申明卫气日下一节。则上会于风府也亦晏。故病作日晏也。盖卫气每至于风府则腠理开。开则客于脊背之邪。还 入风府。而与卫气相遇则病作。其卫气出于风府。日下一节。则上会与风府也稍晏。故病作稍晏。二十一日下至骨。 则上会于风府也益晏。故病作益晏也。)二十二日入于脊内。注于伏膂之脉。其气上行。九日出缺盆之中。其气日高。 故作日益早也。(伏膂、伏冲膂筋也。卫气外循督脉而下。内循冲脉而上。其气上行。九日出于缺盆。其气日高。则会于 风府也日早。故作日益早也。)其间日发者。由邪气内薄于五脏。横连募原也。其道远。其气深。其行迟。不能与卫气 俱行。不得皆出。故间日乃作也。(募原者。横连脏腑之膏膜。即金匮所谓皮肤脏腑之纹理。乃卫气游行之腠理也。不得 与卫气皆出。故间日也。)帝曰。夫子言卫气每至于风府。腠理乃发。发则邪气入。入则病作。今卫气日下一节。其气 之发也。不当风府。其日作者奈何。(帝问邪有不从风府而入。其病亦以日作者何也。)岐伯曰。此邪气客于头项。循膂 而下者也。故虚实不同。邪中异所。则不得当其风府也。故邪中于头项者。气至头项而病。中于背者。气至背而病。中 于腰脊者。气至腰脊而病。中于手足者。气至手足而病。(客于头项者。谓客于风府也。伯言邪入于风府。循膂而下。留 其处者。有虚实之不同。若邪中异所。则无有早晏矣。虚实者。早晏也。言卫气虚而日下。则其发日晏。卫气实而日上。 则其发日早。此邪从风府而留于脊膂之间者也。若邪中异所。则不得当其风府矣。如邪中于头项。卫气行至头项而病作。 中于腰背手足。邪即舍于腰背手足之间。卫气行至腰背。与腰背所舍之邪。相遇而病作。卫气行至于手足。与手足所舍 之邪。相遇而病作。此或发于早者。每日早发。或发于晏者。每日晏发。非若客于风府之邪。日晏而日早也。张兆璜曰。 风府循督脉而下。至脊内循冲脉而上。乃卫气之隧道。故邪留于此内者。遇卫气之日上日下。而病有早晏之分。)卫气 之所在。与邪气相合则病作。故风无常府。卫气之所发。必开其腠理。邪气之所合。则其府也。(卫气之所在者。谓卫气 行至邪气所在之处。与邪相合而病作。故风邪或中于头项。或中于腰背手足。无有常处。非定客于风府也。夫卫气之行。 至于所在之处而发。必开其腠理。腠理开。然后邪正相合。邪与卫合之处即其府也。)帝曰。善。夫风之与疟也。相似 同类。而风独常在。疟得有时而休者。何也。(夫疟皆生于风。然病风者。常在其处。病疟者。休作有时。故帝有此问。) 岐伯曰。风气留其处。故常在。疟气随经络。沉以内薄。故卫气应乃作。(风邪则伤卫。故病风者。留于肌腠筋骨之间而 不移。疟气舍于荣。故随经络以内薄。与卫气相应乃作也。)帝曰。疟先寒而后热者何也。岐伯曰。夏伤于大暑。其汗 大出。腠理开发。因遇夏气凄沧之水寒。藏于腠理皮肤之中。秋伤于风。则病成矣。(风寒曰凄。水寒曰沧。盖夏时暑热 溽蒸。腠理开发。或汗湿从风。或得之于沐浴。水寒藏于腠理皮肤之中。至秋时复伤于风。风寒两感。是以寒热之病成 矣。按此节所论先寒后热。与上节不同。上节以夏伤之暑。藏于荣之所舍。秋受之风寒。与卫气并居。盖荣为阴。卫为 阳。此气得阴而内薄。得阳而外出。是以荣舍之邪。先行于阴而为寒。复行于阳而为热。此乃吾身中之阴阳寒热也。此 节论夏受凄沧之水寒。秋伤于风之阳邪。此论天之阴阳寒热也。是以经旨少有不同。学人亦宜体析。)夫寒者阴气也。风 者阳气也。先伤于寒。而后伤于风。故先寒而后热也。病以时作。名曰寒疟。(天之阴邪。感吾身之阴寒。天之阳邪。感 吾身之阳热。是以先受之寒。先从阴而病寒。后受之风。复从阳而病热。病以时作者。应时而作。无早晏也。)帝曰。 先热而后寒者何也。岐伯曰。此先伤于风。而后伤于寒。故先热而后寒也。亦以时作。名曰温疟。(王冰曰。以其先热。 故谓之温。倪冲之曰。此天之阴阳。病患身之阴阳。阴阳两感。是以寒热交作。虽有先后之感。与故病新病不同。学 者亦宜体认。)其但热而不寒者。阴气先绝。阳气独发。则少气烦冤。手足热而欲呕。名曰瘅疟。(其者。承上文而言。 上文之所谓温疟者。邪气藏于骨髓之中。骨髓者。肾藏之精气所生。故久而不去。则与肾气相合。是以温疟之病气藏于 肾。其气先从内而出之外也。从内出之外。故阳病极而复反入之阴。其但热不寒者。邪气藏于骨髓之中。而肾阴之气。 先与骨气相绝。是外邪不及于里阴。而独发于阳也。热伤气。故少气。心恶热。故烦冤。手足为诸阳之本。故手足热。 经云。诸呕吐酸。皆属于热。此温疟之不复寒者。名曰瘅疟。瘅、单也。谓单发于阳而病热也。卢子繇曰。瘅疟有二因。 此其一也。)帝曰。夫经言有余者泻之。不足者补之。今热为有余。寒为不足。夫疟者之寒。汤火不能温也。及其热。 冰水不能寒也。此皆有余不足之类。当此之时。良工不能止。必须其自衰乃刺之。其故何也。愿闻其说。岐伯曰。经言 无刺之热。无刺浑浑之脉无刺漉漉之汗。故其为病逆。未可刺也。(音稿漉音鹿。阳热为有余。阴寒为不足。经 言。引灵枢顺逆篇而言。、热甚貌。浑浑、邪盛而脉乱也。漉漉、汗大出也。言当此之时。邪病甚而正气逆。故未 可刺也。)夫疟之始发也。阳气并于阴。当是之时。阳虚而阴盛。外无气。故先寒栗也。阴气逆极。则复出之阳。阳与 阴复并于外。则阴虚而阳实。故先热而渴。(此言寒热始盛之时。乃阴阳之气交并。正气错乱未分。故未可刺。张兆璜 曰。此言热为阳实而有余。寒为无气而不足。所谓有余不足者。阳气邪气也。)夫疟气者。并于阳则阳胜。并于阴则阴胜。 阴胜则寒阳胜则热。(上节论阳气虚实之寒热。此论阴阳胜并之寒热。皆属阴阳未和。而邪气方盛。俱未可刺。)疟者。 风寒之气不常也。病极则复至。(此复论在天阴阳之邪而为寒热也。风者阳邪也。寒者阴邪也。风寒之气。变幻不常。如 病风而为热。极则阴邪之寒气复至。病寒而为寒。极则风邪之阳热复至。当如寒热虚实之有三因也。)病之发也。如火之 热。如风雨不可当也。故经言曰。方其盛时必毁。因其衰也。事必大昌。此之谓也。(上节论阴阳交并。正气未分。故未 可刺。此承上文而言。邪气方盛。未可刺也。邪气之发。如火之烈。如风雨之不可当。故经言方其盛时而取之。必毁伤 其正气。因其衰也。事必大昌。此之谓也。兵法云。无迎逢逢之气。无击堂堂之阵。避其来锐。击其惰归。倪冲之曰。 如火之烈。阳热盛也。如风雨不可当。阴寒盛也。)夫疟之未发也。阴未并阳。阳未并阴。因而调之。真气得安。邪气乃 亡。故工不能治其已发。为其气逆也。(邪气未发。则正气未乱。因而调之。真气得安。邪气乃去。所谓治未病也。若待 其已发。虽良工弗能为。为其气逆故也。上节论治其已衰。此先治其未发。)帝曰。善。攻之奈何。早晏何如。(早者。 谓病之未发。晏者。谓病之已衰。)岐伯曰。疟之且发也。阴阳之且移也。必从四末始也。阳已伤。阴从之。故先其时。 坚束其处。令邪气不得入。阴气不得出。审候见之。在孙络盛坚而血者。皆取之。此真往而未得并者也。(此申明治未病 之法也。且者。未定之辞。言疟之将发。阴阳之将移。必从四末始。盖三阴三阳之气。从手足之井荥而更移也。如病在 阳而阳已伤。则阴经将从而受之。故当先其未发之时。坚束其四末。令邪在此经者。不得入于彼经。彼经之经气。不得 出而并于此经。审其证而候其脉。见其孙络盛坚而血者。皆取而去之。此阴阳真气。往来和平。而未得交并者也。倪 仲宣曰。疟气舍于皮肤肌腠之间。故病见于孙络。)帝曰。疟不发。其应何如。(言疟病未发之时。其脉候证候。何如 而应。)岐伯曰。疟气者。必更盛更虚。当气之所在也。病在阳则热而脉躁。在阴则寒而脉静。(言疟气者。有阴阳更并 之盛虚。皆当气之所在也。如病在阳则热而脉躁。在阴则寒而脉静。欲知脉与病之相应。但审证之寒热。脉之躁静。则 知病之在阴在阳矣。)极则阴阳俱衰。卫气相离。故病得休。卫气集则复病也。(言阴阳之所以更盛更虚者。卫气行之也。 卫气者。行阴而行阳者也。是以卫气相离。其病得休。卫气集则复病也。)帝曰。时有间二日。或至数日发。或渴或不 渴。其故何也。岐伯曰。其间日者。邪气与卫气客于六腑。而有时相失。不能相得。故休数日乃作也。(六腑者。谓六腑 之募原也。六腑之膜原者。连于肠胃之脂膜也。相失者。不与卫气相遇也。盖六腑之募原。其道更远。气有所不到。故 有时相失。不能相得其邪。故或间二日。或数日乃作也。倪冲之曰。藏之膜原而间日发者。乃胸中之膈膜。其道近。六 腑之膜原。更下而远。故有间二日。或至于数日也。张介宾曰。按本经言疟之间二日。及数日发者。以邪气深客于六 腑之间。时与卫气相失。其理甚明。丹溪以作于子午卯酉日者。为少阴疟。作于寅申巳亥日者。为厥阴疟。作于辰戌丑 未日者。为太阴疟。此不过以六气司天之义为言。然子午虽曰少阴。而卯酉则阳明矣。巳亥虽曰厥阴。而寅申则少阳矣。 丑未虽曰太阴。而辰戌则太阳矣。如三日作者。犹可借此为言。若四五日者。又将何以辨之。殊属牵强。倘按此施治。 未必无误。学人不可执以为训。马玄台曰。本经言间日数日发者。邪与卫气不相值。何丹溪乃以为三日一发者。受病 一年半。间日一发者。受病半年。一日一发者。受病一年。不知何据为然。董帷园曰。看书当参讨经义。庶不为前人 所欺。)疟者。阴阳更胜也。或甚或不甚。故或渴或不渴。(言阴阳更胜。而有甚与不甚。故阳热甚则渴。或不甚则不渴 矣。)帝曰。论言夏伤于暑。秋必病疟。今疟不必应者。何也。(言有不必夏伤于暑。而为病疟者也。)岐伯曰。此应四 时者也。其病异形者。反四时也。其以秋病者寒甚。以冬病者寒不甚。以春病者恶风。以夏病者多汗。(伯言夏伤于暑。 秋必病疟者。此应四时者也。应四时者。随四时阴阳之气。升降出入而为病也。其病异形者。反四时也。反四时者。非 留蓄之邪。乃感四时之气而为病也。秋时阳气下降。天气新凉。故感秋凉之气。而为病者寒甚。冬时阳气伏藏于内。即 受时行之寒。得阳气以化热。故寒不甚。春时阳气始出。天气尚寒。故恶风。夏时阳气外泄。腠理空疏。故多汗。此随 感四时之邪。而即为病疟也。倪冲之曰。春伤于风。故恶风。夏伤于暑。故多汗。秋伤于湿。故寒甚。冬伤于寒。则为 病热。故寒不甚。盖言风寒暑湿之邪。在四时而皆能病疟也。)帝曰。夫病温疟与寒疟。而皆安舍。舍于何脏。(此复 问前节温疟之病因。是以帝问温疟与寒疟。病皆安舍。而伯只答其温疟焉。盖寒疟之因。已谕悉于前矣。但前节以先伤 于风。后伤于寒。为温疟。此论先出于阳。后入于阴。为先热后寒。一论在天阴阳之邪。一论形身中之阴阳出入。文义 虽殊。而理则合一)岐伯曰。温疟者。得之冬中于风。寒气藏于骨髓之中。至春则阳气大发。邪气不能自出。因遇大暑。 脑髓烁。肌肉消。腠理发泄。或有所用力。邪气与汗皆出。此病藏于肾。其气先从内出后寒。名曰温疟。(藏真下于肾。 肾藏骨髓之气也。冬气通于肾。故邪藏于骨髓之中。而内与肾气相合。夫至春阳气大发。而邪不能自出者。邪藏于骨髓 之中。而气行骨外故也。脑为精髓之海。脑髓烁者。暑气盛而精髓烁热也。肌肉消者。腠理开而肌肉消疏也。汗乃肾藏 精髓之所化。或有所用力。则伤动其肾气。是以所藏之邪。得与汗共并而出矣。夫骨气与肾气相合。故病气藏于肾。其 气先从内出之外也。从内出外。则阴虚而阳盛。阳盛则热矣。气从内出之外。故病复反入之阴。张兆璜曰。故先热而 后寒者。名曰温疟。其但热而不寒者。名曰瘅疟矣。故字宜着眼。)帝曰。瘅疟何如。岐伯曰。瘅疟者。肺素有热。气 盛于身。厥逆上冲。中气实而不外泄。因有所用力。腠理开。风寒舍于皮肤之内。分肉之间而发。发则阳气盛。阳气盛 而不衰则病矣。其气不反于阴。故但热而不寒。气内藏于心。而外舍于分肉之间。令人消烁脱肉。故命曰瘅疟。帝曰善。 (此复论瘅疟之有因于内热者也。肺主周身之气。肺素有热。故气盛于身。其气厥逆上冲。故不泄于外。而但实于中。 此外内皆实者矣。气止实于外。则邪不能外侵。故因有所用力。腠理开而后邪舍于皮肤之内。中气实则邪不能内入。故 其气不及于阴。而单发于阳也。心主血脉之气。气内藏于心者。谓邪藏于血脉之中。而气内通于心也。内藏于血脉之里。 外舍于分肉之间。阳气盛而无阴气以和之。是以阳热不衰。而令人消烁脱肉也。前节论外因之瘅疟。此论兼有内因之瘅 疟也。故金匮要略曰。阴气孤绝。阳气独发。则热而少气烦冤。手足热而欲呕。名曰瘅疟。若但热不寒者。邪气内藏于 心。外舍分肉之间。令人消烁脱肉。是阴气绝而阳气独发者。名曰瘅疟。若但热不寒者。亦名瘅疟。是瘅疟之有二证也。 张兆璜曰。邪舍于血脉之中。而气内藏于心。与邪藏于骨髓之中。而病藏于肾者同义。但肾为阴脏。故邪复反入之阴。 心为阳脏。故气不及于阴。而单发于阳也。)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