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素问集注》
书名:黄帝内经素问集注朝代:清作者:张志聪时间:公元1644-1911年

[卷三] 玉机真藏论篇第十九

    黄帝问曰。春脉如弦。何如而弦。岐伯对曰。春脉者肝也。东方木也。万物之所以始生也。故其气来弱轻虚而滑。 端直以长。故曰弦。反此者病。(春弦。夏钩。秋毛。冬石。脏真之神也。此篇言真脏之脉。资生于胃。输禀于脾。合于 四时。行于五脏。五脏相通。移皆有次。如璇玑玉衡。转而不回者也。如五脏有病。则各传其所胜。至其所不胜则死。 有为风寒外乘。亦逆传所胜而死者。有为五志内伤。交相乘传而死者。有春得肺脉。夏得肾脉。真脏之神。为所不胜之 气乘之者。皆奇恒之为病也。故曰奇恒者。言奇病也。所谓奇者。使奇病不得以四时死也。恒者。得以四时死也。是以 岐伯对曰。春脉者肝也。言春时之脉。肝脏主气。而合于东方之木。如万物之始生。故其气来弱轻虚而滑。端直以长。 盖以脏真之气。而合于四时。非四时之气。而为五脏之顺逆也。本卷五篇。皆论脉理之精微。诊辨之要妙。而各有不同。 学人宜潜心体会。而详悉其旨焉。)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实而强。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实而微。此 谓不及。病在中。(实而强者。盈实而如循长竿也。不实而微。无端长之体也。言五脏之神气。由中而外。环转不息。如 气盛强。乃外出之太过。如气不足。则衰微而在中。太过不及。皆脏真之气。不得其和平而为病也。)帝曰。春脉太过与 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善忘。忽忽眩冒巅疾。其不及则令人胸痛引背。下则两胁满。(夫五脏之脉。 行气于其所生。受气于所生之母。肝行气于心。受气于肾。春脉太过则气并于上。经曰。气并于上。乱而喜忘气上盛 而与督脉会于巅。故眩冒而巅疾也。金匮要略曰。胸痛引背。阳虚而阴弦故也。盖春木之阳。生于肾水之阴。阴气虚寒。 以致生阳不足。故胸痛引背也。胁乃肝肾之部分。生气虚而不能外达。故逆满于中也。)帝曰。善。夏脉如钩。何如而 钩。岐伯曰。夏脉者心也。南方火也。万物之所以盛长也。故其气来盛去衰。故曰钩。反此者病。(心脉通夏气。如火 之发焰。如物之盛长。其气惟外出。故脉来盛而去悠。有如钩象。其本有力而肥。其环转则秒而微也。)帝曰。何如而反。 岐伯曰。其气来盛去亦盛。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不盛。去反盛。此谓不及。病在中。(来盛者。盛长之本气也。去 亦盛者。太过于外也。来不盛者。盛长之气衰于内也。去反盛者。根本虚而末反盛也。)帝曰。夏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 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身热而肤痛。为浸淫。其不及则令人烦心上见咳唾。下为气泄。(身热肤痛者。心火太过而 淫气于外也。浸淫、肤受之疮。火热盛也。其不及则反逆于内。上熏肺而为咳唾。下走腹而为气泄矣。夫心气逆则为噫。 虚逆之气。不上出而为噫。则下行而为气泄。气泄者。得后与气。快然如衰也。)帝曰。善。秋脉如浮。何如而浮。岐伯 曰。秋脉者肺也。西方金也。万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气来轻虚以浮。来急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秋气降收。 外虚内实。内实故脉来急。外虚故浮而散也。杨元如曰。诸急为寒。阴气渐来。故脉来急。阳气渐去。故去散也。)帝 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毛而中央坚。两旁虚。此谓太过。病在外。其气来毛而微。此谓不及。病在中。(如榆荚 而两旁虚。中央实。此肺之平脉。坚则为太过矣。毛而微。是中央两旁皆虚。此所生之母气不足。而致肺气更衰微也。) 帝曰。秋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逆气背痛愠愠然。其不及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咳。上 气见血。下闻病音。(肺主周身之气。太过则反逆于外。而为背痛。肺之俞在肩背也。愠愠、忧郁不舒之貌。经曰。气并 于肺则忧。其不及则令人气虚而喘。呼吸少气而咳。虚气上逆。则血随而上行。虚气下逆。则闻呻吟之病音。盖肺主气 而司呼吸开阖。其太过则盛逆于外。其不及则虚逆于内也。)帝曰。善。冬脉如营。何如而营。岐伯曰。冬脉者肾也。北 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合脏。故其气来沉以搏。故曰营。反此者病。(营、居也。言冬气之安居于内。如万物之所以合脏也 也。沉而搏者。沉而有石也。)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不及。 病在中。(如弹石者。石而强也。肾为生气之原。数则为虚。生气不足也。)帝曰。冬脉太过与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 曰。太过则令人解。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其不及则令人心悬如病饥。中清。脊中痛。少腹满小便变。帝曰。 善。(肾为生气之原而主闭藏。太过则气外泄。而根本反伤。故为懈惰少气。生阳之气不足。故脊中痛。心主言而发原于 肾。根气伤。故不欲言也。其不及则心肾水火之气。不能交济。故令人心悬如病饥。中、胁骨之杪。当两肾之处。肾 之生阳不足。故中冷也。肾合膀胱肾虚而不能施化。故小便变而少腹满也。)帝曰。四时之序逆从变异也。然脾 脉独何主。(总结上文。而言脏真之气。合于四时。有升降浮沉之序。如逆其顺序和平之气。则有变异之病矣。然四时之 脉。止合四脏。而脾脏之脉。独何所主乎。)岐伯曰。脾脉者土也。孤脏以灌四旁者也。(脾属土而位居中央。各王四季。 月十八日。不得独主于时。故为孤脏。)帝曰。然则脾善恶可得见之乎。岐伯曰。善者不可得见。恶者可见。(此言脾灌 四脏。四脏受脾之气。而各见其善。是脾之善在四脏。而不自见其善耳。)帝曰。恶者如何可见。岐伯曰。其来如水之流 者。此为太过。病在外。如乌之喙者。此谓不及。病在中。(如水之流者。灌溉太过也。如乌之喙者。黔喙之属。艮止而 不行也。)帝曰。夫子言脾为孤脏。中央土以灌四旁。其太过与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过则令人四肢不举。其不 及则令人九窍不通。名曰重强。(经曰。四肢皆禀气于胃。而不得至经。必因于脾。乃得禀也。脾为湿土主气。湿行太过。 故令人四肢不举。经曰。五脏不和。则九窍不通。脾气不足。则五脏之气。皆不和矣。夫胃为阳土而气强。脾为阴土而 气弱。脾弱而不得禀水谷之气。则胃气益强。故名曰重强。盖言脾气虚而不能为胃行其津液者。胃强脾弱。脏腑刚柔 不和也。张兆璜曰。九窍为水注之气。脾不得为胃行其津液。故令人九窍不通。)帝瞿然而起。再拜而稽首曰。善。吾 得脉之大要。天下至数。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神转不回。回则不转。乃失其机。至数之要迫近以微着之玉 版。藏之脏腑。每旦读之。名曰玉机。(此言五脏受气于胃。一以贯通。次序环转。如璇玑玉衡。合之玉板。乃揆度奇恒 之大要也。瞿然、惊悟貌。至数者。五脉之至数也。盖天地之间。六合之内。不离于五。人亦应之。故曰。天下至数。 五色脉变。揆度奇恒。道在于一。一者。五脏之神。转而不回。如逆回。则失其旋转之机矣。五脏相通。阴阳并合。脉 之至数。迫近以微。着之玉版者。有格有序也。藏之脏腑者。阴阳雌雄之相应也。每旦读之者。血气未乱也。名曰玉机 者。如璇玑玉衡也。以上论真藏之神。五脏相通。外内环转。如太过不及则病。若回而不转。乃失其机而死矣。)五脏 受气于其所生。传之于其所胜。气舍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病之且死。必先传行。至其所不胜。病乃死。此言气之 逆行也。故死。(此言五脏之气逆回。失其旋转之机而死也。平脉篇曰。水行乘金。火行乘木。名曰逆。金行乘水。木行 乘火。名曰顺也。盖神转而不回者。母行乘子也。回则不转者。子行乘母也。五脏受气于所生之子。而反舍气于所生之 母。是生气之逆行也。传之于其所胜。是克贼相传也。是以至其所不胜而死。此皆气之逆行故也。如肝受气于心。而肝 气反舍于肾。则肾气盛。肾气盛。则火气衰。火气衰。则金无所畏而伤肝。所谓舍气于其所生。死于其所不胜也。病之 且死。必先传行。言必先克贼相传而后病。至其所不胜而后死。故当先治其未病焉。金匮要略曰。上工治未病者。何也。 师曰。夫治未病者。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四季脾王不受邪。即勿补之。中工不晓相传。见肝之病。不解实 脾。惟治肝也。夫肝之病。补用酸。助用焦苦。益用甘味之药调之。酸入肝。焦苦入心。甘入脾。脾能伤肾。肾气微弱。 则水不行。水不行。则心火气盛则伤肺。肺被伤。则金气不行。金气不行。则肝气盛。则肝自愈。此治肝补脾之要妙也。 肝虚则用此法。实则不在用之。经曰。虚虚实实。补不足。损有余。是其义也。余脏准此。所谓病之且死。必先传行。 上工能治其未病。则不至于死矣。董帷园曰。玉机章旨。与金匮此篇。理同义合。学人宜互相参究。大有裨于治道焉。) 肝受气于心。传之于脾。气舍于肾。至肺而死。心受气于脾。传之于肺。气舍于肝。至肾而死。脾受气于肺。传之于肾。 气舍于心。至肝而死。肺受气于肾。传之于肝。气舍于脾。至心而死。肾受气于肝。传之于心。气舍于肺。至脾而死。 此皆逆死也。一日一夜五分之。此所以占死生之早暮也。(此复申明五脏之气逆传。至其所不胜而死。昧旦主甲乙。昼主 丙丁。日昃主戊己。暮主庚辛。夜主壬癸。一日一夜而五分之。如真脏脉见。至肺而死。死于薄暮。至肾而死。死于中 夜。至肝而死。死于昧旦。至心而死。死于日中。至脾而死。死于日昃。此所以占死生之早暮也。夫逆传至死。有三岁 有六岁。有三月有六月。有三日有六日。当知日之早暮。亦有三时有六时也。)黄帝曰。五脏相通。移皆有次。五脏有病。 则各传其所胜。(此总结上文。而言五脏相通。有顺传之次序。如逆传其所胜者。盖因其病而逆之也。)不治。法三月。 若六月。若三日。若六日。传五脏而当死。是顺传所胜之次。(此言逆传所胜之死。有时而有月有日也。如见肝之病。 中工不晓传脾而不治。则脾传之肾。肾传之心。心传之肺。法三月。而传之所胜之次则死矣。假如心病而欲传之肺。时 值秋三月。而金旺不受邪。法当六月。而传之所胜之次则死矣。所谓法三月。若六月也。如传于值死之月。假如肝病传 脾。而戊日受之。真脏之脉见。则当庚日而死。己日受之。则当辛日而死。此法当三日而死也。如甲乙日受之。真脏脉 见。亦当死于庚辛。此法当六日而死。所谓若三日若六日也。五脏相传而当死者。是顺传所胜之次。如甲乙肝木受病。 顺传至庚辛而死。丙丁心火受病。顺传至壬癸而死。戊己脾土受病。复传至甲乙而死。故曰顺传所胜之次而死也。此五 脏逆传。而知死之月。死之日。死之时。所谓别于阴者。知死生之期也。)故曰。别于阳者。知病从来。别于阴者。知死 生之期。言知至其所困而死。(此承上接下之文也。别于阳者。下文所谓风寒之邪。从皮毛阳分而入。故别于阳者。知病 所从来。五脏为阴。知五脏逆传而死者。上文之所谓肝病传脾。至肺而死。脾病传肾。至肝而死。故别于阴者。知至所 困而死也。)是故风者。百病之长也。(此复言外因之邪。亦逆传于所胜而死。是故者。承上文之别于阳者而言也。风 为阳邪。伤人阳气。为百病之长者。言四时八方之邪风。虽从阳分而入。而善行数变。乃为他病。)今风寒客于人。使人 毫毛毕直。皮肤闭而为热。当是之时。可汗而发也。(气主皮毛。风寒之邪。始伤阳气。故使人毫毛毕直。太阳之气主表 而主开。病则反闭而为热矣。言风寒之邪。始伤表阳之时。可发汗而愈也。)或痹不仁。肿痛。当是之时。可汤熨及火灸 刺而去之。(气伤痛。形伤肿。痹不仁而肿痛者。气伤而病及于形也。如在皮腠气分者。可用汤熨。在经络血分者。可灸 刺而去之。)弗治。病入舍于肺。名曰肺痹。发咳上气。(皮毛者。肺之合。邪在皮毛。弗以汗解。则邪气乃从其合矣。 夫皮肤气分为阳。五脏为阴。病在阳者名曰风。病在阴者名曰痹。病舍于肺。名肺痹也。痹者闭也。邪闭于肺。故咳而 上气。)弗治。肺即传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一名曰厥胁痛。出食。当是之时。可按若刺耳。(失而弗治。肺即传其所 胜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厥者逆也。胁乃肝之分。逆于胁下而为痛。故一名厥胁痛。盖言痹乃厥逆之痛证也。食气入 胃。散精于肝。肝气逆。故食反出也。按者。按摩导引也。木郁欲达。故可按而导之。肝主血。故若可刺耳。杨元如 曰。肺痹肝痹者。非病在肝肺。在肝肺之分耳。)弗治。肝传之脾。病名曰脾风。发瘅。腹中热。烦心出黄。当此之时。 可按可药可浴。(失而弗治。肝因传之脾。病名曰脾风。盖肝乃风木之邪。贼伤脾土。故名脾风。瘅、火瘅也。风淫湿土 而成热。故湿热而发瘅也。湿热之气。上蒸于心则烦。心火热下淫则溺黄。盖热在中土。而变及于上下也。夫病在形身 者。可按可浴。病在内者。可药。发瘅。湿热发于外也。腹中热。烦心。出黄。热在内也。是以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可 浴而治之。)弗治。脾传之肾。病名曰疝瘕少腹冤热而痛。出白。一名曰蛊。当此之时。可按可药。(在脾弗治。则土 邪乘肾。病名疝瘕。邪聚下焦。故少腹冤热而痛。溲出淫浊也。蛊者。言其阴邪居下。而坏事之极也。)弗治。肾传之 心。病筋脉相引而急。病名曰。当此之时。可灸可药。弗治。满十日。法当死。(音翅。灵枢经曰。心脉急。甚为 。盖心主血脉而属火。火热盛。则筋脉燥缩。而手足拘急也。当此危急之证。尚可灸可药。言不可以其危笃而弃之也。 失而弗治。满十日。法当死。五传巳周。当尽十干而死矣。)肾因传之心。心即复反传而行之肺。发寒热。法当三岁死。 此病之次也。(心主神明。而多不受邪。如肾传之心。心不受邪。则反传之肺。是从肺而再传矣。邪复出于皮肤络脉之间。 阴阳气血相乘。是以发往来之寒热。法当至三岁而死。盖心不受邪而复传。故又有三年之久。此邪病复传之次第也。夫 瘕痹之病。不即传行。而亦不即速死。是初传而死者。法当三岁。如心不受邪而复再传者。是又当三岁矣。所谓若三岁。 若六岁也。夫病发于五脏之阴者。若三月。若六月。若三日。若六日。病发于五脏之阳者。若三岁。若六岁。所谓其生 五。其数三。是五脏之气。生于五行。而终于三数。三而两之。则又为六数矣。莫子晋曰。此注与诊要经终之义。大 略相同。)然其卒发者。不必治其传。(卒发者。即仲景伤寒论中风伤寒卒病三阴三阳之气。一时寒热交作。气脉不 通。与病形藏之传邪。而为瘕痹之证者不同。故不必以病传之法治之。)或其传化。有不以次。不以次入者。忧恐悲喜怒。 令不得以其次。故令人有大病矣。(风则伤卫。寒则伤荣。荣卫内陷脏气逆传。而五脏相移。亦皆有次。设不以次入者。 此又因五志内伤。故令不得以次相传。致令人有大病矣。张兆璜曰。奇恒之病。本于厥逆。五脏逆传其所胜。一逆也。 风寒外客而致五脏内传。二逆也。五志相乘。三逆也。故曰传。乘之名也。谓一脏受乘而传化于五脏。亦传其所胜。与 乘之名类相同。)因而喜大。虚则肾气乘矣。怒则肝气乘矣。悲则肺气乘矣。恐则脾气乘矣。忧则心气乘矣。此其道也。 故病有五。五五二十五变。及其传化。传。乘之名也。(肝当作肺。肺当作肝。悲当作思。喜为心志。喜大则伤心。如外 因于邪。始伤皮毛。内舍于肺。肺因传之肝。肝传之脾。脾传之肾。其间因而喜大。则心气虚。而肾气乘于心矣。怒则 肝气伤而肺气乘于肝矣。思则脾气伤而肝气乘于脾矣。恐则肾气伤而脾气乘于肾矣。忧则肺气伤。而心气乘于肺矣。如 一脏虚而受乘。即相传之五脏。故病有五。五脏有五变。及其传化。则五五有二十五变矣。如喜大而肾气乘心。心即传 之肺。肺传之肝。肝传之脾。脾传之肾。是五脏传化。亦各乘其所胜。故曰传者。乘之名也。)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 中气满。喘息不便。其气动形。期六月死。真脏脉见。乃予之期日。(此复申明五志内伤。亦各传其所胜。察其形证。审 其脏脉。而知死生之期也。夫气血发原于肾。生于胃而输于脾。回则不转。而无相生之机。是以大骨枯槁。大肉陷下。 而令人有大病也。大骨、两臂两腿之骨。大肉、即两臂腿之肉。盖肾主骨。而脾胃主肌肉四肢也。夫胃气之资养于五脏 者。宗气也。宗气积于胸中。从虚里大络。贯于十二经脉经脉逆行。是以胸中气满阳明气厥。故喘息不便也。 其气动形者。心病而欲传之于肺。肺主气。故气盛而呼吸动形也。期以六月死者。今心始传于肺。肺传之肝。肝传之脾。 脾传之肾而后死。故有六月之久也。真脏脉见坚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予与同。予之期日者。当死于壬癸日之中夜 也。)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内痛引肩项。期一月死。真脏见。乃予之期日。(此言肝病至肺而死 也。内痛者。肺受其伤。肺之俞在肩背。故痛引肩项也。肝病而已传及于所胜之脏。故当期以本月之内而死也。真脏脉 见。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予之期日。当死于庚辛日之薄暮也。)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气满。喘息不便。 内痛引肩项。身热。脱肉破。真脏见。十日之内死。(此言肺病至心而死。肺病。故痛引肩背。传及于心。故身热也。 夫心主血。而生于肾藏之精。血气盛则充肤热肉。心肾伤精血衰。故曰脱肉破。破、脱肉也。、音窘。肉之标 也。真脏脉见。大而虚如羽毛。中人肤。病传于心。故期以十日之内死。盖心不受邪。故死之速也。莫子晋曰。天之十 干。化生五行。地之五行。化生五脏。心乃君主之官。为五脏六腑之主。故尽五脏之气终而死。与上节肾传之心。满十 日法当死同义。十月者。乃传之误也。)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肩髓内消。动作益衰。真脏来见。期一岁死。见其真脏。 乃予之期日。(此言脾病而终于一岁也。脾主为胃行其津液。津液者。淖泽注于骨。补益脑髓。脾病而津液不行。故肩髓 先内消也。肩髓者。大椎骨髓。上会于脑。是以项骨倾者。死不治也。脾主四肢。脾病则四肢懈惰。故动作益衰。真 脏来见者。如水之流。如乌之喙。脾土王于四时。脾气灌于四脏。故虽有真脏来见。尚期有一岁之久。盖以四时五脏之 气。终而后死也。期死之月。见其真脏之乍数乍疏。乃与之期日。谓当死于甲乙之昧旦也。)大骨枯槁。大肉陷下。胸中 气满。腹内痛。心中不便。肩项身热。破脱肉。目眶陷。真脏见。目不见人。立死。其见人者。至其所不胜之时则死。 (此肾病而死于脾也。本经曰。肾病者。大小腹痛。肾传之心。故心中不便。心传之肺。肺传之肝。故肩项身热。肝传 之脾。故目眶陷也。真脏脉见搏而绝。如指弹石。辟辟然。如目不见人。肾之精气已绝。故立死。其见人者。余气未尽。 至所不胜之时而死。谓当死于日昃也。夫肾为生气之原。生气绝于下。故死之更速也。)急虚。身中卒至。五脏绝闭。脉 道不通。气不往来。譬于堕溺。不可为期(此言卒发者。不必治其传也。夫邪气胜者。精气虚。风寒之邪卒中于身。精 气一时虚夺。故急虚也。此病三阴三阳之气。而不病于有形。故五脏之气一时绝闭。脉道一时不通而气不往来。譬若堕 溺。乃仓卒一时之病。而生死亦在于时日之间。与风寒之病形脏。勿治而为肺痹。勿治而传之肝。肝传之脾。脾传之肾。 肾传之心。期以三岁六岁死者。不相同也。故不可以为期。)其脉绝不来。若人一息五六至。其形肉不脱。真脏虽不见。 犹死也。(此复言仓卒之病。非但不可为期。并不待形肉脱而真脏见也。脉绝不来。生气绝于内也。一息五六至。邪气盛 于外也。此邪气盛而正气绝。不必真脏见而犹死也。)真肝脉至。中外急。如循刀刃。责责然。如按琴瑟弦。色青白不泽。 毛折乃死。真心脉至。坚而搏。如循薏苡子。累累然。色赤黑不泽。毛折乃死。真肺脉至。大而虚。如以羽毛中人肤。 色白赤不泽。毛折乃死。真肾脉至。搏而绝。如指弹石。辟辟然。色黑黄不泽。毛折乃死。真脾脉至。弱而乍数乍疏。 色黄青不泽。毛折乃死。诸真脏脉见者。皆死不治也。(此审别真脏之脉象。乃可予之期日也。如循刀刃。如按琴瑟弦。 肝木之象也。如薏苡子。如弹石。心肾之象也。皆坚劲之极。而无柔和之气也。乍数乍疏。欲灌不能。脾气欲绝之象也。 如羽毛中人肤。肺气虚散之象也。盖坚劲虚散。皆不得胃气之中和。人无胃气则死矣。色青白不泽。赤黑不泽。皆兼克 贼所胜之色。色生于血脉。气将绝故不泽也。夫脉气流经。经气归于肺。肺朝百脉。输精于皮毛。毛脉合精。而后行气 于脏腑。是脏腑之气欲绝。而毛必折焦也。灵枢经曰。血独盛则淡渗皮肤。生毫毛。又曰。经脉空虚。血气弱枯。肠胃 聂辟。皮肤薄着。毛腠夭焦。予之死期。是皮毛夭折者。血气先绝也。)黄帝曰。见真脏曰死。何也。岐伯曰。五脏者。 皆禀气于胃。胃者。五脏之本也。脏气者。不能自致于手太阴。必因于胃气。乃至于手太阴也。故五脏各以其时。自为 而至于手太阴也。故邪气胜者。精气衰也。故病甚者。胃气不能与之俱至于手太阴。故真脏之气独见。独见者。病胜脏 也。故曰死。帝曰。善。(五脏之气。皆胃腑水谷之所资生。故胃为五脏之本。手太阴者。两脉口也。脏气者。五脏之精 气也。五脏之气。必因于胃气。乃至于手太阴也。又非惟微和之为胃气也。即五脏之弦钩毛石。各以其时。自为其象。 而至于手太阴者。皆胃气之所资生。故邪气胜者。五脏之精气已衰。而不能为弦钩毛石之象矣。如令人有大病而病甚者。 胃气绝而真脏见。真脏见者。病气胜而脏气绝也。)黄帝曰。凡治病。察其形气色泽。脉之盛衰。病之新故。乃治之。 无后其时。(帝以伯所言之五脏乘传。有浅有深。而胃气不资。有虚有绝。故当察其形气色脉。治病者宜急治之。无后其 时。而致于死不治也。张兆璜曰。此总结上文而为审治之法。言有五脏逆传风寒久客之故病。有急虚卒发之新病。五 脏得胃气而有春弦夏钩之神气。有春得肺脉夏得肾脉之逆乘。故当审其形气色脉以治之。)形气相得。谓之可治。色泽以 浮。谓之易已。脉从四时。谓之可治。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取之以时。(形气相得。病之新也。色泽以浮。 乘逆浅也。脉从四时者。五脏各以其时。自为而至于手太阴也。脉弱以滑者。胃气能与之俱至于手太阴也。察此四易。 当急治之。而无后其时。取之以时者。春刺散俞。夏刺络俞。秋刺皮肤。冬刺俞窍也。)形气相失。谓之难治。色夭不 泽。谓之难已。脉实以坚。谓之益甚。脉逆四时。为不可治。必察四难而明告之。(形气相失。病之久也。色夭不泽。 乘传深也。脉实以坚。无胃气也。脉逆四时。克贼胜也。察此四难。而明告其病者焉。)所谓逆四时者。春得肺脉。夏得 肾脉。秋得心脉。冬得脾脉。其至皆悬绝沉涩者。命曰逆四时。(春得肺脉。夏得肾脉者。藏精衰而所不胜乘之也。其至 皆悬绝沉涩者。无胃气之资生也。)未有脏形。于春夏而脉沉涩。秋冬而脉浮大。名曰逆四时也。(夫五脏各以其时。自 为而至于手太阴者。藏真之神气也。如未有弦钩毛石之象形。而升降浮沉之气不可逆。盖气顺则脉顺。气逆则脉逆。脉 随气行者也。)病热脉静。泄而脉大。脱血而脉实。病在中。脉实坚。病在外。脉不实坚者。皆难治。(脉病不相应者。 病胜脏也。故皆为难治。)黄帝曰。余闻虚实以决死生。愿闻其情。岐伯曰。五实死。五虚死。(实者谓邪气实。虚者 谓正气虚。启玄子曰。五实谓五脏之实。五虚谓五脏之虚。杨元如曰。实者谓卒发之病。虚者急虚也。)帝曰。愿闻五 实五虚。岐伯曰。脉盛。皮热腹胀前后不通闷瞀。此谓五实。(瞀音茂。心主脉。脉盛、心气实也。肺主皮毛。皮 热、肺气实也。脾主腹。腹胀、脾气实也。肾开窍于二阴。前后不通。肾气实也。瞀、目不明也。肝开窍于目。闷瞀、 肝气实也。)脉细。皮寒。气少泄利前后。饮食不入。此谓五虚。(脉细、心气虚也。皮寒、肺气虚也。肝主春生之气。 气少、肝气虚也。泄利前后。肾气虚也。饮食不入。脾气虚也。盖邪之所腠。其正必虚。是以邪气盛者死。正气虚者亦 死也。)帝曰。其时有生者。何也。岐伯曰。浆粥入胃。泄注止。则虚者活。身汗。得后利。则实者活。此其候也。(五 脏之气。皆由胃气之所资生。浆粥入胃。泄注止。胃气复也。身汗、外实之邪。从表散也。得后利。里实之邪。从下出也。此言卒发之病。而有死有生也。按此篇论藏真之神。合于四时五行。次序环转。如回则不转。乃失其机。逆传于所 胜而死。至于外感风寒。内伤五志。亦各乘其所胜。学人当分作四段看。然又当与玉板论、方盛衰论、病能论、疏五过 论、诸篇合参。)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