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济方》
书名:普济方朝代:明·永乐四年作者:朱橚时间:公元1406年

[卷一百七十六 消渴门] 总论

    夫三消者。本起肾虚或食肥美之所发也。肾为少阴膀胱太阳。膀胱者。津液之府。 宣 经 气 不 荤 并 小 白 斯疾矣。 渴病有三。曰消渴消中消肾。消渴属心。故烦。必致心火散漫。渴而引饮。经 脉软 寒中 多 时 亦名内消。 消渴以渴而不利。引饮过甚言之。消中以不渴而利。热气内消言之。消肾以渴而复 肾燥 则 中焦。谓之消中。热伏于下。肾虚受之。病属下焦。谓之消肾。 凡三消。肺消肾消可治。惟有脾消不可治。肺消热在上焦。可用凉药。如黄连 用。此疾多出于饮酒人。冬月盛寒。多以葱椒鸠鸽煮酒。或加食热面。遂得此疾。故可用凉 药解 数 小 所致。故可补心肾。去烦热。则其疾可愈。 天地自太虚至黄泉。有六位。人身自头至足。亦有六位。人胸腹之间。自肺至肾。又有 六位 而清 肝 次 之 则 胃 湿 虚 盖肺本清。虚则温。心本热。虚则寒。肝本温。虚则清。脾本湿。虚则燥。肾本寒。虚则热 。假若胃冷虚者。乃胃中阴水寒气湿甚。而阳火热气衰虚也。非胃土湿气之本衰。故当温补中阳火之衰。退其阴水寒气之甚。又如胃热为实者。乃胃中阳火实而阴水虚也。故当以寒 药泻胃中之实火。而养其虚水。然此皆补泻胃中虚热水火所乘之邪。非胃为实者之本也。 夫补泻脾胃湿土之本气者。润其湿是补。燥其湿是泻。土本湿故也。凡脏腑诸气。不必肾水 独当寒。心火独当热。要知每脏诸气。和同宣而平之可也。是故水少火多。为阳实阴虚。而 病热也。水多火少。为阴实阳虚而病寒也。其为治者。泻实补虚。以平为道可矣。故治消渴 者。补肾水之阴虚。而泻心火之阳热。寒除肠胃燥热之甚。渐使津液生而不枯。气血利而不 涩。则病日已矣。 三消者。其燥热一也。但有微甚耳。余闻古之方。多一方而通治三消。消者。以其善消 水谷 饮。 数一 原气 则 消 虚 实 。 于 多 内经有言心肺气厥而渴者。有言肝痹而渴者。有言脾热而渴者。有言肾热而渴者。有言 胃与 醉饱 者。 热移 。痹 不仁 少 虚 心火属阳而本热。虚则为寒。若肾阴虚则心火阳实。是谓阳实阴虚。而上下俱热明已。故气 厥论曰。肾气衰阳独。宣明五气论曰。肾恶燥。由肾枯水涸。脏气法时论曰。肾苦燥。急食 辛以润之。夫寒物属阴。能养水而泻心。热物属阳。能养火而耗水。今肾水既不胜心火。则 上下俱热。奈何以热药养肾水。欲令胜心火。岂不暗哉。又如胃与大肠热结而渴者。阴阳别 论曰。二阳为之消。注曰。二阳结。胃及大肠热结也。肠胃藏热。善消水谷。又气 曰。大肠移热于胃。善食而瘦。脉要精微论曰。瘅成为消中。善食而瘦。如肠痹而渴者。 饮而出不得中。气喘争。时发飧泄。夫数饮而出不得中。其大便必不停留。然则消渴数饮 小便多者。止是三焦燥热怫郁而气衰也明矣。岂可以燥热毒药助其强以伐衰阴乎。此真实实 虚虚之罪也。夫消渴者。多变声音疮癣痤痱之疾。皆肠胃燥热怫郁。水液不能浸润于周身故 也。或热而膀胱怫郁。不能渗泄。水以妄行。而面上肿也。如小肠痹热而渴者。举痛论曰。 热气留于小肠。肠中痛。瘅热焦渴。则便坚不得出矣。注曰。热渗津液。而小便坚矣。如言 病疟而渴者。疟论曰。阳实则外热阴虚则内热。外内皆热。则喘渴。故致饮冷也。然阳实 阴虚而为病热。法当用寒药养阴泻阳。是谓泻实补衰之道也。如因肥甘石药而渴者。奇病论 曰。有病口甘者。病名为何。岐伯曰。此五气之溢也。病名脾瘅。瘅为热也。脾热则四脏不 禀。故五气上溢也。先因脾热故脾瘅。又经曰。五味入口。藏于胃。脾为之行其精气。津液 在脾。故令人口甘也。此肥美之所发也。此人必数食甘美而多肥。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 中满。故其气上溢。转而为消渴。通评虚实论曰。消瘅仆击偏枯痿厥气满发逆。肥贵人。则 膏粱之疾也。或言人惟胃气为本。脾胃合为表里。脾胃中州。当受温补。以调饮食。今渴消 者。脾胃极虚。故宜温补。若用寒药耗损脾胃。本气虚乏而难治也。此言乃不明阴阳寒热虚 实补泻之道。故妄言也。岂知腹中论曰。帝云。夫子数言热中消中。不可服芳草石药。石 发癫。芳草发狂。狂言多饮。数溲。谓之热中。多喜曰癫。多怒曰狂。芳美味也。石谓英、 乳及发热之药。经又曰。热中消中。皆富贵人也。今禁膏粱。是不合其心。禁芳草石药。是 病不愈。愿闻其说。岐伯曰。芳草之味美。石药之气悍。二者之气。急疾坚劲。故非缓心和 人。不可服此二者。帝曰。何以然。岐伯曰。夫热气剽悍。药气亦然。所谓饮一而溲二者。 当肺气从水而出也。其水谷海竭矣。凡消渴便用热药。误人多矣。故内经应言渴者皆如是。 若不明标本。认似为是。始终乖矣。故凡见下部觉冷。两腋如冰。此皆心火不降。状类寒水 。宜加寒药下之。三五次。则火降水升。寒化则退。然而举世皆同执迷。故处其方必明病之 标本。达药之所能。通气之所宜。治而无害者。可以治其病也。所以为标本者。先病而为本 。后病而为标。此为病之本末也。标本相传。先当救其急也。又云。六气为本。三阴三阳为 标。盖为标病。藏病最急也。又云六气为胃之本。假若胃热者。胃为标。热为本也。处其方 者。当除胃中之热。是治其本也。故六气乃以甚者为邪病。衰者为正。法当泻甚补衰。以平 为期。养正除邪之道也。酸能收。甘能缓。辛能散。苦能坚。咸能软。酸属木也。燥金主于 散。而木反之。湿土主于缓。而木胜之。故能然也。苦能燥湿而坚者。盖以凡物燥则坚也 甘能缓苦急而散结。甘者土也。燥能急结。故缓则散也。辛能散主散结润燥。辛者金也。 主散落。金生水故也。况抑结散。则气液宣行而津液生也。脏气法时论曰。肾苦燥。急食 以润之。开腠理。致津液通气也。咸能软坚。咸者水也。水润而柔。故胜火之坚矣。此五 之味也。其为五味之本者。淡也。淡。胃土之味也。胃土属地。土为万物之本。胃为一身 本。淡能渗泄利窍。夫燥能急结。甘而能缓之。淡为刚土。其能润燥。缓其急结。令气通 而致津液渗泄也。故消渴之人。其药与食皆宜淡剂。至真要大论曰。辛甘发散为阳。 泄为阴。淡味渗泄为阳。五者或散。或收。或缓。或急。或燥。或润。或坚。或软。所 而行之。调其气也。凡三消者。内经所谓肾消也。消渴等。可取生藕汁服之则愈 入心。心旺不受邪。热移于肺。肺叶焦。津液干。好饮水。名曰膈消。宜以冷参汤进 之类。寒暑之交。气壅不调。鼻塞声重。咽干烦渴。二腑癃闭。法当洗心。涤其热去。 经清润。渴自止矣。宜用洗心散之类。饮酒无度。食炎热物过多。邪热蓄积于胃腑。多 渴。当用龙脑饮之类。制其脾化其滞。导其热也。色欲无节。耗损肾元。水火不交。火 上。熏蒸于肺。金受火燥。渴生饮冷。当治其本。宜肾气八味丸之类。若不先固其本。 何以御其渴哉。诊其脉数大者生。细小浮者死。又沉小者生。实牢大者死。有病口甘。 何以得之。盖五气之溢也。名曰脾瘅。夫五味入口。藏于胃。脾为之行其精气。溢在于 令人口甘。此肥美之所发也。此人饮不欲食。甚者则欲吐下。肥者令人内热。甘者令人 故其气上溢为消渴也。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冲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 下之不肯止。养生法云。人睡眼合。卧勿张口。久成消渴。反失血色。凡积久饮 成消渴。然则大寒凝海。而酒不冻。明其酒性酷热。物无以加。脔炙盐咸之味。 不离其口。入肠之后。制不由己。饮啖无度。咀嚼将不择酸咸。积年长夜。酣饮不解 三焦猛热。五脏干燥。木石犹且枯焦。在人何能不渴。治之安可缓。在病者。若能如 旬月可瘳。如不爱惜。死不旋踵。其所慎者有三。一饮酒。二房室。三咸食及面。 虽不服药而自可无他。不如此者。纵有金丹。亦不可救。消渴之人。愈与未愈 痈也。当预备痈药以防之。有人病渴疾。始发于春。经一夏。服栝蒌根汁得其力 然小便犹数甚。昼夜二十余行。常至三四升。极瘥不减二升也。转久便止。渐食 羸瘦。咽喉唇口焦燥。呼吸少气。不得多语。心烦热。两脚酸。食乃兼倍于常。 者。当知病皆由虚热所致。治法可常服栝蒌汁以除热。牛乳杏酪善于补此。治最 之疾。或服五石而致者。又有疾久饮酒而致者。如解五石毒者。饮罂粟粥而能 菟丝丸。大渴而加烦热者栝蒌根汤马通散之类。凡病患兼有燥渴之证。用乌梅栝 草及宣补丸。凡人生放恣者众。盛壮之时。不自慎惜。快情纵欲。极意房中。稍 气虚竭。百病滋生。又年少惧不能房。多服食石散。真气既尽。石气孤立。日惟 干燥。精液自泄。或小便赤黄。大便坚实。或渴而且利。日夜一石。或渴而不利 皆作小便。此皆由房室不节之所致也。凡平人夏月喜渴者。由心热也。心热便 虚燥。故渴而小便少也。冬月不汗。故小便多而数也。此为平人之证也。名为 利而不饮水者。肾实经云肾实则消。消者不渴而利是也。所以服石之人。必 归肾。归肾则实。实则能消水浆。故利。利多则不得润养五脏。五脏衰则生诸 热结中焦则为肾热。结下焦则为溺血。亦令人淋闭不通。明知必有患小便利 则喜渴。除热则止渴。热虚者。须除热补虚则瘥矣。

知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