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经》
书名:类经朝代:明·天启四年作者:张介宾时间:公元1624年

[二十二卷 针刺类] 六十一、勿迎五里能杀生人

    (《灵枢·玉版篇》《本输篇》) 黄帝曰∶余以小针为细物也,夫子乃言上合之于天,下合之于地,中合之于人,余以为过针之意矣,愿闻其故 (《灵枢·玉版篇》。过针之意,谓其言之若过也。)岐伯曰∶何物大于天乎?夫大于针者,惟五兵者焉。五兵者,死 之备也,非生之具。且夫人者,天地之镇也,其不可不参乎?夫治民者,亦唯针焉。夫针之与五兵,其孰小乎?(五兵 即五刃,刀剑矛戟矢也。五兵虽大,但备杀戮之用,置之死者也。小针虽小,能疗万民之病,保其生者也。夫天地之间, 唯人最重,故为天地之镇,而治人之生,则又唯针最先。盖针之为用,从阳则上合乎天,从阴则下合乎地,从中则变化 其间而动合乎人,此针道之所以合乎三才,功非小补,较之五兵,其孰大孰小为可知矣。) 黄帝曰∶夫子之言针甚骏,以配天地,上数天文,下度地纪,内别五脏,外次六腑经脉二十八会,尽有周纪,能 杀生人不能起死者,子能反之乎?(同前篇。骏,大也。二十八会者,手足十二经左右共二十四脉,加以任督两跷,共 二十八也。)岐伯曰∶能杀生人,不能起死者也。黄帝曰∶余闻之则为不仁,然愿闻其道,弗行于人。岐伯曰∶是明道 也, 其必然也,其如刀剑之可以杀人,如饮酒使人醉也,虽勿诊,犹可知也。(言不善用针者,徒能杀生人,不能起死者, 正如以刀剑加人则死,以酒饮人则醉,此理之必然,自不待诊而可知者也。)黄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人之所受气 者谷 也,谷之所注者胃也,胃者水谷气血之海也,海之所行云气者天下也,胃之所出气血经隧也。经隧者,五脏六腑之大 络也,迎而夺之而已矣。(人受气于谷,谷气自外而入,所以养胃气也。胃气由中而发,所以行谷气也。二者相根据,所 归 则一。故水谷入胃,化气化血以行于经隧之中,是经隧为五脏六腑之大络也,若迎而夺之,则血气尽而胃气竭矣。隧音 遂。)黄帝曰∶上下有数乎?岐伯曰∶迎之五里,中道而止,五至而已,五往而脏之气尽矣,故五五二十五而竭其输矣, 此所谓夺其天气者也,(上下,问手足经也。五里,手阳明经穴。此节指手之五里,即经隧之要害,若迎而夺之,则脏 气 败绝,必致中道而止。且一脏之气,大约五至而已,针凡五往以迎之,则一脏之气已尽;若夺至二十五至,则五脏之输 气皆竭,乃杀生人,此所谓夺其天真之气也。《气穴论》曰∶大禁二十五,在天府下五寸。即此之谓。)非能绝其命而倾 其寿者也。(不知刺禁,所以杀人,针非绝人之命,倾人之寿者也。)黄帝曰∶愿卒闻之。岐伯曰∶窥门而刺之者,死于 家中;入门而刺之者,死于堂上。(门,即《生气通天》等论所谓气门之门也。窥门而刺,言犹浅也,浅者害迟,故死 于 家中。入门而刺,言其深也,深则害速,故死于堂上。)黄帝曰∶善乎方,明哉道,请着之玉版,以为重宝,传之后世, 以为刺禁,令民勿敢犯也。(玉版义详脉色类十。) 阴尺动脉在五里,五输之禁也。 (《灵枢·本输篇》。阴尺动脉,言阴气之所在也。《小针解》曰∶夺阴者死,言取尺之五里。其义即此。五里五输之 禁,详如上文。)

知识点: